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遍地開花的傳播時代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三月 7, 2011

當我們以為咀嚼了一個時代,時代已把我們唾棄。

已故哈佛 大學亨廷頓教授把上世紀70年代中開始發生的全球民主化稱為「第三波」(第一波是1828-1926;第二波是1943-62)。此波從南歐席捲南美,再影響至亞洲。北京 民主運動雖然失敗,卻觸發「蘇東波」的浪潮,勢不可擋。但當亨廷頓在1996出版《文明的衝突》時,卻暗示第三波已面臨瓶頸,在中國為首的儒家文化圈和中東的伊斯蘭文化圈受到挑戰。911事件 驚醒了許多西方的觀察家,「歷史的終結」(指意識形態鬥爭的結束)仍未到臨。

第三波民主浪潮所以發生是因為5個因素:

第一、民主日漸成為普世價值,單靠經濟表現維持政權不足以解決合法性危機;

第二、經濟發展帶來普及教育和城市中產階級,成為爭取民主的力量;

第三、天主教在60年代中後對政教關係有新的看法,對民主人權問題採取更進取的態度;

第四、西方國家和國際組織在70年代開始在全球更積極推動民主;

第五、媒體傳播引發滾雪球效應。

這些因素今天是否仍然有效?

除了天主教的因素明顯減弱外,最大爭議是民主在儒家和伊斯蘭文化圈是否被普遍接納的問題(其他3個因素似乎仍在加强當中)。許多文章都指出在文化理念上,儒家和伊斯蘭文化並不排斥民主精神,所以像韓國 、台灣 、土耳其 等社會都能建立民主制度。中東所以排斥民主是地緣政治的結果而非文化問題。假如我們看一看「世界價值研究」(World Value Survey)的數據,便會發現不少中東和北非的人民都嚮往民主自由。這研究曾於2000至2004年間調查埃及 、摩洛哥、約旦 、阿爾及利亞 、巴勒斯坦 等國,發現有88%(阿爾及利亞)至98%(埃及)的受訪者表示擁有民主制度是好事情;而84%(巴勒斯坦)至96%(埃及)受訪者認為民主是最好的政治制度(詳細數據可參考Journal of Democracy 2005年7月號)。由此可見,民主作為普世價值仍在挑戰許多威權政府的認受性。最近在該地區爆發的茉莉花革命顯示民主浪潮仍未停步,只是其發生的過程呈現一些新元素,令未來民主化的形態可能有別於第三波浪潮。

網絡社會的興起打破了政權對事實和價值的壟斷,也就搖動了權力的結構。

這次在突尼斯、埃及、也門、利比亞、巴林等國發生的革命,有人說是facebook推動的。Manuel Castells在他的Communication Power (2009) 一書中詳細分析了網絡社會(network society)的興起如何促進社會運動(改變文化的集體行動)和顛覆性政治(改變政治制度的運作邏輯),對了解當前現象很有幫助。根據他的研究,單是手機就在好幾次重大政治動員中扮演主角:2001年菲律賓 第二次人民力量推翻總統埃斯特拉達、2005年烏克蘭 的橙色革命、2005年推翻厄瓜多爾總統Gutierrez、2006年泰國 民眾反他信 政府貪污運動、2007年在尼泊爾 的反警察濫權示威和2007年緬甸民主遊行。現在智能手機不斷進步,當價格普及化時,影響力難以估計。

如果要更詳細說明新媒體的力量,我們可以重溫2004年3日13日在馬德里發生的奇蹟。在2004年3日11日,一個與蓋達相關的伊斯蘭組織在西班牙 的火車上引爆炸彈,導致199死、1400傷,但當時西班牙執政保守黨(Partido Popular)故意誤導公眾,將恐怖襲擊的責任推卸給巴斯克分離運動,原因是3月14日將舉行大選,執政黨因為經濟政策的成功和打擊巴斯克恐怖活動而民望高企,不想為連任添上變數。美國 在2003年發動伊拉克 戰爭,西歐諸國反應冷淡,只有英國 和西班牙派兵參加,引起國民不少爭議。如果西班牙民眾知道這次火車爆炸與伊拉克戰爭有關,可能怪責政府參戰、影響選情。執政黨於是用盡方法影響主流媒體的報道,希望將真相隱藏至少3天至大選後,但一位公民傳給朋友的短訊便把這個陰謀打破。

事緣一家私人電台SER披露一些從警方得到與政府的說法不一致的調查資料,開始引起注意。主流媒體由於小心謹慎,而在大選前一天法律又規定不准有競選活動和遊行示威,反對派即使對政府的說法有所懷疑亦無可奈何。但年輕人卻鍥而不捨透過電郵、互聯網和手機對此事查根究柢。3月13日早上一位年輕人向10位朋友發了一個短訊,呼籲大家到執政黨總部前為尋求事實真相安靜聚集。他當時想,如湊夠15人便在聚會後一起看電影!結果他那10位朋友都分別傳給10位朋友,餘此類推,結果當天西班牙短訊收發量比正常多了30%。該信息亦透過電郵轉發,結果該天互聯網的使用量比正常多出40%。到了晚上,已有超過5000名群眾聚集在執政黨總部前高叫在大選前要知道真相。全國各地開始有人上街,或者同一時間在家中敲打廚具用噪音抗議。最後政府被迫在深夜發表聲明,承認恐怖襲擊與蓋達有關。幾個小時後,大選投票展開,執政黨因為失信於民而落敗,反戰的社會黨上台,美國在歐洲大陸的伊拉克戰爭聯盟,最終因一條短訊而崩潰。

革命會是第四波民主浪潮的主流嗎?

任何一個政權都希望在暴力以外,透過影響民眾對現狀的了解和他們的價值取向去維持他們的權力(亦即意識形態的工作)。新媒體的出現令民眾對認清真相、顛覆官方的價值觀有更大的能量。這種力量為突破第三波民主浪潮的瓶頸帶來新的希望。

第三波民主化主要的路徑是威權政府從上而下的改革,以及建制內的開明派和溫和的反對派在協商下推動的,以革命手段推翻政府的例子並不多。亨廷頓認為第三波最大的特色是妥協、參與選舉和非暴力。但打從中歐的顏色革命以至這次北非和中東的茉莉化革命都是以人民力量推翻政府為主,甚至涉及暴力,是否新一波的民主化已徹底有異於前一波而應該稱之為「第四波」?

筆者認為中東局勢仍然不穩,革命難,建設民主更難。究竟革命會帶來民主還是內戰或是極端伊斯蘭教派的統治,現在言之尚早,但可以肯定的是,新媒體的出現令到政治控制和文化霸權日益困難,信息高速傳遞亦加劇了滾雪球效應。北京89民運影響了「蘇東波」,「蘇東波」影響了顏色革命,而顏色革命卻影響了2005年黎巴嫩 的一場政治運動,在中東播下民主種子。當時黎巴嫩前總理Hariri被刺殺,民眾以手機和電郵發動集會,反對當時執政的敍利亞傀儡政府,推動了其後的民主改革。今天中東的茉莉花革命又倒過來影響到中國,生生不息。

「這些抗爭都由一連串不可預見的事件所觸發,往往不是由領袖們預先計劃好如何革命。他們往先以個人身分加入一場運動,然後搖身一變成為領袖。但正是這種抗爭的不確定性令其變得如此有威力和難於受到控制。」Manuel Castells如是說。

作者是中文大學公民社會研究中心主任
明報 2011年3月7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