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大學是實踐民主的好地方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20, 2007

中大近年多項政策都受到不少校友反對,國際化被指為放棄建校時的文化理想、斬樹開路被指摧毀校園的自然景觀、改變院長選舉制被指違反民主治校、處罰學生報被指打擊大學自由學風。這些校友有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畢業生,亦有那些跑到天星皇后抗爭的年輕人。這些反對聲音能代表多少校友沒法量化,但因為沒有太多校友願意站在校方立場發聲,這種「噪音」便足以令校方尷尬,甚至將大學政策拖跨。

我們怎樣看待這些批評的聲音?Albert O.Hirschman 寫了一本名叫《離棄、發聲與忠誠》(“Exit, Voice and Loyalty")的書,對噪音另有一番看法。他說在市場中,顧客對某件產品不滿,一般是會轉換另一品牌的產品,亦即「離棄」。假如顧客不另覓品牌而選擇向你的公司投訴,你應該好好珍惜這種「發聲」,因為這代表該顧客對你的品牌十分忠誠,不離不棄。

「噪音」源於關愛母校

早年中大的畢業生對母校的關切之情我是深有體會的,因為那時候中大高舉傳承中國文化的精神、實行四年制博雅教育、校風純樸、人文與自然景觀潤物無聲,學子在此初嘗從殖民地文化的桎梏中釋放出來的自在。這些畢業生對母校愛之深,責之切,實在不難理解。難得的是年輕一代的畢業生,在今天高等教育只談排名撥款、衡工量值的氛圍下,仍為求索中大精神而發聲,可見他們對大學教育的期盼之高,校方怎能對這些「噪音」不珍而重之?

也許是校方在過去兩年碰釘太多,又或者是校方真的想聆聽意見,最近中大就校園發展計畫向大學各成員進行廣泛諮詢。大學初步篩選了四家建築公司(夥同有發展大學校園經驗的國際專家),提交了各自的校園發展建議書。過往一個月,大學舉辦了三場發報會,讓這些公司代表向師生講解他們的設計概念,又在大學設展覽廳,讓大學成員可觀看設計模型和重看發報會錄像,並以問卷和網頁收集意見。當然,這種做法不能說是開風氣之先,最少特區政府在添馬艦興建政府總部一事已採取這種諮詢手法。但大學能順應潮流,放棄行政主導,改用這種公開透明的做事方式,實在值得讚賞。

尋求共識以理服眾

德國著名社會思想家哈巴瑪斯在他的《邁向理性社會》(“Toward a Rational Society")一書談到大學是實踐民主的最佳場所,並應樹立模範影響整個社會。對他來說,民主不單是少數服從多數的表決方式,我們應先在群體中尋求共識,直至無法達成才進行表決。而尋求共識的方法,是要讓參與對話的人不分地位身分,都有平等機會闡述觀點,以理服眾。哈巴瑪斯強調不同學科的人都應該超越自身狹隘的視野,參照其他領域的觀點,這種開放思維必須建基於一種自省的能力,而這正是大學須要提倡的精神,也是民主和理性社會的基礎。如果我們要把中大這次對校園發展的諮詢,變成一次校園民主的實踐的機會,我們亦應該參考哈巴瑪斯的意見,設法令中大的師生校友就此事有真誠和理性的對話,嘗試尋求共識。現時發報會和展覽的內容頗為技術性,許多人仍沒法真正掌握各建議的優劣,特別是當發展涉及到功能、保育、美感等眾多因素,沒有詳細的討論,師生亦難以形成共識。

因此,大學的教師員工組織、學生會和校友組織等,應舉辦一些論壇,邀請各方人士對校園發展的目標和方式交流意見,讓大家對中大應該發展出的精神面貌深入思考,才對四個計畫作出選擇。假如難有共識,便應進行民意調查甚至全民投票。通過這樣的過程,不單師生對建築規劃加深了認識,更提供機會讓他們共同思考中大的前路,那分歸屬感不是單靠硬體發展培育出來的。

星島日報.2007年10月18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