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民主改革的臨界點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七月 17, 2007

政制綠皮書發表當天,電視晚間新聞的頭條是海灘發現小鯊魚屍體。

傳媒這般反應,一方面是因為綠皮書沒有提出任何方案,缺乏討論焦點;另一方面是股市熱浪逼人,政治氛圍淡靜。

沒焦點,是政府此刻無法提出一個中央能接受、有六成民意支持、又獲立法會三分之二通過的方案。加上區議會選舉在即,政府無謂授泛民把柄,以民主議題牽動選情。

相對05年的政改,這次政府其實佔盡優勢。第一,曾蔭權以高民望當選,有更大的公信力推動政改;第二,民主派主流力量覺察到上次拉倒政改有失民意,今回應更慎重處理;第三,距離2012年仍有5年,有充裕時間游說和協商。

話雖如此,因為一些基本因素仍無改變,政改的前路還是險阻重重。首先,中央對在特區實行普選會影響大陸政治生態仍然顧慮,北京亦擔心普選加劇港人對中央的離心力和損害特區的「行政主導」。工商界擔心普選令他們對政府的影響力下降,民主派上台會改弦更張,不利發財。民主派至今仍無法突破與中央的僵局,公民黨既不能填補民主黨的缺口,也就無從取得工商界的支持。在此形勢下,曾蔭權如何能「玩鋪勁」徹底解決普選問題,實在是重大政治考驗。

幸好社會對一些重大問題似乎已有共識,譬如說:市民普遍支持普選、普選可增強政府認受性、普選是指普及和平等的選舉,亦即一人一票,綠皮書對此已正面確認。民主派的主流力量亦已同意在《基本法》框架下推動普選,即接受有提名委員會的安排和中央對普選出來的特首有實質任命權,而政府對要修改《基本法》才能實施的「兩院制」亦不再熱中。

現在剩下的分歧主要有三個方面:

第一是「雙普選」的問題,究竟應該行政立法同步推動全面普選,抑或是「先易後難」?

因為香港有需要並有條件推動普選,民主派雙普選的訴求本來合理。但對中央來說,雙普選風險太高,亦有違循序漸進的原則,再加上工商界戀棧立法會功能議席,「先易後難」幾乎已成定局。從管治角度來看,如果不能同步在行政立法推動普選,唯有選擇先行政後立法的做法,否則立會進一步民主化,而行政機關的認受性仍受質疑,行政立法關係只會更趨緊張,政府便無從管治。

第二方面的爭論是「時間表」的問題。

即使是「先易後難」,現時北京吹風 2012年是新任特首上台執政,由普選產生風險太大,但2017年連任時卻大有可能。泛民現爭取2012年普選特首,假如北京承諾2017年推行一個真正開放各黨派進行競爭的普選,相信有相當數目的泛民議員願意支持。但假如2017的設計是排除民主派參與的普選,大部分泛民議員肯定不願接受。即使有小部分 (如李怡所說)認為「假民主好過不民主」,亦會爭取在2012推行。因此,能夠爭取在2012年推動一個「沒競爭的普選」和2017年「有競爭的普選」,相信已是現實中最理想的結果。

至於立法會方面,沿覑「先易後難」的思路,功能議席亦可按性質的不同而逐步取消。為減低保守力量對改革的抗拒,最好先取消專業性的功能議席代以普選議席,然後才觸動商界的議席。專業界別如法律、會計、醫生、護士、教育等都掌握在民主派手中,由他們倡議放棄議席將形成功能界別內一種道德壓力。民主派如果能夠爭取到在2012和2016兩屆完成改革已是現實中最好的結果。

第三方面是有關「提名機制」的爭論,當中包括提名委員會的組成和提名程序的設計,兩者是相輔相成。

假如類似現時特首的提名程序(100名提名委員會成員提名便可出選),泛民大可接受現時800人選委會的方式組成提名委員會,因為有絕對信心跨過此門檻。但假如按胡漢清的建議,提名委員會須「整體提名」2至3人供市民普選,而採用「全票制」(即每一委員有2 至3票)方式進行的話,則以商界和親北京力量控制過半數的提名委員會便可以「民主程序」排除民主派的參與。因此,泛民按理會將改革的焦點集中在提名委員會組成方式上(即《基本法》規定的「有廣泛代表性」的解釋),只要其組成合符民主原則,就不怕提名程序的關卡。

從各方面現象看來,北京的確希望以嚴格的提名機制平衡普選帶來的政治風險。問題是這種提名的門檻能否隨覑時間的推移逐步下降、下降的速度如何、會否現時便訂出下降的時間表,還是要等待階段性檢討再進行下一輪政改?因為在2012年出現一個完全開放競爭的普選幾乎是不可能,有志「寸土必爭」的泛民議員便要思考一個比現時特首選舉有實質進步的「沒競爭的普選」。今天泛民已爭取到特首選舉電視辯論,輔以民意調查,中央已難以挑選一個民心向背的特首。只要細心研究,稍為改良胡漢清方案,泛民其實仍可在首輪提名參與辯論,即使在最後階段未能出線供市民普選,任何當選人仍然要得到民調和普選的確認。有了一個特首普選的機制,亦意味出現一個全民投票的機制。假如最後提名的候選人不得民心,白票抗議的機制將產生重大的政治壓力。走到這一步,已走到民主改革的臨界點,走上一條不歸路。

從上面討論可見,假如中央的底線是2017年有控制的普選,此方案能否獲得通過,成敗難料。筆者對泛民的建議是認清政治現實,寸土必爭,亦要理解曾蔭權是突破泛民與中央僵局的寄望,切勿一開始便採取對立態度,錯失改革良機。

筆者亦寄語中央,認清歷史發展的方向,如胡錦濤主席所言,「沒有民主便沒有現代化」。香港要發展民主,不單是要在字面上滿足《基本法》的要求。民主能令民心回歸亦有利特區政府的管治。一個「沒競爭的普選」不應是「終極方案」,因為這說明中央對港人仍不放心,也就是對一國兩制沒有信心。

明報 ‧2007年7月17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