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回應黃國鉅 “威瑪青年與香港青年——與陳健民商榷- 香港雜評”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九月 28, 2010

感謝黃國鉅於9月26日明報回應我早前於同報寫有關不安世代與威瑪文化的文章。黃文雖是與我商榷,但我卻贊同文內不少論點。此話怎說?

先談 Peter Gay這本書。我最早讀這位耶魯歷史學家的作品是 Freud: A Life for Our Time。後來再發現他著述有關佛洛依德的書還有好幾本。Weimar Culture: The Outsider as Insider是他1968年的作品,明顯是用佛洛依德的思路套入歷史,當然像任何的學術作品一樣引起爭議。他以表現主義作為一種「弒父」的時代精神,反映年青人對舊世界的不耐煩; 而用父親的復仇來形容「新客觀性」 (黃認為譯為「新事物性」較佳) 思潮的興起,標誌著理性和漸進思維對熱血和狂亂的回應。此書期後再版時,Peter Gay並無作出改動,恐怕他覺得這種詮釋還是有其意義。

我們以古鑒今,自然得出一系列可比較與不可比較之處。我寫「不安世代」一文時,基本上就肯定了黃文所指,今天青年人是面對一個閉塞的制度進行抗爭,與在民主政制下的德國青年關注的議題自然不同。但兩個時代相似之處,是年青人對舊有的政治秩序、倫理、組織和人物表現的不耐煩,走向激進。但因為歷史上許多革命激情帶來的是事與願違的後果,覺得自己有責任提出忠告。

我對近年的保育運動一直持正面態度,好像保衞囍帖街的青年參與、居民與專業人士提出「民間啞鈴方案」等,我都認為是有節有理的群眾運動。但在政改一役中,我目睹部份人士將公投運動「圖騰化」,漠視泛民內部的溝通和學者提出的種種質疑,强行上馬之餘更以此作為政治道德的分野,不禁令人警惕政治「原教旨主義」的興起。因為我相當了解民主黨和普選聯成員在開展對話和爭取顛覆傳統功能議席付出的努力,當我讀到一些青年導師以血思考的言論和親歷群眾瘋狂咒駡一些泛民前輩,難免令我夢迴威瑪共和。

因為以前已寫過不少分析香港民主化必須要在「施壓」和「減低改革風險」兩者取得平衡的文章,不想在這裡重覆 (如練乙錚所說)「兩翼齊飛」的觀點,去反對單講抗爭哲學。但如果可以讓我再「胡拉亂扯」,我會談到我們國家的歷史。林毓生寫的【中國意識的危機】讓我們看到和威瑪共和一樣燦爛奪目的中國新文化運動的另一面,便是「徹底反傳統」的思潮。這種思潮背後是一種强烈的焦慮感,令最終所有的改良思想必須讓步。陳獨秀如何由原來提出「德先生」的五四悍將,最終成為中國共產黨創始人這段激進化歷史值得我們好好細味。這也是關係到我們如何思考今日中國和香港的問題。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