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多與中央溝通 有利民主發展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隨著10位民主派人士獲邀往北京出席國慶典禮,是否標誌對民主派採取的寬鬆態度,並非只為立會選舉期間政治降溫,而是中央的長遠方針?

民主派獲邀上京 惹不同理解

自從去年七一以後,中央對民主派的態度給人的印象是反覆無常。最早倡議特首應帶領全體立會議員上京與國家領導人會面的特首前顧問葉國華,其後被攻擊指他的「大和解」理念不代表中央意見。在「愛國論」和人大常委否決雙普選期間,內地官員、學者與民主派更是劍拔弩張,為民主、愛國愛黨、港獨等問題吵得沸沸揚揚。直至掌管香港事務的中央要員曾慶紅指出,中央與民主派之間不存在敵對關係,雙方便各有動作互釋善意。劉千石和李柱銘分別在立會提出民主派要與中央溝通合作,並非一時衝動,更非單純為了競選,而應是相當一段時間雙方私下溝通的成果。

可惜在這種良性互動未有沉澱之前,雙方卻因為選戰而變得緊張。除民主黨羅致光被拒入境外,連串的醜聞爆發,令人聯想到中央是否在背後有系統地蒐集民主派的黑材料。但圈中人都感到奇怪的是,當大家都屏息以待更多醜聞爆發時,大選的最後兩個星期卻平靜地度過,令人猜想是否中央臨崖勒馬。所以有種種混亂的信息,可能是中央一直在摸索對港政策,亦可能是對港不同層次、不同部門的官員間出現不協調甚至矛盾所造成。曾慶紅公開談論特區事務的次數仍是不多,港人難以揣摩中央思路。因此,近日中央邀請民主派到京觀禮,自然引起不同的解讀。

由於民主黨核心成員和身兼支聯常委的議員未在訪京團之列,令人揣測中央對部分民主派人士仍存戒心,甚至有「分化」民主派之說。民主派在新一屆立會取得25席,雖未過半數而無「癱瘓」政府之能,但由於議會政治組合比前繁多,如何爭取部分民主派的支持,對未來特區的管治將有幫助。特別是任何有關07、08年的政改方案,均須三分之二立會議員支持,泛民主派中相對溫和的四十五條關注組、醫生、醫療和會計界的3名代表,必然成為關鍵的游說對象。

不過,在此「分化」、「統戰」的解讀以外,亦有傳聞中央曾打算邀請新一屆全體立法會議員上京,只是由於長毛當選令此計劃告吹,擔心的當然是長毛在不適當的場合喊不適當的口號。此外,部分民主派議員抗爭多年,一下子如何走出悲情迎接中央和解之手,亦是重大考驗。因此,這次民主派議員雖未能全數赴京,這樣的「小和解」可能是目前對雙方來說最佳的安排。

推動民主 只能上下互動

無論如何解讀中央的舉措,民主派如果要推動民主政制,對任何有利促進雙方互信的機會均應積極回應。美國哈佛大學的亨廷頓教授在他的《第三波》一書中指出,自上世紀70年代中以來的民主浪潮,較少是透過從下而上的革命方式(replacement)達成,而較多是以從上而下(transformation)由政府帶動,或政府與民間互動方式(transplacement)推動民主化。香港政制改革最終受制於中央政府,從下而上的革命方式絕無可能。但中央政府亦無足夠的信念和勇氣從上而下帶動特區的民主,剩下來只有上下互動一途。在這種民主化的方式中,民間必須有強烈的民主訴求,以不同方式向政府施壓令管治日趨困難,但卻未足以推翻政府。

另一方面,在建制內亦有相當數量的改革派,認為不進行政治改革,管治的成本將會愈來愈高,但這些改革派卻又沒有足夠的勇氣或實力帶動民主改革。所謂互動式的民主化,往往是透過民間力量的溫和派與建制內的改革派建立溝通互信,最後成為無形的夥伴,分別在民間和建制中向更多人游說或施壓,在兩步進、一步退的妥協過程中推動民主。

建立互信 打開和解之門

香港民主化遙遙長路,在群眾運動以外,民主派亦應爭取與中央更多開明的官員進行溝通對話。只有雙方建立互信以後,香港政制才能在一種上下互動的過程中向民主方向推展。帶著這種視野,民主派人士應無懼分化與統戰之譏,勇往直前,打開和解之門。

經濟日報‧2004年10月1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