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民意的否決權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一月 14, 2007

早前傳出特首選舉可能出現「第三者」,北京對此頗有戒心。其實選委會選舉期間,北京已暗中放話,指公民黨與台灣關係密切,如果運用對岸競選伎倆,梁家傑成功被提名入場,後果難以逆料。

如果對毫無勝算的梁家傑都防範重重,「第三者」的出現再增變數,北京自然更為緊張。不過以目前的情分折,出現一個有分量的「第三者」,機會仍是不高。在親北京陣營中,對曾蔭權有意見的大有人在,亦有希望「第三者」的出現可凝聚一部分選委與曾蔭權討價還價。但北京挺曾既已明確,誰願意站出來為中央添煩添亂?在商界選委中,自由黨緊握100張提名票,最有能力扮演第三者角色。但以自由黨的「務實」黨格,只要曾蔭權能禮遇自由黨人和關注一些界別利益,恐怕自由黨亦毋須犯險,觸動北京的神經。

其實特首選舉的結果,已在中央掌握之中。北京應該擔心的,是曾蔭權會否贏了選票,卻輸掉民意。根據中大的民調,目前曾梁的支持率是50%對22%,其餘仍未表態。但只要進入競選階段,市民細心對比兩位候選人的優劣,支持率一定出現變化。

現在香港經濟勢頭轉好,大多市民希望休養生息,是曾蔭權的最大競選籌碼。但競選過程中,市民會很快發現曾蔭權的「強政勵治」是句空話——西九的發展仍是懸而未決、銷售稅胎 死腹中、學券制變成鬧劇……這些現象的根源,是政策制訂的過程混亂、政策出台前論證不足、對平衡各方利益拿難不準、推動政策缺乏伙伴、行政立法關係不暢順 等。要克服這些困難,涉及到政治體制的改革,特別是民主化與政黨政治的問題,這都是曾蔭權沒有太大空間處理的。體制不變,曾蔭權最多只能穩定局面、優化既 有政策,卻難以引領香港邁進新紀元。

梁家傑民望40%算勝利

梁家傑無後顧之憂,當然可以大談政治改革,法治人權。針對政府過往對環保、公平競爭、低層市民、文物保育、文化發展關注的不足,相信亦會建構一個超 越「經濟城市」的願景,突顯曾蔭權支離破碎的政策視野。話雖如此,沒有北京的祝福,再完善的政綱都是空話,務實的市民可能會一笑置之。要沒有管治經驗的梁 家傑憑個人魅力和政策理念在民調中超越曾蔭權,談何容易?筆者認為,民主派在這次競選中,在普選以外,找到一個觸動人心的議題,將梁家傑支持率推到30% 至40%,已可算勝利。這樣的支持率顯示民主派是有能力產生一個有分量的候選人,而當大量市民感到沒法投票是一種遺憾,便能從感性層次體驗到沒有普選是對 他們基本權利的剝奪。

民間團體估計亦會推動「民間普選」,讓市民用行動表達意願。即使投票結果是曾蔭權當選亦無關痛癢。民間投票本身是以最平和的方式表達人民對選舉權的訴求。一旦「民間普選」成功操作,民意表達多了一個管道,日後中央對選擇特首就更加要慎而重之。

董去曾上,顯示中央政府明白到順應民意對建構和諧社會的重要性。既然如此,中央何不乾脆推動民主?原因是當民主將「民意」轉化為「選擇權」時,當選 者不一定是中央放心的。中央希望選擇權仍然緊握手中,民意極其量發揮「否定權」,最終能夠產生中央既放心、民意又接受的特首。因此之故,曾蔭權雖坐擁選委 會足夠票數,其真正戰場卻在民意調查和民間普選之中。曾要達高民望(如近七成支持率)當選,仍要面對重重考驗。

明報‧2007年1月5 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