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治理新思維:政府推動企業社會責任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八月 17, 2009

日出康城周邊究竟是李嘉誠說的「心曠神怡」還是陣陣惡臭,是近日城中話題。香港人傾一生財富買樓,多數未能確知樓花建成後的實用面積、景觀、噪音程度、周邊的發展規劃,更莫說推開窗會聞到什麼味道了。港人中既有追捧這些大地產商為超人股神,但痛恨他們用縮水樓、屏風樓掠奪民脂和破壞生態的亦大有人在。明白這種潛藏的不滿,才能了解年前的梁展文事件何以引發政府民望急速下跌。港人明白在資本主義下資本家專橫跋扈是為常態,但市民亦期望公務員能作為香港良心加以制衡。但當港人目睹警隊一哥和眾高官退休後一個個投靠地產商和大企業,「官商勾結」的指控自然揮之不去。

未正視官商勾結 民望谷底徘徊
去年政府施政報告未有正視這個問題,至今政府民望仍然在谷底徘徊。如今政府又就新一年的施政報告諮詢意見,如何能找出核心問題對症下藥?筆者認為洗脫「官商勾結」的惡名,重建政府公正的形象是當務之急;而透過推動企業社會責任,既能減少社會矛盾,又能激活公民社會,帶動社會創新。

要洗脫官商勾結的惡名,一方向可從立法入手,訂立最低工資和公平貿易法。但觀乎工商界牴觸的情緒,只恐立法過程曠日持久,出台條文不溫不火。另一進路是由政府推動企業社會責任,這種做法強調自律和跨部門合作,商界較易接受,而且能擴大政府的認受性基礎。

簡單來說,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是指企業在法律要求以外,進一步改善環境和造福社會,特別是在投資、生產、採購和銷售過程中要注意保護勞工、環境和人權狀況。過去十多年,西方不少國家都意識到單靠政府已經無力應付眾多的社會挑戰,而認為良好治理是要靠政府、商界和公民社會三方協作,而合作的模式不少是透過由政府推動企業履行社會責任,從而支持非政府組織(NGO)的發展。具體來說,協作的模式包括4個層面:第一是確定目標和合作的理念,一般會由政府連同商界或公民社會發表一個宣言,近年針對的問題主要是社會共融、就業和社區更新等問題;第二是建立協作平台,包括政府內的跨部門協調平台和連結政府、商界和公民社會的跨領域平台;第三是制定策略,包括以立法或公共政策推動企業社會責任、向企業或公民社會提供資源和透過設立獎項與政府以身作則,宣揚企業社會責任的重要;第四是促進NGO的能力建設,令它們更有責任感和能力協助解決問題。除了改善設備外,還包括培訓、評估和提高問責性。

英國是推動企業社會責任和三方協作最突出的一個例子。早在1998年,英國政府和社會服務界代表簽訂「契約」(The Compact),表明NGO不單是公共服務的承包者,更是政府的伙伴,共同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而通過1999年的「社區新互利協議」和2001年的「社區更新新承諾」(New Commitment to Neighborhood Renewal)將目標訂為更新貧困的社區。

將商界捲入更新運動
英國政府有意識地將商界捲入這場更新運動。早在1982年,英國已成立「營商為社區」組織,推動企業與社區合作,包括為社會需要提供融資、鼓勵企業員工從事義工和借調企業專家到社會服務組織工作。在社區更新的承諾下,地方政府邀請企業和NGO代表成立「地區策劃伙伴合作」,共同減低88個貧困社區的失業和犯罪率,提升其教育、衛生等公共服務的質素。政府內部亦成立多個協調平台,其中一個是「活躍社區組」,負責協調各部門與NGO相關事宜和諮詢NGO 對新政策的意見。政府更從商界中聘請10位「中介人」,負責在社區和企業之間建立連結,向企業推銷特定社區更新計劃的商機。

在策略方面,英政府立法規定所有地區行政機構必須諮詢社區內的相關群體共同制定發展策略。政府亦設立20億英鎊的社區更新基金,並以「社區投資稅務減免」方式吸引商界向貧困地區投資。政府每年贊助「營商為社區」頒發卓越獎給積極參與社區的企業,並以身作則設立「企業社會責任部長」,政府在向商界採購物資或服務時一般都會加上社會責任條款。

在能力建設方面,英政府成立Futurebuilders Fund提升NGO的設備,亦額外投放資源支持專業培訓和透過慈善事務委員會支持NGO有更完善的問責制度。通過政府推動商界投資貧困社區和提升民間組織的能力,一些原已衰落的工業城市(如布里斯托、里茲、利物浦、曼徹斯特、紐卡斯等)無論從治安、就業、升學率等各方面都有明顯改善,連高新科技、文化和創意工業等亦在這些城市發展起來。

根據筆者有份參與的「公民社會指數」國際比較研究所得,香港的大企業的社會責任表現可謂強差人意。社聯推動的「商界展關懷」和政府的「社區共享投資基金」都有很好的意念,但仍需更強的政策和資源配合才能產生像英國般的效果。想一想,有一天香港政府能推動地產商做到:

  • 確保建築承包商減低工業傷亡和保障建築工人的工資和賠償;
  • 減少建築廢料、採取更環保的建築方法和材料、減低住戶能源消耗量;
  • 規劃與建築考慮對當地的文化和生態的保育;
  • 消費者在購買樓花時已清楚知道樓宇實用面積、景觀、噪音分貝、能源消耗量和周邊發展規劃;
  • 回饋社會,成立更多基金會支持文化、藝術、環保和其他社會服務團體的工作。

若能如此,香港人的怨忿和對官商勾結的指摘應該會隨覑企業社會責任的提升而減退。曾蔭權的施政報告在經濟掛帥以外,能有多一點想像嗎?

延伸閱讀
研究機構:香港政策研究所
研究文件:三方合作研究:國際經驗基準調查

Governing by Network
作者:Stephen Goldsmith、William D. Eggers

明報.2009年8月17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