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Archive for 十月 31st, 2006

Larry Diamond的現實主義——在全球民主浪潮中思考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史丹福大學Larry Diamond來港談全球民主發展,座無虛席,除了是他卓越的學術成就外,更重要的是其學生葉劉淑儀成功上位和近年港人對民主問題的爭議,為他提供了一個舞台。究竟Diamond教授的研究,對中國和香港有沒有參考價值﹖

思考民主化問題時,往往與經濟問題掛帥。究竟民主化會促進還是阻礙經濟﹖

Larry Diamond在史丹福大學接受社會學訓練,師承Seymour Martin Lipset。Lipset是美國政治社會學之父,他在1959發表的〈民主的社會條件﹕經濟發展與政治認受性〉開拓了一種「現代化理論」(modernization theory)視野,指出經濟發展(財富增長、工業化、城市化、普及教育)會帶來社會結構和文化的轉變,包括中產階級的興起、溫和改革意識形態的流行和公民社會的發展,有利於發展民主制度。這套理論曾被誤解為把經濟發展視為民主的「先決條件」,窮國家必然與民主絕緣﹔又或者視經濟發展會自然衍生民主政制,民運分子大可稍安無躁。最致命的是六七十年代一些經濟發展較好的拉丁美洲和亞洲國家(如巴西、南韓)出現民主倒退現象,令這套理論幾乎陷於崩潰。

80年代以後,這些工業國家再次走上民主化道路,令現代化理論再露曙光。Diamond在1992出版的《Reexamining Democracy》一書中,重新審視他老師Lipset的主張,指出跨國實證研究證明,高經濟與社會發展水平的確有利於建設和整固民主制度,但核心問題是經濟發展必須帶動政治文化、階級結構、國家與社會關係和公民社會的變革。有些高收入的社會(特別是中東產油國)仍然保持專制,是因為其發展模式未有帶動上述的社會轉變。相反一些窮國家(如印度),如果能強化某些社會因素(如精英的民主信念),卻仍有可能實行民主。

Diamond總結過去幾十年的經驗,發覺不同時空下,怎樣的發展水平的國家才能民主化實在無法預料。他提出一個頗為有趣的「N曲線」理論,指出許多國家在經濟發展初見成效時出現民主化,但經濟進一步發展時反而因為國家要集中資源、控制勞工、維持社會穩定等原因,令專制復辟。直至經濟全面起飛,民眾政治訴求增加,國家亦失去維持專制的藉口,便會重新實行民主。南韓可說是典型例子。

自從70年代中至今的全球民主浪潮,不單令視代化理論回朝,更有學者如福山等歡呼自由民主已獲徹底勝利,人類社會正朝向同一個終點進發。相反,Larry Diamond對新興民主國家能否整固(consolidation)卻是憂心忡忡。他在1996年版的《The Global Resurgence of Democracy》中指出,民主有3個內在矛盾,處理不好,民主一樣可以帶來種種管治問題,最後以崩潰告終。

第一,民主有民意授權(consent)與政府效能(effectiveness)的矛盾。

民主是講求人民授權的,而許多新興民主國家的領袖為了討好選民,寧願追求短期效益而忽視長遠規劃,結果擾亂經濟。他認為過去幾十年的經驗告訴我們,市場主導的經濟體系比國家規劃為佳、對外開放比閉關自守好。如果能鼓勵儲蓄、投資、創新和個人努力,經濟便會發展﹕如果政府過度干預,向某些群體輸送利益、窒息競爭、創新和社會流動,經濟便走下坡。但無論採取什麼措施,必須要務實和持之以恆方能生效。如果在極端的民粹式福利政策與極端的新保守主義緊縮政策間搖擺,只會帶來經濟災難,走進阿根廷、巴西、秘魯的困局。要政策有持續性,行政機關和各政黨必須在基本經濟政策上尋求共識,這有賴從政者的勇氣、遠景和決心。

