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民主運動已植根 考中央智慧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經濟好轉,天氣酷熱,仍有數十萬人走上街頭,更有600多人不支倒下。可以說,香港民主運動已植根民心,不能逆轉。

七一大遊行 顯派糖無減民怨

遊行群眾雖來自不同角落,但據一些調查顯示,中產仍然佔多。在其他社會,中產因接受高教育,思想較開放,一直是民主運動的中流砥柱。回歸前香港中產沒有扮演這角色,主要是他們對社會認同不足,寧以移民自保。回歸後,一國兩制尚算成功,之前恐懼的政治干預並無廣泛出現,令中產政治參與的代價降低。回流的中產經歷海外經濟蕭條的日子,再加上有外國護照在手,現在反更安心投入社會。回歸前不作移民之想的中產,自然以香港為家,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有更高期盼,對劣質管治和小圈子選舉亦份外不滿;加上樓價下跌,移民無望,中產要求政改日趨激烈。

遊行的訴求雖多種多樣,但與去年七一遊行一樣,今次仍以政治議題為主,經濟議題只佔少數。去年喊得最多的口號是「反對23條」、「董建華下台」和「普選特首」,亦可理解為是捍自由、不滿政府表現和對民主的訴求。據一些調查顯示,今年民眾以爭取民主為主,亦有因名嘴封咪而要捍自由,但倒董之聲明顯減少。自去年七一以後,港府和本地親中央人士一直強調,市民不滿是基於經濟不景,最後中央亦作出相近研判,重彈香港是「經濟城市」的舊調,以為一連串對港優惠措施,將有助改善經濟、化解民怨。困於這種視野,像前《基本法》草委許崇德的北大人,對今年七一大規模遊行完全摸不頭腦。其實經濟不景並非沒有造成怨氣,只是高素質的市民都看到近年的經濟問題,與政府的好大喜功,或反應遲鈍不無關係。歸根究柢是特首脫離實際,官員缺乏責任感。市民已把經濟問題看成是管治問題,甚至是政治制度的缺失。

此外,市民在生活改善之餘,對文化、社會和政治的發展有更高要求是順理成章,把市民矮化為單純的經濟動物,不單無助理解民情民意,「經濟城市」的論述更傷害港人以特區為家的感情。

今年倒董之聲減少,並非市民對政府的施政徹底改觀(民調顯示特首董建華民望持續低位徘徊),而是覺得董建華已無關痛癢。爭取民主既為主要訴求,市民亦看清楚港府在政改過程中,只能靠邊站,遊行訴求自然轉向中央。雖然如此,今年的大遊行並無強烈的悲情和憤怒情緒。沒有群眾舉起打倒國家領導人的標語,連反對共產黨的亦寥寥可數。一方面因近來中央與民主派互釋善意,令抗爭情緒降溫;另一方面亦顯示港人務實靈活,知道用平和的態度走上街頭,無減人民力量,又能堵塞「反中亂港」的指摘。面對這樣平和有力的群眾運動,的確考驗領導人智慧。

立會選戰後 政改才有轉機

董建華在大遊行當晚迅速作出回應,雖態度謙和,但內容空洞,令人失望。市民上街是不滿人大常委在釋法和作出決定時手法專橫、決定的內容不單封殺兩個普選,更令政改空間狹窄至無法改善政府的認受性,但董特首只懂按本子,說會「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的釋法和決定,循序漸進推動民主……」,連說一句「會向中央反映市民的訴求,希望能在循序漸進的原則下,更早實現普選的目摽」亦不敢。可見董生面對中央只有戰戰兢兢,對民主則毫無信念。

七一遊行後,有些人對07、08年普選變得樂觀,筆者暫時未見此良好願望有何基礎。中央在否決兩個普選時,應已考量過七一遊行的因素。近來釋放善意,只是試圖減低群眾運動的衝擊,特別是上街的口號會否損害中央的權威。中央在否決普選前,主力發動「愛國論」文宣戰,申明對治港者愛國護黨的要求,實質是對香港民主派不放心,不能放權。七一遊行並無徹底改變中央與民主派的關係,雖然中央官員對遊行的評論尚算平和,但亦無實際的回應行動。

經過月來雙方的較勁,彼此的底和實力亦漸顯露,未來政改的出路是中央與民主派進行溝通,在基本的互信建立後,為普選時間表尋求共識。但民主派9月前忙於準備立法會選舉,根本無可能在此期間協調出對中央的策略。中央與民主派溝通大門未能打開,短期內政改亦不會有實質進展,失望的群眾難免在立會選舉投向民主派。看來,要待選舉後大局喘定,雙方重新研判形勢、重整策略後,政改才有轉機。

經濟日報‧2004年7月3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