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走出政改的花園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政治氣候急劇變化。曾蔭權出訪英美推銷政改時仍是躊躇滿志,回來已發覺政府身陷險境。一位78歲長者在落日餘暉中對普選仍然引頸以待,政府又怎能再以「循序漸進」叫人蹉跎歲月﹖當政府自命施政以民為本,將政改押在民意牌上,中大公布民調結果,顯示市民在支持方案之餘對普選時間表有清晰訴求,政府又怎能選擇性地聽取民意﹖同一時間,教會領袖批評政改方案是民主倒退,政府帶市民遊花園,迷失方向。陳日君主教呼籲信徒上街爭普選,亦向民主派議員施壓,政府又怎能幻想對方案作出些微的修改便能順利通過﹖

說政改方案是民主倒退,似乎有點言過其實。政府決定不再增加傳統功能議席和新增10席以普選為基礎的立會議席,均是一種進步,不能抹殺。可惜政府緊抱委任區議員,令選舉違反公平公正,授人「倒退」話柄。至於「遊花園、失方向」問題,不單是方案沒有提示如何邁向普選,更根本的是五號報告書未有全面掌握香港的政治問題,又怎能對症下藥﹖

香港面對的「政治滯差」問題,是政治制度發展落後於社會形勢,未能滿足市民參與的要求。在公民社會,民陣、民網、大律師、學者、教會近年積極爭取民主,其他民間組織亦積極監督政府、倡議政策。市民對世局保持關注、熱中電台時事討論,必要時走上街頭。
議會內政黨政治成為主導,但無一政黨真正分享執政權力。反對派以監督政府為務,關係不好時執意抬槓。保皇黨雖佔議會多數,但埋怨有辱無榮,「保」得心有不甘﹔再加上未在社會取得多數選票,更「保」得提心吊膽。

放在眼前的問題是﹕行政機關認受不足、行政立法關係未有理順。最徹底解決方法是實行普選和政黨執政。但兩者似乎都未得中央首肯,改革失去方向是必然後果。

在無雙普選的前提下,當前改革的要務是增強行政機關認受性,而非增加立法會的民主成分,否則政府將要承受更多來自議會和政黨的壓力,天秤進一步失衡,令管治更加困難。但現時政改正朝相反方向發展,議會在增加民主成分的同時,選委會的改革欠缺力度。民選區議員只佔1600人選委會的四分一,不能左右大局,而且市民無權直接參與,始終對政府保持疏離。曾蔭權無力在選舉制度加強行政機關的認受性,只能透過改組行政會議和策發會來爭取社會的支持。

現在民心求穩、經濟復蘇,再加上曾蔭權承傳的公務員治港神話,這種左修右補的改革或能奏效,但認受性(legitimacy)的重要性,往往是政府經濟表現不佳才能充分呈現。

香港與其他後工業社會一樣,面對全球化帶來的結構性失業和人口老化帶來的福利支出與加稅壓力,再加上作為金融中心受全球游資的牽連,波動較大,政府沒有穩定的認受基礎,面對逆境時就會內外交困。制度建設應放遠眼量,未雨綢繆。

選委會不應再加其他代表

遊花園的另一成因是政改方案矛盾重重。一方面政府否決進一步增加傳統的功能團體議席,免讓更多局部利益進入建制令日後邁向普選加添障礙。另一方面政府卻建議在特首選舉委員會加入區議員的同時,增加工商、金融、專業、勞工、社會服務和宗教界的代表,豈非自我矛盾﹖假如政府在改革立法會時,推銷區議員方案是合乎民主原則和能均衡代表各界利益,那在改革特首選舉委員會時,就只應加入區議員而不要再擴大其他界別的代表。

不過無論怎樣修改方案,在人大決定的限制下,政府最多只能把花園剪輯得較有條理,讓遊人走得較為順暢。但特區已過賞花時分,不少市民認為只有登高遠眺,方能心曠神怡。

明報‧2005年11月10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