第二,與上面討論息息相關的,是民主的代表性(representativeness)與管治能力(governability)的矛盾。

政府要強政勵治,必須要有充分的主導權去制訂和執行政策,這無可避免與民主強調問責、政府要受各方代表的監督有內在矛盾。當然問責性有助加強政府管治能力,但問責亦會過度規限或者分散政府權力,最終損害管治能力。具體來說,這涉及行政立法關係中,行政機關在什麼情況下要向立法機關問責——財政預算、大額支出、官員和法官任免是否要獲立法機關批准﹖這亦涉及立法機關的組成,要知道不同的選舉方式會令議會出現不同數量的政黨。從代表性角度來說,不同群體均能有代表參與議會工作,是最符合民主原則。但這會造成議會內黨派林立,令政府難以在議會內尋求穩定的合作伙伴,影響其管治能力。德國便是汲取了在威瑪共和時期,議會太分散造成政治不穩的教訓,在今天議會選舉中訂下5%的門檻,將一些小數黨派排除於議會以外。Larry Diamond總結說﹕要民主穩定一點,難免要犧性一點代表性。

民主的第三種內在矛盾,是關乎衡突(conflict)與共議(consensus)的問題。

民主是處理衡突的制度,但社會的分歧亦必須建基於一些基本共識,方有調和的可能性。民主制度下的公民文化(civic culture)是一種混合文化,除了強調政治參與外,亦包含對政治權力的尊重和在日常生活中抽離政治。這種文化有利表達分歧,亦有利化解矛盾,但卻需要長時期孕育。對新興民主國家來說,政府必須透過公共政策緩和即時的社會矛盾,民主才不至因為目下的衝突而崩潰。

以階級矛盾為例,政府必須在教育、公共衛生、房屋及其他社會服務投入一定資源以縮窄窮富的差距。有些社會必須進行徹底的改革,包括重新分配土地。此舉無疑會引起地主、依賴廉價勞工致富的僱主的不滿,但為了長遠減低階級衝突的可能性,政府必須硬頭皮頂短期的社會分歧。民主政府要掌握如何能對地主提供合理補償和投資出路的情況下進行土改,如何在不會威脅到企業的生存的情況下讓工資增長。顯然改革一定是緩慢的,而且在發展的前提下談分配,貧困問題才有徹底解決的希望,民主才能得到整固。

從上面的討論可以見到,Larry Diamond認為經濟發展的確能促進民主的建立和整固,但倒過來民主能否促進經濟發展是沒有明確答案的。民主不一定促進,亦不一定破壞經濟。因此,新興民主國家的領袖不能盲目以為推翻專制政權便能帶領國家走入發展之路,反而要認清民主的內在矛盾,小心墮入陷阱。

「民主要建基於社會共議,社會共識要建基於政府的認受性,認受性要以政府的管治和經濟表現為基礎。但政府的效能有時要犧性社會共識,但民選領袖卻往往不敢逆民意而行,結果放棄一些合理甚至必須的政策。」Larry Diamond如是說。

Larry Diamond著作等身,涉及的課題有民主化、公民社會、宗教與民主關係等,這篇文章只介紹他對民主化與經濟發展的思考,以窺見其現實主義的視野。民主並不保證政府管治能力提升,亦不保證人民豐衣足食,卻比之其他制度要求更高的政治藝術。雖然如此,民主已成為世界潮流,可見人類追求平等、自由等普世價值動力之大。在這巨大浪潮之下,不少學者像Diamond一樣,亦頌亦禱,為民主籌謀,希望智慧之光能作指路明燈。

延伸閱讀

  1. Semour Martin Lipset, “Some Social Requisites of Democracy: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Political Legitimacy,"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March 1959)
  2. Gary Marks and Larry Diamond, Reexamining Democracy
  3. Larry Diamond and Marc F. Plattner, The Global Resurgence of Democracy

明報‧2006年10月3日

廣告

Posted in 時事評論 | Larry Diamond的現實主義——在全球民主浪潮中思考 已關閉迴響。

政府, 市場與公民社會: 公民社會的特徵, 美德, 局限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按此觀看

