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鞏固民主五社會條件 港已具備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31, 2006

美國耶魯大學著名民主理論學者Juan J. Linz在《Problems of Democratic Transition and consolidation》一書中提出,要鞏固及深化民主,5個條件至為重要,分別是﹕

一、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

二、政治社會(political society)﹔

三、法治(rule of law)﹔

四、有效的行政部門(effective state apparatus)﹔

五、經濟社會(economic society)。

一、公民社會

89民運後東歐蘇聯解體並全面民主化,其中一個推動力來自公民社會,包括天主教會、工會及一些人權組織,令這概念開始備受關注。89年德國哲學家哈伯馬斯(J. Habermas)《公共領域的結搆轉型》重整的著作一書翻譯為英語,論及公共領域(public sphere)及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與歐洲民主發展的關係,亦為此提供了理論支持。

公民社會以非政府組織為核心,作用是保存社會價值及理念,為人類提供社群生活。透過公民社會,人民可監督政府,而當政府的政策與社會價值觀有衝突,人民可透過公民社會的行動(如罷課罷工)自我保衛。23條就是如此,當政策侵犯香港的核心價值──自由,各方作出自衛,七一出現。

真正實踐民主,不只是每隔數年投一次票,將社會交給政治精英,社會不能沒有自己的價值觀念去監督政府。只靠憲法寫上人民的權利並不足夠,除非社會有力量去監督政府按憲法行使權力。過去有些國家民主化後重返專制之路,就是因為公民社會不夠強,無法監察政府。中國過去也曾建立議會,走向共和之後又崩潰了,就是因為政治精英的意念轉變後,社會無力監察。

至於公共空間,非政府組織要溝通,社會需要理性空間進行對話,才能找到公義及公共利益,故需要溝通媒介,即公共領域。這對推動和深化民主很重要,但後來的討論是,今天的傳媒仍可做到理性對話的空間﹖若社會沒有了理性對話,只會變成零散的利益之爭。

二、政治社會

制度化的選舉和政黨建設,對鞏固民主十分重要。

先說制度化的選舉。不同的選舉形式,對能否鞏固及深化民主很重要,近年學術界的大爭辯是,新興民主國家應奉行總統制還是議會制﹖80年代設計《基本法》時,根本沒有這方面的知識與經驗去討論應如何設計民主制度。

簡單來說,總統制是總統與立法機關選舉分開,當選總統的人有權組織政府,但其所屬政黨未必一定能在立法機關佔過半議席(如美國)。議會制國家領導人由議會的大多數黨領袖出任,若沒有政黨過半,就要組聯盟政府,與其他黨派分享權力(如大部分歐洲國家)。

這討論亦是由Juan J. Linz提出,他指出新興民主國家大多跟隨美國實行總統制,台灣、南韓、南美洲也如是,但總統制令這些國家的民主很容易崩潰,或產生很多管治問題。事實上,世界大多數民主國家是行議會制,美國其實是異例。

Juan J. Linz指出,總統制令「贏者全贏」,勝出的政黨贏得所有權力。在民主剛建立時,社會仍黨派林立,在總統制下即使僅勝(例如陳水扁),仍可在未來數年全力推動其政策,若如政策不對,小問題會變大問題再變成危機,其他黨派亦會不順氣而引致權力鬥爭。

Juan J. Linz又指出,歐洲議會制由於黨派眾多,多數是聯盟政府(英國只有兩黨,仍是贏者全贏,是一異例),並且大多十分穩定,其好處是透過協商結成聯盟政府,政黨可分享權力,共塑政策,不會贏者全贏,容易凝聚共識。

議會制與總統制的領袖也不同,總統覺得自己代表全國,氣焰很高(布殊走出來時經常好像要拔槍),但議會制下的總理則面目較模糊,表現要溫和,要討好不同的派系,不會過分突出自己並推行強烈的政策,亦不會自視為代表全國,而只是黨派聯盟的代言人。在民主發展初期,這安排會較容易去達成妥協,不容易產生對抗性政治。

但當代民主化浪潮中大量用上總統制,製造了很多危機,香港按《基本法》設計也是朝總統制發展,因此產生了很多弊端。中央會擔心會否選出李柱銘或陳方安生與中央對著幹,但若採用歐洲大陸議會制,由多黨聯盟推舉領袖,如自由黨加民主黨,其領袖一定不會與中央對幹,民建聯加自由黨亦不能不照顧港人的看法。加入了不同派別,領袖的作風也會不同。民主會否帶來紛爭與撕裂,與制度的設計有相當大關聯。

