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華叔、社運與生命的啟迪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一月 20, 2011

悼念華叔

華叔逝世,會辦幾場追思會。我肯定會出席維園那一場,因為我是在那裏第一次聽他演說。沒有那一次的經歷,我不會走上社會學之路。

那年是1978,我在中學當學生會主席。不是因為我品學兼優,而是因為我沒有考入大學的希望,便把時間花在籌備校慶、運動會等活動上。誰知金禧事件便在那年爆發,一位入了中大的師兄跑到我們中學門口派單張呼籲支持金禧師生的抗爭。「你既然是學生會主席,應該對此事有個立場!」師兄向我發出挑戰。我一臉茫然跑去請教師長,換來一句:「這些都是搞事分子,不要理他們!」

在維園聽司徒華慷慨激昂發言

我心有不甘。那個星期天,我拿師兄的單張,決定到維園參加我人生第一次群眾集會。為了掩父母耳目,我帶了兩個弟弟到維園參加寫生比賽,然後獨個兒溜進涼亭旁的草地,聽司徒華慷慨激昂的發言。我覺得他有節有理,深受打動。

那晚一夜無眠,猶豫於相信師長還是相信華叔,更苦惱自己沒法為此事下個判斷,如何能進入社會工作?那一刻,我下定決心要考進大學。因為我對社會無知,所以我要讀社會學,而最重要的是我要訓練獨立思考能力。

大學畢業後我從事社區發展工作,在社運圈中再次遇上華叔。他給我最深的印象是他的然正氣和戰略思維。因為重組織和紀律,在許多社運的聯席會議中,他和一些社運核心都會小心部署執委的選舉,對公眾集會的台上發言亦往往作好事前安排。當時一些激進分子因為感到被排擠而在背後埋怨,「阿叔」之名更不脛而走。華叔這種對社運內部整合的要求,最終因社民連的冒起而徹底失落。我還記得在一次會議上,華叔勸黃毓民對同路人不要出手太狠,而毓民則回敬一句:「我們是為相同而團結,不是為團結而相同。」華叔所代表那種重組織和策略的社運思維,隨他的身影漸漸逝去。

被群眾粗口問候 不動如山

當然華叔不是聖人,我對他指摘劉千石為猶大的言論一直不以為然。但在去年政改一役中,他支持既抗爭亦對話的路線令我對華叔另眼相看。在一次公眾集會中,我看見一些憤怒的群眾,走到華叔面前用粗口問候他祖宗十八代,他卻不動如山。華叔和民主黨人是明白到只要緊緊盯目標,過程和手段可以靈活多變,但必須審時度勢。最後能令你安穩的,始終是心中信念。

華叔離去了,華叔仍在心中。感謝他無意中讓一個年輕人認識到自己的不足,繼而奮發圖強;也讓我認識到社會運動不單推動社會改革,更能轉化參與者以至旁觀者的生命。

作者是中文大學公民社會研究中心主任
明報‧2011年1月12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