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用昂山素姬眼睛看陳方安生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15, 2007

在民主派的初選論壇上,社民連的勞永樂批評爭取2012普選的「撐傘行動」有如做秀,呼籲泛民向緬甸的民主運動學習,敢於與強權鬥爭。雖然撐傘被譏為花拳繡腿,但陳方安生卻因在遊行中早退恤髮而弄得焦頭爛額,更引發何來參選拖其後腿。

從另一角度看,香港民運的內耗,正反映泛民面對的只是一個溫柔的專制。假如真的活在像緬甸的高壓政治下,民主派哪來閒情吵吵鬧鬧?

過去一個月,世人都把目光集中在南亞這個被遺忘了的小國,為那些勇敢的僧侶和學生祈福,期望他們能重燃緬甸民主的希望。但隨覑暴力鎮壓和鄰國袖手旁觀,緬甸民主的希望已是風中殘燭,可見政治轉型之難。

過去30年,憑覑人民起義推翻專制政權的例子主要有葡萄牙、菲律賓、羅馬尼亞、東德、希臘、阿根廷和近年在中歐(如烏克蘭)的顏色革命,佔新興民主國家的少數。特別在軍人控制之下,手無寸鐵的民眾要推翻政府談何容易。因此,即使是成功的民眾起義,往往亦不是靠暴力鬥爭。更多的是因為政府內部已被貪污與權力鬥爭所腐蝕,令政權在統治機器內部亦失去認受性。當大規模群眾上街要求民主時,只要軍人失去向民眾開槍的意志,便是專制政府的末日。

Alfred Stepan在《Rethinking Military Politics》一書更分析南美洲一些軍政府如何主動放棄權力,從上而下推動民主化。譬如巴西軍政府上台後致力實現軍隊現代化,引進先進電腦設備,結果要聘請更多有專業技能的年輕人操作和管理,令軍隊教育水平提升,更具現代化視野。此外,專業軍官目睹秘密警察借國家安全之名不斷擴展勢力,與他們爭奪資源,慢慢相信民主化會令軍隊與文人政府各安其位,反而令他們可更專業化地履行職務,最終更受人民尊重。

民主制度 無助整合族群?

緬甸軍隊顯然未經歷此一現代化過程(看看軍人穿拖鞋壓制群眾的圖片),而政府雖然腐敗透頂,但統治階層仍未因利益衝突而四分五裂。緬甸軍政府仍然相信,只有他們才能確保一個多民族、多信仰的國家主權的完整,民主只會帶給緬甸內戰和分裂。

誠然,緬甸和許多前殖民地經歷相同的困境,便是當宗主國撤離後,這些被殖民者強行綑縛在一起的族群,會在非殖化過程中爭取成為獨立的國家(如巴基斯坦從印度分離出來),而英國遺留給殖民地的民主制度不單對整合這些族群無濟於事,有時更是問題的根源。

Liphart 在《民主的類型》(Patterns of Democracy)一書已清楚指出,英國的西敏寺模式民主(Westminster model),強調少數服從多數,以單議席單票制選舉,只會造就少數大黨的優勢(如兩黨制的出現),和單一政黨執政,只適用於一些同文同種的國家。對於一些後殖民地下的少數族裔來說,這種制度令一些大族可以民主之名欺壓他們,用所謂公平的程序剝奪他們參與執政的機會。因此,一些少數族群不惜以暴力鼓吹分離主義,爭取成為獨立國家。

早在1962年,緬甸軍人政變的理由便是要維護領土完整,他們認為1947年制定的憲法由於賦與撣族和克欽族分離的權利而必須推翻。其實根據Liphart的研究,即使如比利時和端士等多族裔國家,只要實行一種保護少數族群利益、各黨派聯盟執政的「共識型民主」,未嘗不能以民主整合國家。1988上台的緬甸軍政府,名義上雖主張一些共識型民主的措施,如確保各州郡有平等權利,但實質仍是以單一制中央集權統治國家。昂山素姬等人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基本同意以聯邦制和加強各族群的自治權去維繫國家主權的完整,而部分部族亦已承諾放下武器,只是軍政府始終不相信文明的制度安排能帶來長治久安。

