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大學如何促進公民社會?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四月 14, 2008

台灣法鼓山正在籌備一所以人文關懷為本的法鼓大學。大學下設四個學院, 包括人文與社會科學、環境、藝術與公益。聖嚴大師說法鼓山只會支持而不會控制這所大學。因此,大學雖有佛教背景,但不是佛教大學,參與籌建大學的人士來自四方八面,包括一些天主教組織的負責人,可見其寬宏氣度。

為了探索未來公益學院的方向,法鼓大學籌備處舉辦一連串公益論壇,筆者有幸參與分享對大學如何推動公民社會的看法,提出大學最少可以有五方面的貢獻:

第一是孕育公民社會組織,參與社會服務和倡導改革。不少大學均鼓勵學生參與社會,好像中大的社工隊多年來在窮困地區修橋起路、中大校友會的「小扁擔勵學行動」支持中國貧困農村基礎教育。香港的大學生在70年代推動的中文運動和反貪污運動,更是帶領社會改革。

第二透過教學與研究支援公民社會發展。美國大學在六十年代便推動透過社會服務來學習的課程 (Service Learning Program),單以1999年計,便有37萬大學生參與其中。港大的Social Innovation Internship便包括派學生到非政府組織 (NGO)短期工作。這些課程不單為NGO提供人力資源,更重要的是培養學生的公民意識和組織能力。中大沒有系統性地推動這方面的課程,但如社會學系的暑期實習計劃,每年均派學生到大陸支援麻風病人NGO,除了在與世隔絕的麻風康復村中修橋起路通水溝外,更從事公眾教育,協助康復者融入社會。有部份香港學者亦會為NGO進行研究,以知識推動改變。

第三是作為社會創新的基地,實踐公民社會的理念。今天,連商界亦要談企業社會責任 (CSR),大學作為一個公共機構就更是責無旁貸了。 美國有179所大學簽署協定,會依據Fair Labor Association的檢查報告進行採購,確保向大學提供物資和服務的公司對勞工和環境有適當保護。在香港,港大規定所有涉及大學公款的飲宴,禁止食用魚翅,以保護瀕臨滅種的鯊魚。中大最近亦想推動「綠色採購」,鼓勵使用循環再用的物資,未知能否落實。除了CSR外,大學亦可為「社會企業」提供實踐的空間。大學有許多商業單位如超市、餐廳、書店等為師生提供服務。由於大學收取的租金較低,應可為社會企業提供更寬鬆的生存空間。中大由女工合作社經營的小食店便是很好的例子。可惜大學高層仍未完全認同這種理念,這類社會企業是否能生存下去仍是一個問號。

作為社會創新基地,大學亦應實踐前沿的治理模式,鼓勵公民參與。近年中大不時有學生與校友反對校園發展犧性自然保育 (斜坡過度修護、擴濶行人路伐樹),逼令校方修改發展方案並發表整體發展藍圖,諮詢師生校友。該批保育中大的校友學生,亦是在校園外保衞天星和皇后碼頭等歷史文物的中堅分子。從校政到社會,是有機的伸延。

第四是作為公共領域推動思辯型民主 (deliberative democracy)。哈伯瑪斯在他的《邁向理性社會》一書談到大學是實踐民主的最佳場所,並應樹立模範影響整個社會。民主不單是少數服從多數的表決方式,我們應先在群體中尋求共識,直至無法達成才進行表決。而尋求共識的方法,是要讓參與對話的人不分地位身分,都有平等機會闡述觀點,以理服眾。哈巴瑪斯強調不同學科的人都應該超越自身狹隘的視野,參照其他領域的觀點,這種開放思維必須建基於一種自省的能力,而這正是大學須要提倡的精神,也是民主和理性社會的基礎。

最後是培養公民素養(civility)。Edward Shils認為 civility包括公德和寬容精神,特別是尊重敵對方說話的權利。只有在這種寬容精神之下,公民社會才能讓多元的利益、價值和生活方式和平共存。大學的博雅教育/通識教育對培育這種寬容精神貢獻重大。博雅教育強調的批判精神不單反對盲目崇拜權威,還強調自省精神,超越狹隘的視野。從最早實行博雅教育的維珍利亞大學、柏林大學到香港中文大學,這種學風一直孕育人才在公民社會與傳媒中作出貢獻。但自從大學學制四改三並貫徹新學制背後的工利思維,這種自由學風已蕩然無存。

大學要肩負建設公民社會的使命,必須確保自由學風、促進社會關懷和提倡寬容精神。但今天大學漸漸淪為職業訓練場地、學科發展日趨專精、競逐資源和排名令大學日益工利,重視專門論文發表輕視人文素質的培養。大學治理以行政主導為傲,等級深嚴,缺乏平等對話的氛圍,何以推動思辯式的民主? 前哈佛大學本科部主任Harry R. Lewis概嘆當前的著名大學都是 “excellence without a soul”。誰曉得這種發展趨勢亦從根本上損害著公民社會的成長。

星島日報‧2008年4月11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