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國民教育想像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六月 27, 2011

特區政府要推動國民教育,教育界沸沸揚揚。

誠如Benedict Anderson所言,國家已成為現代政治生活中最廣被接納的「價值」。她不單是一種既定事實——我們生而有國籍就像性別是與生俱來一樣——人們還會為國家犧牲生命,就好像我們為自由、民主、平等這些價值而犧牲一樣,國家甚至比這些價值更高。Anderson提醒我們去看一看哪個國家沒有「無名英雄紀念碑」,懷念那些為國捐驅的戰士,而有幾多墓碑是追憶為自由主義或馬克思主義而捨命的人們?

國家是人為打造和共同想像的結果

民族主義或者愛國精神在宗教和意識形態失落的年代更顯重要。當人們失去了天堂的信念,面對蒼茫大地和歲月無痕而感到生命稍縱即逝,如果能夠將個體與民族命運扣連一起,便能戰勝生命的孤寂和荒謬,與國家永續共存。此外,如果「歷史的終結」意味共產主義烏托邦的破滅,後共產主義國家即使像中國般有猛速的經濟增長,都不敢單以改善民生來支撐政權,唯一的出路是鼓吹民族主義,令政權在經濟周期的跌宕中不會崩敗。

國家並非自然而生的。以色列人和周邊的中東人從種裔角度看並沒有重大的分別,卻因為宗教的差別連年爭戰;而佛蘭芒裔人和法裔人可以同樣生活在比利時的國土上而不知道對方在看什麼電影。有時我們想像中國人是同文同種,然後高唱「黑眼晴、黑頭髮、黃皮膚」是龍的傳人,誰不知這樣的歌曲聽進西藏人、新疆人和其他少數民族耳裏,是在播撒分離主義的種子。

國家是人為打造和共同想像的結果。古代文明中多有把自己看成是天下的中心,但眾多的「中國」都是疆界模糊的,唯有通過君權神授的天子和統一的文字,國家的中心才漸漸形成。直至印刷技術的普及,皇權更有力傳播有助形成國家意識的歷史和傳說,神化民族的源頭、美化戰爭殺戮。民眾讀到的是歌頌帝皇征服蠻夷、拓展版圖的豐功偉績。人們想像有無數國民在同一時間、同一疆土內讀着相同的文字寫成的經典、歷史、詩歌和傳奇,國家的意識就油然而生。

要增加群體的內聚力,提高成員對群體的認同感,可以通過與其他群體劃清界線甚至矛盾衝突達至,國家意識亦可以通過相似過程形成。由建築城牆到奧運會比賽,都是在國民腦袋中鞏固國家的邊界。國民經歷運動比賽帶來的恥辱和榮耀,在國旗飄揚剎那熱淚盈眶,以獎牌數量去想像國力的盛衰。這些政治效果,當權者都心中有數。最可怕是政府有時會發動戰爭去轉移國民視線,好像阿根廷軍政府在經濟不景而國家足球隊又走下坡時發動福克蘭戰爭,美國的布殊總統亦是靠伊拉克戰爭延續共和黨的統治。各國的右翼更樂於引發國土紛爭,無論是釣魚島╱尖閣諸島、南海諸島、中印邊界的紛爭,民粹主義都乘時而起,相關國家的憤青們同樣義憤填膺,全國上下齊心抗敵,統治者則躲在皇宮中暗笑。

愛國主義之上 應有更高普世價值

西方的民族主義發展到極端,變成帝國主義,迫使東方世界在反殖鬥爭中形成民族意識。中國雖然早在秦代便建立中央集權政府,車同軌、書同文,比起世界其他族群更早有國家雛形,但直至19世紀中葉國門被西方列強的炮火打開,面對亡國的威脅,民族主義才真正興起。許多東方社會都是在這種處境下,走上民族覺醒之路,反殖民、爭獨立,建立民主與共和,但為了抵禦西方霸權,不少東方社會在打造民族國家的時候,刻意將國家神化成為一種超越的價值,變成宗教,讓人膜拜。

但國家的本質是中性的,將其變成一種價值甚至主義是一種病態。日本神風敢死隊是因為愛國所以侵略中國,這種愛國值得嘉許嗎?舒特拉身為德國人在二次大戰中拯救猶太人,這種叛國行為需要譴責嗎?在愛國主義之上,應該有更高的普世價值——自由、公義、仁愛、平等、和平——引導我們判斷對國家應該採取什麼態度,而不是國家至上。

導賞「富春山居圖」

如果在香港要推行國民教育,我希望我們下一代對這片土地和人民有深刻的感情,但我希望他們擁抱人類的普世價值,獨立思考我們的歷史、文化和制度。最近中國畫壇的一大盛事,是「富春山居圖」在分割多年後在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館合璧展出。如果容許想像一堂國民教育課,我會以導賞此畫開始。

富春山居圖是元代黃公望所寫。此君為「資優生」,少年時就參加縣裏考試,很早就當官,40歲時卻被長官貪賄連累,坐牢10年。出獄後混迹於全真教,隱居民間。60歲前很少畫作傳世,但以學養遊歷見稱。此畫是他82歲上下於富春江創作的山水長卷,影響其後明清600多年的畫風。黃公望畫作未成,先寫題跋,暗示將來此畫會經歷巧取豪奪。300年後,收藏家吳洪裕得此畫,愛不釋手,臨終不能瞑目,下令火殉,幸得侄兒搶救,可惜已經燒斷。前端部分目前藏於浙江博物館,後端藏台北故宮,兩端分隔已300多年。

「虛實佈局」被「權力」搗亂了

富春江除了風光好外,亦是當年嚴子陵隱世釣魚之地。嚴輔助劉秀起兵,打敗王莽,建立東漢王朝。正當開國封臣之際,他卻隱沒於富春江中,做到「功成不必有我」。如果明白這種「淡泊明志、寧靜致遠」的情懷,就會懂得欣賞此畫的天空水闊、歲月無痕的意境。可惜此畫細心的「虛實佈局」卻被「權力」搗亂了。看山居圖第一段最後的部分,畫家寫完崇山峻嶺後,用一縷霧氣引領觀者進入平靜的水面。誰料在此「留白」處,乾隆皇帝卻命梁詩正寫了大篇題跋,不單破壞了整幅畫作的結構,內容更是一大諷刺(見上圖)。

事緣乾隆皇一直想取得富春山居圖,攀附者各出其謀滿足在上者欲望,有人竟變造了一卷山居圖賣入內府,乾隆如獲至寶,在畫卷上一再題記蓋印,密密麻麻,不留餘地。到翌年真蹟出現時,乾隆皇為了保存顏面,硬着頭皮要梁詩正題跋說此卷「筆力苶弱」,實為偽作,然後將之打入冷宮。當權力無遠弗屆,美感世界亦難逃禍劫。不過山居圖亦全靠乾隆一貶,就逃過後人的巧取豪奪,也沒有達官貴人在畫作其他部分題跋蓋印,讀者就能看到此卷最後部分大量留白營造出的空靈境界。看完全畫,像看過大千世界,再歸於平淡,記憶如扁舟在江上留下的水痕,緩緩散去。

以富春山居圖作為國民教育,以中國文人畫的境界警惕權力氾濫的禍害,教育當局認為如何?

■延伸閱讀

1. Anderson, Benedict(1991)Imagined Communities.(London: Verso)

2. 蔣勳(2011)黄公望富春山居圖卷(台北:信誼基金出版社)

 

廣告

一個回應 to “國民教育想像”

  1. […] 轉載 https://chankinman.wordpress.com/2011/06/27/201162/ […]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