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陈健民:要学会和反对者 “共存”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四月 3, 2008

陈健民平和的面容下,涌动着对“公民社会”的热盼。
仰视 转型中的中国,构建和谐社会的中国,很需要公民社会。
平视 现在,就是需要第三角——“公民社会”的时候了。

■人物档案

陈健民

著名学者,香港知名社会活动家。美国耶鲁大学社会学系博士。自1993年起任教于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兼任中山大学社会学系博导,现任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公民社会研究中心主任。

曾出任香港廉政公署社区研究小组委员会成员、艾滋病顾问局促进社会接纳艾滋病患者委员会成员、第四届特首选举委员会委员、香港特区政府中央政策组非全职顾问。

■演讲预告

演讲人:陈健民

演讲主题:公民社会与和谐社会建设

时间:3月1日上午9时30分

地点:真善美书家(昆明一二一大街电大写字楼4层409室,云师大正门斜对面)

公交:10、96、64、22、84路,至云师大站。

一袭黑色的风衣,一副黑框眼镜,2月27日,刚从香港直飞昆明的陈健民还未落座,就先撂下黑色的双肩包,并将一双大而有力的手伸到了记者的面前。

此次赴昆,陈健民的日程安排得非常紧,其中包括3月1日在昆明举行的一场演讲。一个多小时的专访中,这位著名学者、香港知名社会活动家飞速而精确的表达,是90%普通话+10%英文。

“我系(是)香港人,从小在香港长大。”听说记者是两广人,也会说粤语之后,他兴奋地马上用粤语说:“想不到在这里,也有人能够听得懂粤语,很多大陆的学生都觉得粤语很难讲哦。”

观点一

“没有公民社会,西方资本主义会变成一股巨大的破坏力量”

美国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主席到中山大学演讲时,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一直无法忘记。他说:“如果没有公民社会,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可以变成一股非常巨大的破坏力量。”

我想,这句话对中国也有借鉴作用。为什么?我们建新中国差不多有60年了,改革开放也整30年了,我们发展市场经济、产业化、讲效率,结果是物质富裕了,但贫富差距在扩大,环境受到破坏……

我曾看到一个报道,说深圳一位打工妹,在工厂里累死了,这事怎不叫人难过?虽然这个报道很小,但仍让我心里非常不舒服。

我来过云南好几次,有一次,我走过一片很漂亮的地方,这个地方太美了,和我在美国念书时很喜欢去的一个非常出名的公园一样美,当地的农民却说,从前 比现在好多了!以前他们根本不敢走进来,是一个原始森林,很多树,因为过去砍树很厉害,倒下来的树比现在还高,几百年、几千年的树就这样砍掉了。这个农民 非常伤心,他一边走一边跟我说,现在再保护也没用,太晚了!

这么些年来,我一直看着国家经济高速发展,心里很开心,但我们在发展的过程中,付出了非常高的代价,有人说,如果把对环境的污染及其他的破坏加入计算,我们每年还有没有增长?不能否认,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因此,我们一定要发展公民社会,并通过公民社会,来建构新的社会规范和新的公共道德,使国家有一个平衡的发展,和谐的发展。这次演讲,我讲的就是这个话题。

观点二

“我们不能只坐在这里谈权利,参与也是责任和美德”

什么是公民社会呢?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由多元开放的民间组织所形成的一个公共领域。说到民间组织,对于西方来说,工会、商会、兴趣团体、同乡会、学会等等,这些不属于政府架构的一部分,都是民间组织。

公共领域指的是什么?就是为了一些公共事情,给不同的老百姓进行沟通、联系、行动的一个有形或无形空间。公共领域处理的不是私人问题,私人问题可以在家里处理,私人利益可以在私人公司处理,可是当我们谈到公共时,一定要超越个人的利益。

与我们一般说的民间社会相比,公民社会有什么不同呢?公民社会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文化的内涵。

最重要的文化内涵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对自由的看重。有了自由,个人很开心,对整个社会来说,也更有创造力。其次,我们不能坐在这里只谈自己的权 利,参与也是我们的责任和美德,我们强调互助、合作、友好,我们一定要通过参与公共领域的活动,为大众做一些事情。此外,公民社会讲宽容。社会是有差异 的,我的兴趣跟你的兴趣可能不一样,不同的群体走在一起,若要沟通、联系、行动、合作,就要学会宽容,接受社会中的差异。

公民社会讲宽容,最高层次就是政治上的宽容,有一句话最能表达政治上的宽容:“我可以不同意你的意见,可是我会用我的生命来捍卫你讲话的权利。”如果我不同意你,我就把你压下来,如果有一天别人不同意我,同样会把我的言论自由封杀掉,最后受害者可能是我,而不是你了。

观点三

“公民社会可以帮助政府做很多的事情”

可能有人问了,公民社会为什么这么重要?在当今这个社会里,究竟可以发挥什么作用?