民間‧2006年9月

Posted in 時事評論 | 政府, 市場與公民社會: 公民社會的特徵, 美德, 局限 已關閉迴響。

市場是公民社會的敵人還是朋友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按此觀看

民間‧2006年9月

Posted in 時事評論 | 市場是公民社會的敵人還是朋友 已關閉迴響。

民主是普世價值——回應曾鈺成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自1989年起在蘇聯、東歐出現的共產政權骨牌式倒台,結束了長達40年的冷戰和帶來一批新興民主國家。這場「蘇東波」令西方不少政客和學者處於亢奮狀態,美國政治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1992年撰書提出「歷史的終結」,認為資本主義和自由民主已獲得最終勝利。我估計末代港督彭定康亦是在這樣的氛圍下,不惜犧性英國的經濟利益而與中國對抗。對英美來說,連共產主義老大哥蘇聯都解體告終,六四屠城後的中共還能挺得多久﹖

但在福山出書的同年,鄧小平南下廣東,再次推動改革開放。十多年來,中國國力持續上升,在世界貿易和國際關係上不斷突破,不單避過解體危機,還有崛起之勢。雖然如此,中共仍處處防範西方圍剿,對民主自由心存恐懼。這種「國際戰略視野」一直影響中央對港人爭取民主的評估,認為西方敵對勢力有借香港民主化「和平演變」中國之企圖。

曾鈺成先生於本報7月22日和8月7日分別為文,借福山新書《美國在十字路口》討論美國輸出民主的問題,和應中央官員批評香港政界人物勾結外國勢力。他亦以亨廷頓的《文明的衝突》一書批駁福山視民主為普世價值的論斷,認為民主人權可能只是西方文化的產品,未必能在其他文明體系紮根。曾先生雖然愛國心切,但為文留有餘地,對西方民主是否為普世價值和能否為別國人民帶來幸福只是存疑。這種開放態度,引發筆者為文回應,希望問題愈辯愈明。

亨廷頓﹕愈來愈現代化 卻愈來愈不西化

福山的論斷秉承「現代化理論」的觀點,認為每一社會只要往工業化、都市化、普及教育的方向發展,無可避免會出現龐大的中產階級、公民社會和要求溫和改革的政治文化,最終帶動民主化的出現。亨廷頓對此自然不會陌生,在他1991年得獎作品《第三波》中提出5項造成第三波民主浪潮的因素,便包括經濟發展這一項。當時他認為第三波浪潮仍在發展當中,但1996他出版《文明的衝突》一書時,顯然已認為西方民主在基督信仰圈外難以拓展。更重要的,是他認為即使意識形態之爭已經過去,不同文明圈的衝突將會主宰未來的國際局勢。特別是西方的傲慢、回教缺乏寬容和大中華圈的崛起仍亂局之源。

亨廷頓提倡將「現代化」和「西化」兩個概念分開。他認為今天西方社會所呈視的形態,部分是現代化的特徵,部分則是西方特徵。這些西方特徵早在現代化之前便存在(The West was the West long before it was modern),而毋須視之為一種普世價值。這些西方特徵包括﹕古典遺產(如希臘哲學、理性主義、羅馬律法等)、基督信仰、源自拉丁文的歐洲語言、神權政權二元分離、法治(憲法精神的基礎,促成對人權和私有財產的保護)、社會多元化、代議制度,以及個體主義(individualism)。

西方的現代化和帝國主義的擴張,為「非西方世界」(在西方以外是一個多元世界,不應簡稱東方)同時帶來現代化和西化的衝擊。亨廷頓總結非西方世界對此作出的3種回應﹕

  1. 全面抗拒﹔
  2. 全盤西化﹔
  3. 折衷主義(如「中學為體、西學為用」)。

據亨廷頓觀察,非西方國家往往是按下列路線現代化﹕

  1. 開始時吸收大量西方文化,但現代化進展緩慢﹔
  2. 當現代化步伐加快,西化的步伐開始減慢,本土文化開始復蘇﹔
  3. 進一步現代化令西方與非西方勢力較為均等,本土文化就更能茁壯成長。

從考察西方的語言和宗教在全球擴散的情況來看,全球西化的速度正在減退中。

  1. 歐洲語人口從1958年全球24%人口下降至1992年20.8%﹔
  2. 西方基督信仰雖由1900年佔全球人口的26.9%擴展至2000年約30%,卻比不上回教的擴展速度(由1900年的12.4%至2000年的19.1%),主要是回教國家人口增長迅速。

