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實現普選宏願 三方仍需努力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一月 8, 2008

人大常委就香港政制發展作出決定前夕,親北京朋友奔走相告說有大好消息,但決定宣布後,泛民批評中央否決2012雙普選是事實,2017普選特首只是虛招,2020普選立法會更是一廂情願。民調顯示市民對決定的反應亦非常分歧,不少人贊成泛民堅持爭取2012雙普選,似乎中央要一錘定音,止息特區普選爭拗並未奏效。

人大決定最清晰的部分是中央的「兩個不要」和「一個堅持」。

第一,是不要太快實行普選─中央在2012要支持新人當特首,普選風險太大,2017年特首連任時實行普選較有優勢面對民主派的挑戰。此外,封殺2012普選亦可能考慮陳方安生的因素,2017時陳太已經太老。

第二,是不要行政立法普選同時進行,此舉為政局帶來太多不明朗因素。

第三,是中央堅持「行政主導」的重要性。

既然不實行同時雙普選,人大決定特首普選應先行,才推動立會普選。假如次序倒轉,中央擔心會出現「強議會、弱特首」,令特區管治陷入困局。人大決定2017 可實行特首普選,但沒有準確說明2020可實行立會普選,便是要觀察實行特首普選後特區的管治情。中央亦了解到功能議席和分組點票的安排大大減低了議會對行政機關的制衡,有利「行政主導」,所以對全面普選立會仍有戒心,這亦是再次規定立會直選與功能議席比例不變和張曉明為功能團體留下尾巴的原因。

這次人大決定最大的突破是說明2017可實行特首普選,一下子連親北京的陣營對此亦未能完全消化。特別是因為「決定」未有說明提名委員會的安排,各種猜想不脛而走,泛民部分人士已判定將是一個以高門檻篩選候選人的假普選。從各個渠道打聽,目前中央對此似乎未有定論。人大決定的第二點規定特首普選前的「適當時候」才向中央提交修改選舉方法的報告,曾蔭權又說任內主要處理2012年兩個選舉方法的修改,2017是否「真普選」的問題便會成為懸案,一直拖至下任政府才有答案。這種情會帶來三種惡果:

懸案的三種惡果
第一,無助減少內耗。

如果人大決定的精神是要就普選爭論畫上句號,免得特區為此繼續內耗,提名委員會的尾巴足以抵消「決定」的積極意義。

第二,不利各方作出準備。

假如2017年實行真普選,整個政治生態將會有深刻的變化。商界和親北京陣營將面對重大挑戰,必須及早準備,投入資金、儲備人才以建立執政班子。民主派再不能打「民主牌」,而要與對手鬥政策、鬥人才,泛民內部亦會因為社會政策的分歧重新整合。連公民社會亦可能因為實行普選而要重新評估與政黨的關係。譬如說當普選議題消失後,教會可能就同性戀權利問題更支持建制派的政黨。凡此種種都必須在清晰的普選時間表下方能催生,否則在2017假民主的猜疑下,將無法打破建制派沉醉於「政治特權」和泛民吃「民主老本」的墮性,而為普選的挑戰及早準備。

第三,妨礙2012政改。

不及早為提名委員會問題釋疑,增加泛民再次拉倒政改的可能性,亦令今年立會選舉再次陷入民主爭論的泥澤。

中央港府泛民 改變思維
要實現普選宏願,中央、特區政府和泛民三方必須改變一些既定思維和採取一些積極的行動,以誠意促進互信。中央方面應了解到只有一個有競爭的普選才能解決行政機關的認受性問題,而即使利用提名委員會排除泛民的參與,只要選民有票在手,中央同樣面對重大風險──市民可杯葛選舉令投票率偏低、可投白票抗議,甚至在票上寫上被排除掉的候選人,令選舉蒙羞。

中央既然走到此步,不如豁出去讓特區實行有競爭性的真普選。雖然說選舉方法的修改要過五關不能中央說了算,但中央仍可在此階段對2017普選的原則問題進一步說明。喬曉陽等人這次來港就何謂「普及」和「平等」的選舉此問題亦有不少補充說明,可惜他們只集中談選民資格,而沒有正面觸及候選人的問題。

我建議中央政府公開說明2017實行的普選,無論對選民與候選人的規定,將符合國際社會對普及與平等的定義。《基本法》45條有關提名委員會的安排,旨在確定特首候選人符合法律規定的資格和在社會上有相當的支持度,而非要排斥任何種族、性別、宗教以至政治信念的候選人。

特區政府方面,要在人大決定的框架下提出一套2012的政制方案,令人相信這是引領進入特首普選和全面普選立法會的中途站。有關2012特首選舉安排,如果要像05年政改建議般加入區議員到選舉委員會,這次應大刀闊斧全面取消區議會委任議席,而提名門檻要維持甚至低於原來八分之一的規定,以供2017特首普選「參照」。立法會方面,不能再像05年建議般的小動作,只增加幾個區議會功能議席和地區直選議席,而應該開始觸動現存功能議席,給各方面一個清楚信息─功能議席必須在2020年全面取消。現時坊間的方案無論是當年彭督的「新九組」或者是由功團體提名市民投票的「1+30」方案可能都不符合普選的定義,我建議特區政府用區議會功能議席分兩屆取締現存其他功能議席,為2020全面普選作準備。

泛民方面首先要轉變的是對中央絕望的心態,而敢於相信只要維持香港政治改革的勢頭,有可能將中央帶入民主的不歸路。政治便是實現不可能之事的藝術。現時無論中央或特區政府內都有一批較為務實的人主政,必須細心思考以何種方式回應人大決定以促進務實主義的抬頭。特別是2012政改問題,雖然只是一次「鳥籠改革」,但過程可能比實質的內容重要。假如泛民能與各方取得共識,將標誌覑泛民有能力從街頭走向談判桌,做到對立有時對話有時,此將影響2017特首普選的具體安排,亦是香港民主改革的臨界點!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