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泛民參選對民主化的六大貢獻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四月 4, 2007

特首選舉塵埃落定,各方正總結經驗,研判形勢,策劃未來。選舉期間,泛民鬧分歧、集會搶咪,吳志森在本版連珠發炮,質問泛民參選是突顯了還是合理化了小圈子選舉,港人爭民主變得積極還是消極了。這些問題泛民必須認真思考,給市民一個說法。

泛民這次參選的目的是要通過一個有競爭的選舉,提高特區政策質素和推動民主。泛民明知選委會大多數選票為中央與特區政府所控,所以將主戰場放在電視辯論和民意走向。要提高特區政策質素,泛民藉辯論提出教育、扶貧、公平競爭及環保等政策,迫使曾蔭權面向公眾,交代政綱,甚至吸納部分泛民的政策理念(如小班教學)。余若薇已在此版為曾蔭權所作的政策承諾立此存照,可算是泛民的初步成果。較難下判斷的,是泛民參選對香港民主化的影響。

一方面輿論對歷史性的電視辯論一致叫好,認為締造了新的政治文化,另一方面, 318民主遊行人數在 5000以下,可能反映市民為這種「有形無實」的競爭所麻醉,普選訴求消退。本文透過分析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 3月 15至 17日進行的民意調查數據,認為這次泛民參選,對推動民主,利大於弊。

首先,泛民拓展了宣傳民主的平台:

自從 05年政改拉倒以後,民主發展陷入低潮,泛民處於被動狀態,但從選委會到特首選舉,泛民借助傳媒的聚焦和政府為選舉提供的公共資源(如免費郵遞服務),在各專業界別以至社區中宣揚民主理念,再次燃起政改的討論。此中,最重要的是兩場電視辯論吸引百萬計市民觀看,梁家傑以動人的方式述說港人「人窮志不窮、人老志未衰」的民主心,其覆蓋率超越了泛民過往舉辦的民主集會的總和。

第二,泛民拓展了民意表達的平台

這次選委會選舉,不少界別(如高等教育界)的民主派候選人只以競爭性選舉和雙普選作政綱,無形中將選委選舉變成對民主發展的「界別全民投票」,結果泛民大勝,反映專業界別烈的民主訴求,引起中央高度關注。泛民成功提名梁家傑,亦令民意調查機構有機會扮演在無普選情下最權威的民意工具,以及為民間組織舉辦全民投票提供了機遇。建立了候選人辯論、民調和全民投票機制,即使沒有普選,中央亦不能欽點一個沒有民望的特首。一個贏了選委會卻輸掉民調和全民投票的特首,如何管治?因此,這些民意表達平台無形中已迫使中央在考慮特首人選時要過民意關。既要過民意關,就難免考慮普選問題。

第三,泛民迫使政府對民主發展作出承諾

曾蔭權在競選期間雖拒絕提出普選的時間表和路線圖,亦未有表達他個人對民主的信念。但因為普選是梁家傑最的競選武器,曾蔭權緊守中央的底線之餘,亦必須作出有力的回應。結果曾承諾在今年中提交政改綠皮書,徵詢市民對三個政改方案的意見、再綜合一個可獲六成人支持的方案提交立法會。這個具體的工作時間表和以六成民意作為對「共識」的指標,都是重大的承諾。即使曾蔭權說「五年內徹底解決普選問題」沒有切實的內容,他已將自己的誠信放在上,不得不把政改視為政府重頭工作。對比他的施政報告對政改的冷淡態度,便知道競爭性選舉的確產生壓力。

第四,泛民整合了爭取民主的力量

傳媒集中注意力在社民聯與泛民主流派對參與小圈子選舉的分歧,忽略了這次參選無論在民主派政黨間、泛民與專業界別和公民社會間的良性互動。公民黨推舉梁家傑參選,雖說不上是泛民的精神領導,其親和力卻凝聚了各路英雄。但公民黨選舉經驗不足,缺乏黨工支援,難得是民主黨不怕「為人家作嫁衣裳」從旁相助,互補不足,對兩黨日後的磨合打下基礎。泛民選委在選舉期間合作無間,食髓知味,決組成「跨界別專業聯盟」,頭炮將是支持泛民的政改方案。另一方面,泛民選委在 3月 7日的競選論壇邀請不少非政府組織參與,因曾蔭權缺席,變成一次難得的民主政黨與公民社會對話。過往十多年,非政府組織恐被民主黨為首的泛民「騎劫」,互信不足。公民黨在這次選舉中,發覺非政府組織既反映民間疾苦,亦有政策建議,就更意與公民社會建立伙伴關係。

第五,泛民建立了理性溫和的形象

「袋巾對煲呔」成為全城焦點,梁家傑整齊潔淨的打扮、紳士的風度、溫文爾雅的談吐,告別了民主黨人的悲情、殺氣和土氣,更合主流中產的口味。其實公民黨在社會政策方面比民主黨更「左」、策略思維有時更僵硬,但市民往往將民主黨視為激進力量的代表,而對公民黨卻賦與不少「溫和民主派」的想像,可見公共形象的重要性。公民黨最近在民調中成為立法會內最受歡迎的政黨,與梁家傑的參選不無關係。

第六,泛民開拓民主化新論述

市民都了解到中央政府是特區民主化的重要障礙,回歸前民主派主要以「民主抗共」來說明民主的重要性, 23條立法爭論中亦以中央藉國安法控制言論自由而激發起民主訴求。是次特首選舉,不單沒有牽動民主抗共的情緒,更經常以中央「務實理性」的治國方略、領導人的講話、中央翻譯局俞可平的文章〈民主是個好東西〉來支持香港應發展民主。一些知識分子或會批評這種論述方式是在鞏固意識形態,合謀蒙騙民眾。但正如耶魯大學教授 James Scott所述,對抗文化霸權( hegemony)的利器,有時候就是統治者冠冕堂皇的說話。最少,中央已注意到民主派未有藉這次選舉攻訐中央、撕裂社會,如果在競選後社會仍保持現時的祥和勢態,可能有利重建泛民與中央的對話,對下一輪政改是否成功,關係重大。

上述對泛民參選的評價是有事實根據的。中大民調顯示, 66%市民認為梁家傑參選對香港民主發展有正面影響,只有約 8%認為有負面影響。進一步分析,發現教育程度愈高,對泛民這次參選的評價愈正面,大專或以上教育水平者有近 80%認為有正面影響(表一)。收入愈高者,評價亦愈高。月入 2萬或以上人士,同樣有近 80%認為有正面影響(表二)。可見本文第五點是有其根據的。

最有趣的是,不同政治取向的市民對泛民參選都抱正面的態度。表三可見,自認為民主派的市民有近 85%肯定梁家傑的參選,而親中派只有近 42%持相同態度,這是預料中事。最重要的,是在親中派市民中,認為梁參選是負面的亦只有近 19%,遠遠不及持正面態度的親中市民。可見本文第六點有關梁家傑對中央的新論述,在親中市民中已發揮一定影響力。

泛民這次參與特首選舉,在上述六個方面取得突破,贏得民心。既然如此,為何梁家傑在民調中節節失利?如果泛民這次成功啟動政改的討論,為何市民不在 318上街支援?要完整評價泛民這次參選的得失,必須回答這些問題。篇幅所限,下文再續。

明報 2007年3月26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