亨廷頓論斷,世界會愈來愈現代化,卻愈來愈不西化(the world is becoming more modern and less western)。而作為西方重要特徵的自由民主,亦不一定隨著非西方國家現代化而成為普世價值。

Amartya Sen﹕民主作為普世價值

諾貝爾經濟得獎人Amartya Sen對亨廷頓的論斷不以為然。他在《Journal of Democracy》1999年7月號發表一篇〈民主作為普世價值〉的論文,指出20世紀最重大的事件莫過於民主已成為主流的管治模式。

他首先說明「普世價值」並不代表世上所有人都同意,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他所謂的普世價值,是指不同地方的人都有理由視之為有價值(people anywhere may have reason to see it as valuable)。繼而,他提出民主的三大功能﹕

  1.  由於民主包含公民及政治權利,這些政治自由對生命發展和公民的福祉有「內在價值」﹔
  2. 民主亦可促使政府在決策過程中認真聆聽公眾意見,這是她的「工具價值」﹔
  3. 民主亦促進公民的互動和相互學習,有助形成社會的價值,這是民主的「建構性價值」。

他認為許多專制政府提出民主會破壞經濟發展的論斷都是沒有證據的。成功的經濟發展有賴許多不同因素﹕開放競爭、利用國際市場、鼓勵投資等,必須一併考量才能論斷政治體制扮演的角色。作為一個單一因素,民主與否對經濟發展沒有顯著影響。既然如此,便應考慮民主的本身的價值來出作制度選擇。

Amartya Sen利用他對饑荒的研究說明,當代的饑荒發生在殖民地時期的印度、大躍進下的中國和獨裁統治下的一些非洲國家,而從未在民主和有新聞自由的國家出現,可見當沒有民主與政治自由,便難於制止政府做出極端的決策。如果讓人民認識民主,他們絕對有理由支持這種能保護他們利益的制度,故民主是普世價值。

Amartya Sen對普世價值未免流於抽象亦過度寬鬆,如果我們將之修改為「不同地方的人只要對該觀念有所認識便多數表示支持」,是否更有說服力﹖從這個角度看,民主是否普世價值便變成實證的問題,而《Journal of Democracy》在2001年1月號的專題「人們怎樣看民主﹖」便十分有參考價值。

綜合幾個研究發現,在不同族裔和發展水平的國家,相當多的人民也明白什麼是民主,也相信民主會為大眾帶來好處。當中,七成的非洲人民將民主定義為追求人權、參與決策和投票權。有七成半的非洲人民支持發展民主,他們亦相信民主政府是最現今最理想的政治體制。他們反對軍人統治、獨裁和一黨專政。南非人權領袖曼德拉便說過,他最早的民主概念並非來自西方,而是來自小時候看見酋長和村民連續幾天在樹下討論部族事務。在亞洲的研究,台灣與南韓同樣有超過50%的人民支持民主。在拉丁美洲,於2000年平均有四成人民支持民主,尤其是在烏拉圭、阿根廷和哥斯達黎加,支持度更高達70%以上。

雖然亞非拉不少人民支持民主,對於民主的實踐狀況,卻有不同評價。超過半數尼日利亞人滿意政府的表現。相反,只有18%的津巴布韋人滿意民主實踐的情況。非洲雖普遍認同民主,卻只有少過兩成的人認為民主能帶來和平和團結、公平和公義。在亞洲,台灣和南韓分別有59%和45%人滿意民主的運作,主要是當時兩地受到亞洲金融風暴影響不同。在拉丁美洲,亦只有少過四成民眾滿意民主制度的運作。

接受民主「內在價值」 對「工具價值」存疑

總的來說,非西方社會對民主的內在價值(如平等參與、自由人權)已普遍接受,對其工具價值(帶來公義平等的社會)有所存疑,而對現實運作中的民主仍有相當不滿,許多新興的民主仍未鞏固。

可惜這些研究沒有包括兩個重要的文明體系﹕回教國家和中國。但基於儒家文化圈中的南韓和台灣已經民主化,中華文化與西方民主價值的接合似乎不成問題。最令人疑惑的,是民主價值能否在回教國家落地生根。

