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在兩翼夾擊下耐心打造民主 ——回應馬國明的批評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九月 28, 2010

九月六日我在此欄發表一篇【不安世代與威瑪文化】,借威瑪共和下年輕人的躁動反映一個不安的時代如何生成兩種文化心態 – 表現主義和新客觀性,而最終因為對民主制度失去耐性而走上民粹之道,引來更大的悲劇。寫文章的原因,當然是希望香港在同樣不安的氛圍下,保持清明的頭腦。

Peter Gay認為納粹老早就打年輕人主義,尚未有投票資格或馬上就有投票資格的年輕人都是強大潛力的支持者,這兩批年輕人都渴望行動 – 任何激烈的行動。而只要看一看走中間路線的社會民主黨的黨員組成,便發現只有8%是在二十五歲以下 (1930年數字),可見斷層問題的嚴重。年輕人都搶先投入到熱血的右翼陣營。

但年青人的躁動只是結構衝突的表徵,戰敗的民族屈辱、失業通賬、初生的民主制度設計上的失誤(行政立法過度相互制衡)造成的政局不穩,才是不安的來源。威瑪共和結束後流亡海外的法蘭克福學派學者佛洛姆則認為,造成德人 “逃避自由”更根本的原因是 “兩個革命” 令人失去了安全感,轉而在民粹和民族主義中尋求一種虛假的結合。第一個是伴隨著資本主義而生的工業革命,使人在傳統農業社會的集體生活中解放出來,卻在異化的工廠和疏離的城市生活中變得孤立無援。第二個是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將人從舊有的天主教會釋放出來,憑自己的信心直面上帝。新教要求人對上帝更徹底順服,無形中人易於被權威控制。

對於這些結構衝突,馬國明 (見9月12日明報文章)或者認為當年社民黨能夠支持而非鎮壓羅莎盧森堡在一九一九年發動的工人起義就能將問題解決,亦能避過期後納粹主義的興起。不過革命亦要有客觀條件,社民黨的支持是否就能促成真正的社會主義革命,有待歷史學家爭論。即使羅莎盧森堡的理論肯定「自發性」的重要,不少學者認為她根本不贊成那場冒進的起義,只是革命既然發生了就不得不支持到底。而我相信有更多人和我一樣懷疑: 即使那場革命成功了,就能解決上述結構問題嗎? 羅莎盧森堡雖然批判俄國的布爾什維克政權,但她始終相信要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從期後蘇聯和東歐各國的經驗看來,革命更有可能為德國帶來一個反民主的國家社會主義政權!

今天回顧歷史,發覺當時冒起的“新客觀性”思潮實在值得欣賞。那些學者和文藝工作者一方面理解到人們浮躁不安的合理性,卻頂著情感澎湃的叛逆風潮,忠告大眾: 除了耐心地打造民主制度,並以漸進的方式建立社會主義,別無他途。只是理性的改革思維能戰勝左翼革命思想,最終卻敗於右傾的民粹主義。

我非歷史學家,但讀社會學的人難免思考那個孕育我們學科的威瑪時代。而我深感在後工業時代的香港,年輕人不單面對所謂經濟轉型失敗的創傷,而是整個經濟體系的不穩定性 (連公務員都是合約制,在企業工作更是顛沛流離)和後現代家庭的土崩瓦解,佛洛姆所言的安全感缺席就更加嚴重。亦即是說,今天有更佳的土壤生成民粹主義,我們怎能不時刻警惕?

馬國明既認為社民黨企圖在資本主義內透過民主方式建立社會主義是要不得的 “修正主義”,亦是威瑪共和核心問題所在,對民主黨和普選聯的漸進改革路線怎不痛恨? 更何况民主黨究竟有幾多社會主義的理想亦是一個疑問。對此,我只能夠說,大家的agenda其實不同。最少我認為目前最重要的是打造民主制度,其他都是後話。在民主運動中,左中右的社會思潮都有。

不過馬國明的批判最少讓我們看清今天在香港走温和民主化路線,要面對的是怎樣的一個形勢。在這條路線的右面,是基於貪婪或恐懼而擁抱特權的人; 而在這條路線的左面,有部份人關注的根本不是民主制度建設的問題,或者說相對於動員群眾向資本主義宣戰來說,民主化是次要的。而那些批評民主黨妥協太快、爭取的空間不夠等的論者,其實都是在中游地帶。

我們活在不安的世代,但需要的卻是一步一脚印爭取民主,然後以更大的耐心打造一個能實踐分配正義的制度。走在這條路上,要防左又要防右,與兩翼要對話亦要辯論。“真正的進步端賴木匠按部就班的工作,鐵匠拿着鐵槌不停敲打,還有商人的仔細算計等等。這些人才是真正的革命者。”新客觀性論者如是說。

明報.2010年9月21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