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寂滅為樂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二月 4, 2009

聖嚴大師2月3日下午圓寂. 遺言要求不發訃聞、不傳供、不築墓、不建塔、不立碑、不豎像, 一切禮儀以簡約為莊嚴, 連紀念集也無需出版. 與他遺言所附的末後說偈:「本來沒有我,生死皆可拋」  遙遙呼應.

去年曾到金山的法鼓山, 已聞說大師身體轉壞. 大師臨終前仍籌建法鼓大學, 他說法鼓山只會支持而不會控制大學, 我看見籌委會成員有非佛教徒, 更有耶穌會修士, 就覺得大師氣量很廣. 大學設人文, 藝術, 環境和公益四個學院, 無論學生屬於那個學院, 都應該具備四方面知識, 方能安身立命, 造福人群. 可見大師的視野.

聖嚴大師靈堂只掛一幅輓額, 寫上「寂滅為樂 」, 可謂豁達大度. 以前讀 William Haxlitt 的 “On the feeling of immortality in youth", 很有同感. 年青就是有不死之感, 才會勇於改變一切. 但年紀漸長, 愈能體驗生命的偶然性, 甚至開始用同理心去閱讀一些自殺的新聞, 將年青時理葬了的叔本華再次喚醒.  但即使理解到死亡可能是對一些無法承受的苦痛的解脫 (看電影<蘇菲的扶擇>最後一幕那銀色的月光灑在逝去的怨侶身上便能感受), 如今竟以寂滅為樂, 仍非我等凡夫俗子所能體會.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