就此,Alfred Stephan發表了一篇重要的文章,指出人們經常把焦點放在16個阿拉伯回教國家(如伊朗、伊拉克等),而忽略了31個非阿拉伯回教國家(如土耳其、巴基斯坦、孟加拉、馬來西亞等)。前者的確沒有民主國家,但後者卻有許多在低經濟水平下仍能維持民主政治的國家。這說明伊斯蘭教及其文化並非一定與民主理念有衝突。像許多世界宗教和偉大文明一樣,在伊斯蘭信仰中,可以找到專制、排他的元素,亦可找到與民主接軌的理念,如諮詢(shura)、獨立思考(ijtihad)等。中東國家拒抗民主,更多是歷史和地緣政治造成,而非文化決定。

九一一以後,福山的樂觀主義一掃而空,反而亨廷頓的觀點得到證實。無疑,亨廷頓正確指出在意識形態以外,不同的文明圈仍會產生激烈的碰撞,但他卻低估了民主自由已超越西方,成為現代化中的普世價值。這種價值自然非從非西方的本土文化孕育出來,但卻能與非西方文化契合無間,只是其工具價值和運行果效仍受質疑。

可以這樣說﹕非西方國家的人民都喜歡自由和平等參與選舉等觀念,但並不認為民主真能帶來公義、團結等果效,有時出於實際(如經濟)考慮,不少人亦願意放下民主原則。

但亨廷頓的研究有一個重要提示﹕以往英美輸出民主,是假定民主國家自然親西方而較易合作。但在文明衝突下,非西方國家即使民主化後亦可以選出反西方,甚至是原教旨色彩的政團(198頁)。親西方與否在乎這些社會有多大程度須向西方「借力」(leverage),好像印度、俄羅斯這些民主體制,同樣可以不賣帳給西方,甚至與之對抗。

回頭看香港,各種調查都顯示市民對民主已有共識。民主是否普世價值,看一看民建聯全名便知道。香港要民主化,是香港的中國人的選擇。民主化後的香港會否成為英美附庸﹖只要想一想香港要借力中國或是借力英美才有發展,答案就清楚不過。

延伸閱讀

  1. 1. Bratton, Michael & Robert Mattes, “Africans’ Surprising Universalism," Journal of Democracy, 2001: 12(1), pp.107-121.
  2. Chu, Yun-han, Larry Diamond & Doh Chull Shin, “Halting Progress in Korea and Taiwan," Journal of Democracy, 2001: 12(1), pp.122-136.
  3. Huntington, Samuel P., 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 (N.Y.: Touchstone, 1996)
  4. Lagos, Marta, “Between Stability and Crisis in Latin America", Journal of Democracy, 2001: 12(1), pp. 137-145.
  5. Sen, Amartya, “Democracy as a Universal Value," Journal of Democracy, 1999: 10(3), pp.3-17.
  6. Stephan, Alfred & Graeme B. Robertson, “An ‘Arab’ more than a ‘Muslim’ Democracy Gap," Journal of Democracy, 2003: 14(3), pp.30-44.

明報‧2006年8月21日

Posted in 時事評論 | 民主是普世價值——回應曾鈺成 已關閉迴響。

中國慈善籌款機制百廢待興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按此觀看

民間‧2006年6月

Posted in 時事評論 | 中國慈善籌款機制百廢待興 已關閉迴響。

建立公共道德,從最細微處做起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按此觀看

民間‧2006年6月

Posted in 時事評論 | 建立公共道德,從最細微處做起 已關閉迴響。

沒有公民社會,哪來和諧社會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按此觀看

民間‧2006年3月

Posted in 時事評論 | 沒有公民社會,哪來和諧社會 已關閉迴響。

開放公民社會,無懼國際NGO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按此觀看

民間‧2005年12月

Posted in 時事評論 | 開放公民社會,無懼國際NGO 已關閉迴響。

公民社會與公共領域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按此觀看

民間‧2005年9月

Posted in 時事評論 | 公民社會與公共領域 已關閉迴響。

提高公民社會的參與感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按此觀看

民間‧2005年6月

Posted in 時事評論 | 提高公民社會的參與感 已關閉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