軍政府這種「使命」或者在緬甸的主要族裔中有點市場,但他們缺乏管治能力,令緬甸的經濟一蹶不振,卻令軍政府盡失民心。昂山素姬在她的《緬甸書信》一書中,對獨裁統治下的生活便有細緻的描述。

在一篇〈早餐悲歌〉的文章中,她談到緬甸人早上喜歡吃炒飯,一般是把昨日晚餐剩下的菜、肉和蝦,加一兩隻蛋和一些中國臘腸做成。但因為通脹,緬甸人捉襟見肘,不單買不起臘腸,根本就難有剩下的飯菜。營養不良引至疾病叢生,緬甸的夭折率和兒童死亡率在東亞和太平洋地區是第4高。

像緬甸這樣的貧窮小國,國際的壓力其實可以產生相當大的轉型動力。不過泰國、印度和中國等鄰國並無跟隨西方的經濟制裁,而提出「建設性的互動」 (constructive engagement),以經貿來引動緬甸的改革,實質是考慮本國的經濟和政治利益,結果給軍政府久苟延殘喘的機會。

人民生活困苦,不單令昂山素姬悲嘆,她還看到專制政治如何在腐蝕整個緬甸的文化傳統和核心價值。譬如說公務員入不敷出,再加上缺乏監督,開始瀆職索賄。民眾由原來給「茶錢」到要用「倒水」來形容賄賂的金額。此外,軍政府為了維持專制統治,不單將傳媒國有化喉舌化,連以傳統喜劇或在潑水節中以歌唱形式諷刺政府的藝術和習俗都受到禁制。

最令昂山素姬痛心的,是緬甸人好客的傳統亦受專制破壞。以往緬甸人在晚上探親訪友,都不用事前通知,家家戶戶都備有茶果招呼訪客,談到興高采烈,大可借宿一宵。但軍政府上台後,為加強對人民控制,推行嚴格戶口登記制度。以往在社會主義時期,這制度是為了糧食物資分配而設,現時主要是限制人身自由之用。如果未向當地軍政府登記,非法在親友家度宿,主客兩者都可被判監。因此,在這樣的專制政治下,緬甸人不單生活困苦,就連他們引以為傲的一些文化價值亦在崩潰當中。

建制派奇形怪狀的論述

香港當然沒有緬甸的貧困和腐化,但多年來為了延續不民主的制度,建制同樣製造不少奇形怪狀的論述。以往左派工會說得出「工人要飯票不要選票」、商人把向工商界利益傾斜的制度說成是「均衡參與」、曾蔭權為了拖慢普選把文化大革命說成是「極端的民主」,凡此種種都見到專制政權均有扭曲事實的傾向,這會為年輕一代帶來怎樣的文化氛圍?

陳方安生參選,親北京元老點出她兩大罪狀:未經請示批評徐四民攻擊港台的言論和借出大會堂供法輪功辦活動。如果陳太真是因為這些原因與董建華甚至中央政府不咬弦,那她便是為了捍衛香港的言論自由、法治、寬容的精神以至一國兩制而弄得非辭官不可。今天陳方安生在民主路上跌跌撞撞,用昂山素姬的眼看過來,或者覺得她仍未放下身段,不懂得與群眾一起呼吸。但恐怕昂山素姬亦會覺得,陳太和她一樣,都珍視一個文明開放社會的核心價值,而且也為此付上了代價。

書目

作者:Aung San Suu Kyi

書名:Letters from Burma

作者:Josef Silverstein

文章:Burma’s Uneven Struggle

刊於:Journal of Democracy(Oct. 1996)

作者:Arend Lijphart

書名:Patterns of Demcracy

明報.2007年10月15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