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泛民長毛化責在中央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當政權充滿自信時,就不會到處尋找叛國者。」哲學家羅素如是說。

立會政制事務委員會在上次開會討論張超雄的公投動議前,中聯辦和特首辦發表的聲明中,唯一令人安慰的是沒有把公投與港獨混為一談,顯示中央對港人和自身多了一點信心。

話雖如此,聲明指摘任何形式的公投都是違反《基本法》的規定,卻沒提出清楚的理據。所以有公投之議,是民主派議員不滿特區政制小組未能提出任何方法測探港人對政改的主流意見。張超雄等從來未有要求以公投取代《基本法》有關修改特首和立會選舉方法的規定,而只要求以公投確定民意的取向。說這種沒法律約束力的「公投」為違法行為,難免有點強詞奪理。

但合法的事情是否有意義,卻是另一回事。特首辦聲明指公投是「不設實際」,的確道出事情本質。人大常委已否決了07、08雙普選,要求特區政府就此進行公投實在是緣木求魚。除非民主派認為公投之議能夠激起新一輪的群眾運動,並確定繼續向中央施壓會為民主帶來希望,否則我們應先研究爭取公投的意義,更要將公投放進民運的全盤策略中去考量。

首先,公投作為一種直接民主的形式是否值得提倡,在西方民主國家中亦有不同見解。瑞士小國寡民,經濟、教育水平極高,是最熱中以公投決定社會政策的國家。美國不少州亦在大選期間加入公投來決定一些地方事務。但像英國那些崇尚代議制的國家,認為民眾應該授權從政者為民籌謀,然後定期以選舉來評核政客的得失。民眾因為缺乏時間、資訊和能力去鑽研社會政策,直接民主只會降低政策質素。因此,除了加入歐盟的特例外,英國少有以公投決定公共政策。香港若要引進公投機制,應先在這些原則層次進行辯論,不能意氣用事。

當然民主派支持公投之議,主要是要向歷史交代並藉此向中央施壓,而非對公投真有興趣。但從政者要實踐社會學家韋伯所言的「責任政治」而非單純的「信念政治」,那就不得不去研究這個行動的可能後果。現在就民運出路有兩種思路:一、加壓論:此論認為過去一段日子爭取雙普選所以失敗,是因為七一遊行和市民投票民主派力量不足,爭取公投可成為群眾運動新的觸發點,應全力以赴;二、溝通論:此論認為人民力量已經清楚顯示,中央仍然不願意進行民主改革,是因為中央與特區民主派缺乏溝通互信。採納此觀點的人不禁會問:爭取公投是否有利與中央的溝通?

不能鐵板一塊

當然,答案毋須非此即彼。我們可以認為香港民運一方面製造壓力不足,另一方面亦與中央溝通不善。但由於加壓和溝通難免衝突,唯一的出路是民主陣營中要有所分工,不能鐵板一塊。民主派政黨應致力加強與中央溝通,減低中央的疑慮,但民間團體則大可按其信念繼續施壓。就公投一事,立法會內的民主派無謂花精力迫使政府就範或爭取訂立比雙普選難度更高的「公投法」,但不妨由公民社會組織推動「民間公投」(雖然筆者認為技術性問題甚多),繼續向中央表達民主的訴求。

香港政制問題已進入殘局,民主派爭取公投除了是一種政治姿態外,並未能令市民覺到會為民主帶來出路。此點從民間對公投反應冷淡可見。公投之議,長毛很早已經提出,一直以來民主派都視為不切實際,但今天立法會25位民主派議員卻為此議題綁在一塊,三位民主派議員稍有異心,便受到道德譴責。歸根究柢,是中央高壓封殺07、08雙普選後,完全未能令港人看到民主發展的前景。《基本法》亦為特區政制發展訂下10年藍圖,現在中央卻要求港人就範於人大常委的決定,將目光收窄在一屆的小圈子選舉的改革,那就無視於80年代以後,香港的政黨政治和公民社會的叛逆精神。

中央對特區政制發展猶疑未決,泛民主派在苦無出路的情況下走向道德化,甚至激進化、長毛化,港人看在眼裏,意興闌珊。難道這就是中央希望見到的特區圖像?

明報‧2004年11月27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