它的作用真的很大。首先,它可以把人们组织起来参与公共事务,并通过沟通、对话,形成民间的价值信念,然后用这种价值信念去对照政府做的事情,是否 符合社会的核心价值?是否以民为本?同时,它能帮助政府做很多事情。现在我们谈善治,即良好的治理,但良好的治理,其实是一个三角平衡的治理模型。

首先一角是政府,政府要高效、有公信力,但政府做事情的成本太高,效率不一定高,因此,我们需要市场做第二个角。市场很重要,也很灵活高效,社会里 有什么需要,政府还未到,商人已经跑过去了。但市场也有问题——它惟利是图,不会照顾弱势群体。现在,就是需要第三角——“公民社会”的时候了,公民社 会,可以补充政府和市场做得不足、不好的地方,比如为弱势群体提供服务,就是公民社会很重要的一部分,弱势群体的自信提高了,就会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 不能总靠政府救助。

公民社会强调参与、互助,如果人们之间发展出一种互信互助的文化,可以低成本地帮助社会处理一些公共问题,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这样的社会,运作起来会特别好。

观点四

“建立和谐社会,首先要接受差异和矛盾”

现在的社会正在转型。以前的社会是相对整合的,有事可以找单位,单位成了一个最基本的社会组织,能把一些公共问题处理掉。现在随着改革开放,单位制 度渐渐“崩溃”了,我们处于一个“后单位时代”,很多公共问题,就需要附近居民、业主一起来处理。近几年,“公民社会”这个概念在中国内地开始热起来,原 因之一,就是公民社会强调的合作、参与,正好对应着转型中的社会,如何重新整合社会的问题。

今天,我们正积极地建立和谐社会。构建和谐社会,首先要接受差异和矛盾。对此,可以做的事情有三个:一是尽量缩小差异,不要令矛盾太尖锐,不要两极分化;二是要建立一个有公信力的程序来处理矛盾;三是要发展一种文化来缓和这种矛盾。

什么文化最有利于处理矛盾?当然是宽容的文化了,而公民社会强调的宽容、沟通,正好对应我们目前面对的价值多元、价值混乱的问题。它可以让我们学会 如何文明地跟别人辩论,或是协商妥协,从而建立一些新价值、新规范。开会时,我们可能会吵起来,但最终要解决问题,我们要学会接受差异,特别是与意见跟你 不同的人和平共存,做到“和而不同”。转型中的中国,构建和谐社会的中国,很需要公民社会。

公布领导电话 昆明相当有胆识

抑制房价,社会团体也可“帮忙”

云南信息报(以下简称云信):近一年来,内地CPI一直处于高位。经济学者易宪容说,高房价是推动CPI上涨的源头。您同意这个观点吗?在抑制房价 过快增长的过程中,您认为民间组织是否可以发挥作用?能帮助政府做哪些事情?

陈健民:我不是经济学家,但是,我个人认为,高房价给老百姓的生活的确带来 一些问题,也是影响社会和谐的因素之一。

现在内地房价很高,刚毕业的大学生,以及干了半辈子的工薪阶层,估计都买不起一套房子。过去,住房是通过国家分配,现在房子的商品化非常严重,很多人没能力买房子,这尤其是弱势群体目前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之一。

香港是个经济非常发达的城市之一,但很多香港居民租房子,有的是从政府那里买房子来居住,这一部分的人群,超过40%左右,而海外的情况是,第三方也参与进来,如非政府组织。比如,有一个组织,让失业工人来盖房子,而这一批房子的成本很低,可以卖给住房困难的弱势群体。

现在内地有些农村也有类似组织,我曾经去看过一处,叫“仁人家园”,目的就是帮助贫困农村建房子,给贫困农民提供无息贷款,以此来解决住房难的问题,同时也给政府减轻了不少压力,让慈善机构、社会团体都参与进来,或许对平衡房地产市场有一定的推动作用。

控制“艳照门”,公民社会有大作为

云信:最近一个多月来,陈冠希的“艳照门”事件炒得沸沸扬扬,可能您也注意到了。这个事件,让人们再次见识了互联网的威力,在培育、发展公民社会的过程中,您如何评价互联网的作用?

