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知難而進:選擇對話是要對歷史負責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四月 27, 2010

特區政府於4月14日發表了政制改革修改方案後,大家對方案的內容都十分失望,而且覺得對話才剛開始就被打斷,大有給打了一記耳光的感覺。隨之而來的,有嘲笑普選    聯太天真、太傻,是一廂情願要嫁入豪門的小女星,亦有勸喻普選聯回到「與法西斯政權抗爭到底」的路上。面對這樣的形勢,我們必須思考,在對話以外,我們是否能選擇一條更好的路線?

三條民主化的路徑和當代經驗

今天我們處於歷史上的第三波民主浪潮,從上世紀70年代中至今,已有超過六成的國家實行民主政制,這是歷史上從來未出現過的高位。研究此浪潮的學者發現,當代民主化主要沿著三條路徑發生:

1. 從下而上以人民力量推翻專制政府;

2. 從上而下由政府內的改革派推動民主化;

3. 上下互動由政府內的改革派與反對力量的溫和派在長期鬥爭後,以對話和協商方式帶動民主化。

以革命帶來民主的國家往往是貪污腐化和嚴重違反人權,人民持續抗爭甚至武裝起義,但最終的成功有賴統治集團(特別是軍方)的分裂。而由政府推動民主化的國家並非沒有反對力量,只是建制內的改革派處於強勢,他們或者因為不想再用高壓統治加深社會矛盾,或者因為對自身信心十足,便主動開放政權。而以上下互動的方式民主化的國家,都是因為人民力量不足以推翻專制政權,而建制內的改革派又不願意啓動民主化,雙方僵持不下、造成內耗,最終要以協商談判方式解決問題。學者發現當代只有少數國家是單靠人民力量成功爭取民主,絕大多數是通過後面兩種方式實現民主的。而我個人的判斷是,香港較接近上下互動民主化的處境,因為我們缺乏持續劇烈抗爭的條件,而中央和特區政府亦欠缺推動民主的決心,必須要在又拉又推的過程中進行改革。

對話的條件和過程

互動型的民主化要能成功,有賴建制內的開明派和反對派內的溫和力量對形勢有新的認識。開明派明白到不可能消滅反對派,如果不進行談判,反對力量只會變得更激進,開明派便會在建制內承受強硬派更大的壓力。而溫和民主派    要認識到反對力量的局限,必須借助建制內的開明派去推動改革,因此要適度調節抗爭行為,創造對話條件。建制內的開明派和溫和民主派最難轉換的思維,是把對方視為政改中的伙伴——因為在整個政治光譜中只有他們還有一絲希望達成協議,建制中的強硬派和反對力量的激進派只會鬥個你死我活。因此,開明派與溫和民主化必須採取步驟鞏固對方的政治基礎,而非習慣性地互相抬槓。

南非的經驗

許多人都對當前的局勢感到沮喪,但今天的香港應該不比1985年的南非來得惡劣。那一年,黑人解放運動領袖曼德拉已被監禁了22年,黑人繼續武力抗爭、國際社會繼續制裁南非、白人卻仍牢牢緊握政權,一切好像已失去希望。但亦是這一年,曼德拉寫信給白人政府,要求就南非的前途進行談判。談判的過程是漫長和艱巨的,至1993年多黨論壇達成普選的共識,前後用了8年,中間因為雙方互信太低,大家都希望對方先行一步而陷入僵局。此外,建制內的右翼分子和黑人中的一些族群亦策動各種衝突令談判幾乎崩潰。但曼德拉清楚認識到鬥爭是為了談判,既然上了談判桌,就不會隨便退回到暴力鬥爭的道路。因為他堅定的信念、適時調節抗爭與對話的策略,令南非走上和平民主化之路。如果連種族仇恨深重的南非都可以做得到,誰敢說對話不能為香港帶來民主?

香港的處境和歷史的抉擇

普選聯已發表了政改建議方案,除了符合普及與平等原則外,方案更充分尊重基本法和人大常委的決定,而且為工商專業界提供均衡參與的機會。普選聯更透過各種渠道與建制派、特區和中央政府溝通,釋出善意。但政府在宣布一個令人失望的修改方案,普選聯唯有呼籲市民在5月2日上街。假如北京    沒有進一步的回應,對話在這階段便告失敗。

我是主張在充分修改現有的政改方案下,再加上對終極普選的進一步說明,盡量通過方案,為的是開啟泛民與中央政府的良性互動,解決更艱巨的政治問題。但如果現時的修改方案便是最終方案,普選聯唯有建議泛民否決議案。有來自北方的朋友問我,難道拉倒方案會更有利於促成普選嗎?我當然不希望見到再次拉倒的局面,我相信拉倒後整個社會將陷入一種絕望的情緒,各方互相指摘,市民會對政治更加厭倦,普選聯一些黨派被迫走向激進,年輕一輩的社運分子會更投身情感政治,甚至暴力,香港的管治困境就更深重。這樣的處境對民主化是好是壞?我們的知識未能提供我們一個水晶球,但的確有可能是當管治徹底潰爛時,各方才認識到必須用對話來解決問題,此之謂「物先腐而後生」。但這並非我們願意見到的。我們能夠做的,是在這一刻開拓一條帶來最少創傷的改革之路,那就是通過及早對話,促成這次政改。

對話是艱難的,普選聯現在是知難而進。我們沒法預測結果,但我們只知道走上這條路是對歷史負責任的決定!

(按:本文為4月25日普選聯團結大會上的發言)

明報.2010年4月23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