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展現公共知識的舞台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12, 2008

陳健民:北上的民間學者

梁﹕梁款 馬﹕馬傑偉 陳﹕陳健民

梁﹕在這系列的訪問中,有不少朋友都對「公共知識分子」這名稱感到不自在。但我見你的個人網頁上,正正就出現這名字。

馬﹕是你自己認同的身分嗎?

陳﹕這大概是我在參與高等教育界選舉委員會選舉時,同學給我寫上網頁……我連如何upload也不懂(眾笑)。不過,那應該都是我當時同意的寫法,但其實我對這身分也有疑問,尤其是我過往一年在香港「靜」了不少。我認同以知識介入社會,與社會對話,促進改變。我不是只為學院而生存,我是為社會生存。

近來我有一半時間在內地從事公民社會的活動,諸如培訓及尋求機構支持。可能是年紀罷,我覺得要清楚自己能否做有所成,關注的問題要經常掛在嘴邊去推動,從而產生社會改變。故此這幾年來,我在香港只講民主;而在大陸推動公民社會,於當地不斷談論這概念。

梁﹕你在○三年爭取普選時都很積極投入。

陳 ﹕在○三至○五年之間我十分積極,差不多每周撰文一篇,參與集會、「搞」組織,例如民主發展網絡,很想以當時社會的勢頭推動民主。其實我沒預計自己這麼快便參與爭取民主的活動,當時仍打算「乖乖地」多做幾年教授才投入社會。雖然○三年的大風浪打擾了我本身的計劃,但覺得人生有這機會,便盡力一試罷。不過我並不樂觀,也不覺得香港○三年的熱情能一直持續下去,特別當曾蔭權上台後,我便感到時勢會回復平常。故我希望民主派的朋友能較現實地「收割」,在有利形勢下寸土必爭,在○五政改方案的取態也與泛民的主流不同。在○五政改之後,我慢慢覺得香港的格局暫時不會有太大轉變,故此便把精力投放於中國。

馬﹕你覺得中國公民社會這概念與組織,能否與香港相通?

陳﹕相通﹗中國的公民社會也受我們的影響。綠色和平、樂施會等對推動內地公民社會發展很重要,它們都以香港為基地;我在大學也成立了公民社會研究中心,於內地出版《民間》雜誌。香港已有朱凱迪等一大班朋友在從事公民社會活動(眾笑,包括朱凱迪);但在內地,則連公民社會這概念也受到不少打壓,較香港更需要有人以學者的身分推動發展,讓公民社會活動不會很容易便被歸為激進分子。故此我覺得自己在內地有很多事要做,以學者的身分說明「公民社會」及相關概念的重要。

馬﹕但我覺得香港的公民社會在思想層面方面,諸如理念及其與社會關係的處理,仍然較弱。

陳 ﹕我們去年進行了一項公民社會指標研究。調查結果顯示,香港公民社會於思想發展上與全世界公民社會的主流最貼近;我們最弱的一環反而是結構部分,例如市民有否一套制度持續地參與公民社會組織、成為會員;有否持續地捐款等。香港公民社會在結構方面則不如於西方較成熟的公民社會:在加拿大,部分人甚至會只上半天班,以騰出時間參與公民社會活動,投入的精力與時間遠多於香港;在台灣,有幾百個基金會,他們的商人願意捐出大量款項予公民社會。相對而言,香港商人的捐款不多,公民社會則十分依賴政府,服務機構對政府撥款的依賴度更可高達百分之七十。故此香港公民社會談的理念其實很接近西方,諸如可持續發展、環保等;但基礎結構其實不穩固。

梁﹕有說法指香港作為公民社會,十項指標當中,有九項不行,但有一項則十分在行﹕民意政治,人人當義工去「開咪」,以媒體發聲「壓」政府。

陳 ﹕哈貝馬斯也批判公民社會成了利益爭取的場所,而非以理性對話影響公共政策,我也覺得當代的公民社會是被扭曲了。我明白弱勢群體爭取權益時需要靠「大聲」,但我其實害怕「大聲」的,也希望社會能有另一種聲音。是故我寫文章總是較平和、較「悶」;要「好睇」、「發聲」的文章,社會上已有很多人寫。

問﹕梁款
任教於港大社會學系,愛講的香港故事是黃霑Sam Hui周星馳和菠蘿油王子。學術論文署名吳俊雄,專欄筆名梁款,不時被人叫錯Dr Leung

問﹕馬傑偉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近年開始游走大中華做研究,升正教授兩年但對稱謂過敏,又不想被稱文化人。現時三日內寫出一本小說的他,念中三時試過全班作文最低分

答﹕陳健民
中大社會學系副教授。念書時活躍於學生運動,有豐富前線的社工經驗,二千年初與其他學者並社會人士成立民主發展網絡,積極參與政改討論,近年戰線轉移關注內地民間社會

編輯 楊泳森

明報‧2008年10月12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