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期待壹基金打破壟斷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一月 20, 2011

兩年前李連傑握著我手說,將來有一天壹基金能夠獨立登記,李連傑這三個字便會消失。壹基金是屬於大家的,他只是帶個頭。我聽後,由衷敬佩。

如果像李連傑的理想,全國都是一家人,每人每月捐一元錢,壹基金一年就可籌得過百億善款。現實是,全中國一年的慈善捐贈就只有約三百億。壹基金每年亦只籌得幾千萬元,且主要是來自大企業和基金會的捐贈,還比不上香港的樂施會。香港樂施會主要工作是在中國扶貧,每年籌得近2億港元善款,大部分是來自香港市民每月幾十元的小額捐贈。

壹基金本來亦是要走平民公益之路,但因為此前沒有獨立的公募基金會地位,再加上中國捐贈系統尚未完善,要實踐每人每個月一元錢的理念真是談何容易。
國家對壹基金這樣的公益組織不大力支持是很令人費解的。首先,國家對民間公益組織一直沒有投入較多資源。相反,香港的社會服務組織(如從事老人、兒童、家庭等服務)有近七成經費是來自政府。當中國的民間公益組織在資源困乏的情況下被迫“喝洋奶”(接受海外政府或公益組織捐贈)。2010年3月,有關部門要求NGO凡接受外來資金的,須攜同海外機構代表辦理公證手續,如此繁文縟節,令民間公益組織雪上加霜。其實政府既然怕西方借慈善工作來蠱惑人心,最合理的做法應該是鼓勵本土基金會的成立,讓民間組織在本土籌款,中國的公益事業才能獨立自主。

但問題是,政府就是怕中國的 慈善事業真正獨立自主起來,龐大的民間資源可能變成脫韁之馬。而且民間公募基金會將與官辦的基金會、慈善組織以至政府部門在籌款方面產生正面的競爭,一些既得利益集團安於靠單位從上而下動員的捐贈和彩票的收入,來維持他們的生計,懼怕民間公募基金會的出現會帶來不穩定因素。中國的慈善事業便因為這種保守心態而呆滯不前,遠遠比不上港、台和西方國家,比如美國人口只有3億,但每年慈善捐贈達3000億美元,人均捐款是中國200倍。

正如過去三十多年經濟改革的啟示,我們如想啟動慈善事業,政府必須在公益領域適當地退出,只扮演監督和支持的角色,而非直接經營,更不應利用行政優勢與民間公益組織進行不公平競爭。政府一方面要放寬對民間公益組織的不合理控制,簡化公益組織和基金會的登記手續(如取消業務主管單位的雙重管理制度)和打開公募善款的市場。比如在香港,以社團或公司登記的公益組織都不難向稅務局申請獲得慈善地位,向公眾募捐並享受稅務優惠。另一方面,官方的公益組織和事業單位應實施“去行政化”改革,令他們更透明、更依賴社會資源、真正接受社會監督、走入民間。

新年伊始,壹基金宣佈成功在深圳登記成為公募基金會。雖然這與壹基金的全國性定位仍有差距,但這次事件肯定是一個里程碑,標誌著中國的慈善領域終於向民間開了一個口子。國家的慈善政策是否會隨之而大幅調整,現在仍言之尚早。
我們期望在2011年,北京、廣州等地會在社會創新方面與深圳加強競爭,讓更多私募基金會轉型為公募基金會,開放更多慈善活動的空間;而像扶貧基金會這樣的一些半官方慈善機構,則進一步運用他們的資源支援民間公益組織發展。
在不久前於深圳舉辦的慈善百人論壇上,人民大學的康曉光教授說: 世上有許多不同的惡,但不容許他人做好事是最不能原諒的惡。

中國雖然沒有西方普遍的基督教仁愛精神,但中國儒家的仁義觀、佛教的慈悲心、行善積德的民間信念等都是發展公益領域的文化資源。不是中國人不想做善事,是我們不知向誰捐,不知道捐出錢是否被用來説明有需要的人。這種信心的建立,要靠一套廉潔透明的籌款系統和切實做好服務的公益機構相配合。

過往是因為體制問題,令中國人不願做好事。那麼,用康曉光的說法,中國的慈善制度便是最不能原諒的惡。壹基金的突破,希望指引中國走向仁愛慈善的境界。

文章在<財經網>上發表(http://www.caijing.com.cn/2011-01-18/110621853.html)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