陈健民:互联网的普及,将好处和坏处都带来了。好处是,降低了很多民间团体的组织成本,比如时间、效率等,同时也减轻了政治风险。我们通过互联网, 在网上发起一个帖子,或者将贫困山区的农村孩子穿不起鞋、上不起学的图片,在网上一传,就会引起很多热心人士的关注。另外,公民可以通过网络参与到政府的 公共事务中去。

但是,作为一个社会学教授,我也注意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文化落差”。现在科技走得很快,制度文化包括道德法规却落后了,我们过去很少有机会处理明 星艳照问题,这些问题似乎很遥远,与我们没任何关系,可是现在,通过互联网,我们感到道德问题就近在眼前,隐私一不小心就暴露无遗,个人隐私面临着很大的 挑战。此外,法律方面也面临重大挑战。

今天是“艳照门”,说不定明天又有什么“门”。这个时候,“艳照”已经不仅仅是道德的问题了,它已经牵涉到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的生活已经受 到了威胁,政府如何控制、如何平衡隐私与言论自由也就成了当务之急。政府不要太多的控制,鼓励公民社会团体的自律行为,尤为关键。

内地学生望着香港老师发呆

云信:现在越来越多的内地学生到香港上学,他们在那边的情况如何?

陈健民:很多老师都倾向向内地招生,我们也鼓励优秀学子到香港读书。从前,到香港上大学的本科生,大概占5%左右,现在,仅我们香港中文大学争取在内地的招生就达到20%左右,研究生、博士生更不用说了,我带的博士生100%来自内地。

内地的学生都很努力,成绩也好,素质相当不错。但就是有一个问题——语言问题。如香港中文大学的很多老师,出生于香港,大多上课只能用粤语,所以很多学生听不懂,无奈,老师们只能换成讲英文,这又引起很多同学的反感,对老师的冲击很大,老师们的压力也大。

云信:以前来过云南吗?印象如何?

陈健民:来过云南好多次了。我非常喜欢云南,1992年第一次到云南,一下飞机就喜欢上了这里的气候、如画的大自然风景、淳朴民风。

这几年,云南发展得很快,几乎找不到第一次看到的那个痕迹了。城市发展了,随之而来的各种问题,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比如文化方面的平衡发展问题。丽江是我在云南去得最多的城市,丽江古城虽说保留下来了,但是几乎被掏空了,商店重复得厉害。

考核任用干部,应再加一个指标

云信:从3月1日起,昆明市政府全面推行无纸化办公,市政府及市政府办公厅下发的文件,将实行网上发文,原则上不再印发纸质文件;领导干部开会时,也要自带U盘拷贝会议材料。对此您怎么看?香港的无纸化办公,现状如何?

陈健民:推行无纸化办公的好处是环保,而且政府更开放、更便民、与市民距离拉得更近了。但不能忽视可能造成的“数码落差”。会使用互联网的只是一部 分人,对那些家里贫困、买不起电脑的,实行网上办公就显得不公平了。政府还是要多拨一些款项,在一些便民服务中心多放几台电脑,让更多的市民来使用,或者 是组织市民们参加一些电脑培训。

香港的无纸化办公,也是近一两年内推行起来的。从我自己的感觉来看,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对无纸化办公非常欢迎。

云信:看到昆明公布各级领导电话的新闻了吗?这件事,最近在全国轰动很大。

陈健民:(一脸兴趣)这些电话有人接听吗?

云信:当然有,目前来看,百姓的反响相当好。

陈健民:这是最好的。这说明昆明市委、市政府下了很大的决心,相当有眼光、胆识。香港以及内地很多地方,至今都没有拿出将所有领导的电话公布出去的决心,在香港,包括一些企业,公布出来的电话是没人接听的,市民投诉很多。昆明能够这样做,非常难得。

云信:刚才说到无纸化办公,您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环保”。您到过云南,您如何看待对云南的环保,是否有过担忧?

陈健民:是的,很担忧。人们经常用GDP等来衡量人类发展的指标,但是随着与国际的渐渐接轨,国家也渐渐考虑到了,要将绿色GDP与HDI(人类发 展指标)作为考核任用干部或衡量社会和谐发展的指标,这是一个很好的转变,方向是对的。这与建立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也一脉相承。

当然,我也希望,现在能够多增加一个指标,即将公民社会的建立也纳入进来,它对地方的平衡发展,可以起到相当大的作用。现在国家民政部已经建立中民慈善信息中心对这方面进行研究,我期待着这一天能够早早到来。

云南信息报‧2008年2月29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