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西九必引發管治危機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本文還有另一作者,他是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導師林杰)

各界對西九以單一項目形式招標議論紛紛,曾司長卻認為將地產與文化項目分拆,賣地收益(按○二年情況計算)將不足以支付文化設施的建造和營運成本,更會令天幕建築工程難以統籌。按照這論點,西九注定要虧本,又怎可以吸引到各地產商投資?若以天幕設計凌駕一切考慮,則我們正墮入一種「建築設計主導」的陷阱:把建築師的設計意念政治化以覆蓋社會中不同的聲音和需要,並破壞香港經年建立起來的土地分配機制。

BOT(Build-Operate-Transfer)這種政府提供土地,私人承辦商出資興建並營運一項公共設施一段長時間,然後將整項設施連業權歸還政府的做法,自八十年代在外國出現。當政府財政困乏時,BOT不失為提供新公共設施的好主意。

撇開官商勾結的陰謀論,西九發展模式的構思,可說是特區財赤下的產品。但因為西九涉及重大的公共利益,再加上填海區有無比的可塑性,政府應當審慎地與社會對話,就西九的用途、規劃及建築、融資、管理等形式尋求共識。曾司長認為政府已就此項目進行了廣泛的諮詢,且得到立法會的祝福。事實是市民對西九的發展模式仍然疑慮重重。

令人驚訝的是政府以「天幕」為整個規劃的中心,不但不容絲毫偏離(太古因此出局),更以此合理化「單一項目招標」方式。首先,香港已有三個由Norman Foster設計的地標:匯豐總行、機場及紅磡火車站。為甚麼西九作為香港的新世紀地標,要再次採用風格相近的設計?筆者兩人打趣說,或者特區政府想將香港建成亞洲的巴塞隆那!巴塞隆那市中心的聖家大教堂及市內其他著名公園、大廈都是名建築師Antonio Gaudi百多年前設計,至今仍每年吸引上百萬觀賞者。香港是否亦要成為「Norman Foster展覽館」,並以此作為旅遊賣點?問題是惟有巴塞隆那才有Gaudi的作品,而Norman Foster作品卻遍布世界,這個點子怎行得通?既然特區要爭做亞洲紐約和倫敦,更應放開眼量,不要老是釘著天幕不放!

筆者最關心的其實不是建築風格問題,而是現今政府整個發展思維及理據完全被此天幕設計籠罩。為要興建這樣一個大型建築群,政府不惜改變故有以拍賣出讓土地的機制。價高者得的拍賣機制,精粹在於公平、公開,並為政府帶來最大收益。除非有重大公眾利益的理由,隨便放棄此機制,將破壞以「透明度」防止徇私和貪污的制度安排。

這樣並非說西九必須沿用既有的拍賣形式,而是政府必須詳細說服公眾理據所在。特別是當政府認受性不足,加上數碼港、鍾麗幗事件在前,公眾會為了一個天幕而放棄一個公平公正的機制,放手由高官憑「良知」和「智慧」作出判斷嗎?

政府必須認清一個事實:市民對填海可謂痛心疾首,在無可奈何下大眾才接受將西九建成綠地和文化中心。至於要興建多少房屋、批地方式、建屋與文化設施的關係、建築設計與管理方式等課題,仍未得到市民的理解和支持。兩年來,市民在政府管治失效、二十三條立法、政制發展問題上虛耗了不少精力。既然普選無望,各方正聚力量,在西九這片廣闊的空間上爭取真正的「民間主導」。如果政府仍然一廂情願,以為已得到市民的「祝福」,我們可以預見,西九將引發另一次管治危機。

蘋果日報‧2004年12月9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