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南非曼德拉與德克勒克的對話——政治妥協需要勇氣和智慧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六月 17, 2010

喬曉陽先生最近兩次就特區政改的發言,說是回應普選聯的訴求,但愈講愈令人擔心香港未來實行的會是「有中國特色的普選」。中央既釋出善意與民主黨破冰,但就普選的安排就一步不讓,究竟葫蘆裏賣什麼藥?

有說是政改要走「五部曲」,法律上限制了中央沒法進一步說明2017 普選特首和之後普選立法會的安排。這都是技術上的藉口。人大常委07 年的決定只說在「適當時候」就普選進行詳細的安排,那怎樣才是適當的時候?

從特區的角度看,愈早將普選的安排說明,愈能減少爭論,令各方及早作出準備(商界向政黨投入資源和人才,泛民放下道德光環與建制派鬥政策、鬥人才),有助促進更健康的政治生態。憲法的功能是提供一個穩定的框架讓社會發展,政治改革不就是要建構這樣的框架讓社會停止內耗嗎?

南非民主化如何打破僵局

現在爭論「普及」和「平等」的定義都是口水戰,問題是要不要用民主制度來治理香港的問題。如果要民主,就聽聽耶魯大學Robert Dahl 教授說,民主涉及「參與」和「競爭」兩方面,前者以普選來體現,後者則見諸於多黨制。如果2017 年用提名機制限制真正的競爭,就算你用人大釋法強把這種大陸的「普選」說成是符合《基本法》對普選的規定,只會將爭論從法院移至街頭,香港的政治鬥爭只會綿綿不絕。特區政府多次轉達了中央對「適當時候」的理解:2017 年普選的安排由2012 年產生的特區政府去處理,而2020 年的安排則由2017 產生的政府去處理。這種「摸石頭過河」的做法自然令普選路線圖落空,更反映中央認為改革的風險太高,寧願頂群眾壓力都要把問題拖下去。究竟在民主化過程中,如何能突破這種困局?讓我們先重溫一下南非民主化談判中出現過什麼僵局,看有什麼示。

1985 年曼德拉寫信給白人政府提出對話後,白人政府的善意回應是給曼德拉在獄中多點人身自由,種種花草。當時白人政府最不能接受的兩件事情,是曼德拉領導的ANC 的暴力抗爭手段和其與共產黨關係過密。為了促成對話,曼德拉向政府說明ANC 並非受共產黨控制並表明ANC 要建立的是有非洲特色的資本主義。但曼德拉要求政府先取消種族隔離政策才願意放下武器,更不會接受以放下武器為獲釋和談判的條件。這是第一次僵局。

暫停武力創造協商氛圍

直至1989 年德克勒克取代博塔成為南非總統,曼德拉才有機會與政府的秘密談判委員會多次私底下接觸,最終政府決定釋放包括曼德拉在內的所有政治犯,但正式的談判仍然沒法展開。一方面ANC 仍然有激進力量認為要繼續以鬥爭方式推翻政府,另一方面白人政府亦擔心一旦取消種族隔離政策和實行平等普及的選舉,黑人會以多數力量欺壓佔少數的白人。德克勒克希望建立一種讓白人有否決權(minorityveto) 的共治模式, 而非一種黑人的多數統治(majority rule)。部分的白人對德克勒克的改革路線持激烈反對態度,不惜一切想阻撓談判,談判出現第二個僵局。

打破這種僵局的是ANC 一位元老Joe Slovo,他主張ANC 暫停武力鬥爭以創造一個協商的氛圍,並且要向德克勒克的支持者證明德的改革路線會帶來更安全和諧的社會。曼德拉最終接納了他的建議,要鞏固而非摧德克勒克的統治基礎,以短暫的妥協換取良性互動,終於打開了正式談判。為了解除白人對「大多數人的暴力」的擔心,Joe Slovo 提出一個團結全國的過渡政府安排(1994-1999),容許任何在議會選舉中取得5%議席的政黨可加入政府內閣參與共治,此外特赦舊政權的警政人員和保證公務員順利過渡。德克勒克和曼德拉在1992 年9 月26 日終於坐下來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接受一個民選的議會。

中央並未解除最基本憂慮

回頭看特區的政治困局,中央與民主黨雖然開展了歷史性的對話,但中央一些最基本的憂慮並未解除——假如民主派通過普選執政,如何保證特區政府會履行保護國家安全的責任?在涉及到台獨、藏獨、疆獨等問題上會否與中央保持一致?引申而來的是支聯會、23 條立法、與台灣民進黨和英美政府關係等問題。如果在這些問題上泛民與中央無法取得基本的互信,就好像南非ANC 與白人政府就暴力抗爭與共產主義問題未能尋求共識時,很難想像對「終極普選」問題的談判能有重大突破。

死抱特權只會帶來亂局

此外,香港的利益集團亦是像南非的白人一樣想擁有議會中的否決權,所以誓死維護功能團體選舉和分組點票。如何提出一種過渡安排令工商界有充分時間面對變局,亦是突破僵局的關鍵。普選聯的政制建議已認真照顧到「均衡參與」的原則,現在是看建制派內有否開明的力量,明白到死抱特權只會為香港帶來亂局。我還記得在1987 年獲尤德獎學金時,尤德夫人頒獎後問我贊不贊成八八直選,我說我同意,她卻說應該給工商界更多時間作準備,91 年直選會較好。轉眼20 多年,工商界卻仍然未準備好迎接普選,這種僵局還要延續多久?

民主黨在拒絕參與公投後,在冷嘲熱諷的情下推動對話協商,其實政治風險非常之高。而在江澤民的影響力未完全消退的情下,中央願意和有支聯會背景的民主黨和普選聯成員同對話,亦要有相當勇氣。但由於雙方的差距仍大,各方不應有過高期望可在短期內化解分歧。現在最重要的是維持對話不要終斷,而此則繫於雙方能否就2012 政改尋求到妥協點,那可真要一點智慧!

明報.2010年6月14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