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中港各有盲區 溝通遙遙長路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當年美國太空人岩士唐在首次踏足月球時說,雖然那只是一小步,卻是人類歷史的大躍進。日前曾特首在宣布率領全體立會議員訪粵時,亦說這一小步,在締造互信互諒的關係可能是一大步。中港本是一家,用上登陸月球的比喻,怎不令人慨嘆。

16年來,不少民主派議員只能遙望神州,那種情感上的隔絕,對中港政治互動自然百害而無一利。曾蔭權深明中港矛盾不解,夾在當中的特區政府便成磨心,他成功爭取破冰北上,雖說繫於中央調整對民主派政策,亦應受到高度讚揚。不過市民見中央釋出善意,期待年底政改檢討有望達至共識,則未免一廂情願。

筆者兩年來與民主派與內地相關人員交流當中,深感兩地鴻溝之鉅。回歸前,特別是六四事件以後,「民主抗共」是香港民運的潛台詞,但這種以強化恐共情意結而爭取民眾支持的手法在99區議會選舉中證明已失去市場。03年23條強行立法的確重燃市民對專制政權的恐懼,但參與七一遊行的民眾仍是以倒董為主。期後的民主運動論述中,既非意識形態之爭,亦非抗中抗共,45條關注組的律師和民主派學者談的是如何透過民主改革達至「政通人和」,是一種釘著特區內部管治問題的視野。

內地相關人員卻往往把香港問題放進「戰略性」視野考察。首先中央希望港人明白國家正處於內外交困之局。一方面是經濟改革造成種種的社會矛盾──三農問題、區域發展差異、下崗工人、城市拆遷等問題一觸即發,中央打出「和諧社會」旨在調和矛盾,避免動亂發生。香港民主化如何刺激國內政治生態,會否為國家「添煩添亂」,中央要求港人以全局為重。此外,美日聯手在軍事外交制衡中國,台灣在此國際形勢下加速本土化,中央必須準備一旦台獨所引發的戰爭。特區由普選產生的政府在政治上是否可靠?在關鍵時刻特區政府會否站在英美一面?當中央目睹東歐蘇聯的變天,和美英近來在前蘇聯國家支持的「顏色革命」,更擔心香港民主化是美英「和平演變」中國的台階。

中港視野的差異

這種視野的差異,自然會造成中港互動時無謂的踫撞。中央官員、學者最極端的說法是民主化是為了將香港變成「政治實體」,走向港獨。另一場荒旦劇是中央發動「愛國論」的討論,目的是要求治港者支持中央政府,但卻進一步庸俗化為愛國等同愛黨愛政府,而對大多港人已經欣然接受主權回歸和進一步要求港人治港、提升管治質素的訴求未有正視,加劇兩地矛盾。倒過來,香港民主派亦無站在中央的位置思考問題,即使雙普選是合理訴求,亦應容許中央一個重新理解香港問題的過程,在爭普選的過程中保持一種寬容的態度。在相方互信不足,胡亂踫撞之際,民主派要員出席美國國會聆訊,既是火上添油,亦見兩地政治文化(特別是民族主義)的差異。

說到底,中央在面對國內「險峻」的形勢,誠惶誠恐,再加上千百年來中國政治的專制基因,今天怎會一下子接受一種不能預知(中央所期望的)結果的選舉方式?而民主派深受西方自由主義思想熏陶,對西方的觀感和對政府與人民關係的看法,與國內差距何止千里。香港民主化的希望除了是民眾要保持強烈訴求以外,便在於中央與民主派如何通過溝通達至諒解和互信,此中彼此要學習轉換視野,照顧雙方利益。

這是遙遙長路,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訪粵之旅,值得鼓舞。

明報‧2005年9月1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