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民運溫和派建制改革派結盟 論香港民主運動出路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長毛晉身立會,被形容為蠻牛闖入瓷器店,相信好一陣子,還會是建制碎片遍地,咒罵和讚歎此起彼落。

從選後數據分析,到近日烽煙節目所聽,可見長毛的支持者來自各階層,有湊熱鬧的,有深思熟慮的,但都是覺得政府耳目蔽塞、立會監督無力、政黨因循僵化、民運舉步維艱、政經問題苦無出路。在沒有名嘴罵街的日子,長毛的叛逆不羈是許多港人情感抑壓的活門,但假如問題沒有從根本上解決,這種反建制快感或會日益擴散,亦可能在集體亢奮後換來更深的沮喪,令人憂慮。

在建制層面,立會換屆塵埃落定,泛民主派在應對07、08普選無望、中央選擇性釋出善意、政制檢討迫在眼前等問題,如何進退有據,費煞思量。民間團體如民陣、民網、民主動力等亦正換屆,各方人士正苦思如何保育民氣,持續七一精神。

究竟香港的民主運動有何出路﹖

兩步進 一步退

首先,民主派要務實地掌握當前形勢。美國哈佛大學的亨廷頓教授在他的《第三波》一書中指出,自上世紀70年代中以來的民主浪潮,較少是透過從下而上的革命方式達成,而較多是以從上而下由政府帶動,或政府與民間以互動方式推動民主化。

香港政制改革最終受制於中央政府,從下而上的革命方式絕無可能。但中央政府亦無足夠的信念和勇氣從上而下帶動特區的民主,剩下來只有上下互動一途。在這種民主化模式中,民間必須有強烈的民主訴求,以不同方式向政府施壓令管治日趨困難,但卻要避免過激行動引發建制內的保守派反撲。

另一方面,在建制內亦須有相當數量的改革派,認為如不進行政治改革,管治的成本將會愈來愈高。但為了避免保守派的反對,改革方式往往是循序漸進地在舊瓶中注入新酒,和平演變。這種互動式的民主化,有賴民運溫和派與建制內的改革派建立溝通互信,最後成為無形的伙伴,分別在民間和建制中向更多人游說或施壓,在兩步進、一步退的妥協過程中推動民主。

爭取與中央開明官員溝通

處此形勢,民主派議員應積極爭取與中央更多開明的官員進行溝通對話。香港已具備優越的條件實行普選,至於黨缺乏人才的問題,亦只有在訂立普選時間表後,有更多能人加入政黨才能解決。

現時民主發展的樽頸在於中央不信任香港民主派。一方面中央對民主派的「政治忠誠」有懷疑,恐怕他們為美、英及台獨勢力利用。此從早前「愛國論」到近日提出特區事務涉及國家安全問題可見一斑。此外,中央對民主派的管冶能力亦缺乏信心,特別是經濟管理和控制公共開支方面。

要突破這些信心屏障,民主派應主動與中央及相關部門的官員進行各種形式的接觸,爭取更多開明領導人對港人民主訴求的理解。民主派亦應爭取進入建制,包括行政會議及法定組織,累積管治經驗,為日後執政作準備。由於中央與民主派嫌隙非一日所成,要修復關係難免需要一個過程,中央對不同民主派議員自然會有先後差異的對待。當中不排除有分化統戰民主派之想,但既然互動的民主化有賴此種互信的建立,民主派只有順水推舟,以期突破殘局。

民主派應爭取入建制累積管治經驗

妥協既為政治的藝術,溫和民主派不得不在中央與選民的狹縫中尋求平衡。相反,公民社會在民運路上仍然空間廣闊。由民間組織構成的公民社會,以維護社會的價值和利益、監督政府為務。公民社會不單是民運動力的來源,亦是鞏固民主制度、提高民主質素的社會基礎。在上下互動的民主化過程中,公民社會要凝聚民間力量,不斷向政府施壓,直至政府明白不進行改革將付出更高成本。

未來特區能否再度發揮人民力量,在於政府的管治質素和市民的民主意識。民間組織必須緊密監督政府,經常向公眾講解哪些施政失誤源於政治體制的錯置,此中亦要有相應的研究配合。在傳媒、學校及其他社會團體,民運組織亦要有系統地推動民主教育。

民間應成立一個民主教育資源中心,提供先進的民主教材,並透過與學者合作,訓練一批有志的「民主講師」,到處講解民主的理念。要推動上述工作,必須要有充足資源。現時公益金或政府的撥款難以惠及許多爭取人權、民主的團體和民間的智囊機構,這些團體甚至無法向捐助者提供退稅優惠。

公民社會民間組織空間廣闊

香港急需成立一個「公民社會發展基金」,為這些民主工作籌募經費。只要50萬上街群眾每人每年捐助10元,香港的民主運動將能持續不斷,為我們和我們下一代打造一個更開放、平等的社會。

明報‧2004年10月18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