中國人的文化其實與歐洲的共識型民主接軌。過去有人提出董建華應邀請民主黨加入行政會議,有人批評哪有國家委任反對派入內閣,但歐洲有些國家就是如此,瑞士的行政會議是按議會所有黨派的比例(即2:2:2:1)組成大聯盟,他們認為其國家是多族裔,不能容忍撕裂,故制度設計的邏輯並非過半數就能執政,而是要將反對黨也要納入管治架構。

另外,社會必須有不同且強大的政黨,整合和代表不同階層和群體的利益,為民眾提供有意義的政策選擇,這對鞏固民主亦十分重要。

三、法治

法治亦對民主能否鞏固十分重要,最近的台灣選舉就是一例,社會需要有嚴密的規則及公正的司法系統去解決紛爭。

很多人害怕民主會否變成暴民政治,因為民主是少數服從多數,但多數人可能會利用權力去抑壓少數人的利益,出現大多數人的暴力。故要有憲法保障基本權利,不致被大多數人損害少數人的權利。此外,如憲法法庭或司法覆核等法律組織及程序,亦對制約民主政府濫用權力發揮作用。

四、有效的行政部門

政府是否廉潔有效率對鞏固民主很重要,一些拉丁及南美洲國家民主化後,民調告訴我們大部分人覺得只有人權有改善,但民主對經濟沒有幫助,因而對民主的信心下降,覺得民主並不較軍政府優勝。因此,建立民主若只強調自由人權並不足夠,老百姓要生活,需要有效管治的政府,若政府貪污不能有效管治,反會衝擊民主制度。

五、經濟社會

除經濟發展水平外,若該社會是由政府壟斷大量資源(如透過國企),老百姓在政府控制的經濟領域外沒有自由的經濟能力,社會不能累積足夠的資源,建立公民社會或政治團體監督或挑戰政府,民主也很難建立和鞏固。市場經濟可令資源分散,政府不能壟斷,因此,在舊有共產政權下發展民主很困難。

以上是耶魯大學學者Juan J. Linz提出的理論──若一個社會擁有上述五項條件,將有助於建立和鞏固民主制度。

香港發展民主 條件充分

在香港的政改討論中,中央及香港左派均指香港並未具備發展民主的社會條件,但根據上述五項條件,香港在全世界的水平已相當不錯,條件相當充分。

先說第一項條件,即公民社會。香港的公民社會已相當活躍,東歐在民主化前根本不能有公民社會,波蘭團結工會只是異例,捷克七七憲章只有200多人。但香港有很多社會性的志願組織,80年代後亦發展了很多倡議組織,公民社會日趨成熟。

至於第三、四及五項條件,香港亦相當充分。香港法治水平已很高,亦有廉潔有效率的政府,經濟方面香港早已奉行自由市場,發展水平更在世界前列。

香港最不足夠的,可說是政黨未有足夠力量在社會紮根,既代表香港核心價值,又可與中央溝通及合作,這力量仍未發展起來。香港民主黨也只有幾百名會員,勢力很弱,但其實港同盟(民主黨前身)出現的時間與台灣民進黨相同,但民進黨今天已有能力執政。但香港仍停留在這水平,與選舉制度並不容許政黨執政很有關係。

雖然香港政黨發展仍是不強,但很多國家民主化前黨禁還未開,根本沒有政黨,只有公民社會(即教會及民間組織),並要在短時間內轉化為政黨。若說香港沒有準備,那些國家更沒有準備。

很多反對香港實行民主的人,指摘很多國家民主化後仍一塌糊塗,這大多都是因為那些國家並未具備上述五項條件,但香港的條件已相當充分。

香港已有足夠條件,若不建立民主制度,就會出現政治滯差,即政治制度無法應付社會的政治訴求。香港已是一個多元複雜的社會,活躍的公民社會、批判性強的傳媒和議會內外的政黨政治令管治日趨困難。在這環境下必須建立民主,才能駕馭政治局勢。若不建立民主制度,民眾或者變得犬儒冷漠,或者就容易走向民粹主義,各方利用群眾運動及情緒來支持其政治路線,社會會更不穩定。【系列二之二】

明報‧2004年6月24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