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議會暴力200年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25, 2011

「我好驚,我真的好驚!」曾蔭權早前在立法會被社民連的長毛擲雞蛋後慌惶地說。我想,曾特首實在驚得太早了,世界議會暴力超過200年歷史,比他所見的慘烈得多,而香港亦只會愈演愈烈。

美國議員互毆
大家都知道凱撒大帝是在公元前44年在羅馬長老院被一群議員用刀刺死的,但如果考證現代議會暴力史,應以1798年2月15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中Roger Griswold和Matthew Lyon互毆作為起點。Griswold是聯邦黨人,該黨以美國東北部富人為基礎,支持增加聯邦政府的權力。Lyon是民主共和黨人,該黨以美國南部為基礎,支持擴大州自治權。兩位議員早有芥蒂,Griswold曾嘲諷Lyon為懦夫,而Lyon則迎面向Griswold吐口水。結果在會議當中,Griswold用手杖猛攻Lyon,而Lyon則走向火爐拿起鐵鉗反擊,弄得大家掛彩而回。

因奴隸制度施襲
美國第一次國會暴力是因為黨爭或是個人恩怨實在難有定論,但1856年5月22日眾議員Preston Brooks襲擊參議員Charles Sumner的事件肯定是與當時美國深層次矛盾有關。因為痛恨奴隸制度,來自北部的Sumner發表了一篇言辭激烈的演說,反對堪蕯斯州被南部其他州同化為蓄奴地域:「這是對處女領土的強暴,然後想生出一個怪胎,為奴隸制度效力。」他嘲諷推動堪蕯斯接受奴隸制度的(南卡州)參議員Andrew Butler「有一個眾人皆覺醜陋而獨他覺得可愛的情人,在世人眼中她甚是污穢,但在他眼中卻是堅貞——我說的那個嫖子就是奴隸制度」,他甚至嘲笑曾經中風的Bulter笨拙的言談舉止。此番言論激怒了支持奴隸制度的議員,Butler的侄兒Preston Brooks為了教訓這個「酒鬼」,在議會廳內用手杖攻擊Sumner,直到他頭破血流,失去知覺為止。另一眾議員Laurence M. Keitt則持槍禁止其他議員插手。此起議會暴力事件令Sumner變成美國北部的烈士,令Brooks成為南部的英雄。北方評論家認為文明和野蠻的群體不可能組成一個國家,要麼取消奴隸制度,要麼就放棄自由,南方的評論則說這次襲擊「構思不錯、執行很好、效果極佳」。
美國在南北戰爭後,議會暴力甚為罕見(除1902年因為兼併菲律賓的問題引起一次打鬥),相反,我們身邊台灣的立法院卻是後起之秀,不時上演全武行。這必須要歸功於朱高正。他是雲林縣黨外立委,為農民爭取權益以及抗議國民黨的「大多數暴力」(國民黨先用不當手段取得立法院多數議席,再以此優勢箝制議會內反對力量),憤然跳上桌子,跟主席爭麥克風,並與劉闊才等人扭作一團。朱其後解釋他搶咪亦是迫於無奈,因為根據立法院規則,立委每年只可發言一次,反對聲音自然被國民黨立委掩蓋。

台灣「國會戰神」朱高正
在1987至1989年期間,朱高正憑他的拳腳成為台灣反對運動最耀眼的政治明星,被擁護為「國會戰神」。不過朱高正在台灣逐步走上民主化道路後,與民進黨卻因統獨問題產生分歧,退黨籌組中華社會民主黨,令他在政壇走向邊緣化,再加上他直認「政治是高明的騙術」,令多少粉絲心碎。朱高正最終淡出政壇,但他建立的暴力抗爭文化已植根在台灣立委中間,粗言對罵、擲便當、在樓梯襲擊立委、「立委群毆」層出不窮。2006年在關於與大陸三通的提案中,民進黨立委王淑慧奪過文件塞進嘴裏,國民黨立委拉扯她的頭髮,想要藉此讓她把文件咳出,但以失敗告終,民進黨第三次成功終止有關投票。2007審議《中選會組織法草案》時,民進黨立委為了阻擋草案二讀,搶佔被藍營立委包圍的主席台,藍綠陣營爆發激烈肢體衝突,更投擲水杯、鞋子、文件等。2009年民進黨立委邱議瑩因為不滿國民黨的李慶華罵她插言是「潑婦」、「沒家教」,結果邱給李一巴掌。台灣立法院的暴力文化馳名中外,1995年獲頒「搞笑諾貝爾和平獎」,表揚他們證明了政客互相拳打腳踢比起向其他國家發動戰爭獲益更多。

英國的「君子政治」與襲擊
李敖曾笑說香港政黨失敗之處是沒有學習英國百多年的「君子政治」,反而走錯台灣抗爭政治之路,但英國「君子政治」之名是有其由來的。英國實行西敏寺民主模式,鼓勵執政黨與反對黨激烈辯論,但下議院的地氈上是畫上一條紅線來分隔兩黨,雙方均不能越界挑戰對方。縱使早期英格蘭議會是容許議員帶劍進場,議會也甚少出現暴力場面。比較例外的是1972年獨立社會黨議員Bernadette Devlin因不滿政府向示威者開槍而在議會內襲擊保守黨內政大臣Reginald Maudling(其後Devlin被禁止進入下議院半年)。當然,一條紅線畫在台灣立法院的地氈上亦不會發揮相同作用,這種君子政治和英國是一個相對單一的社會(在種族、語言、宗教、意識形態上沒有嚴重分歧)是息息相關的。

既然世界各地都出現過議會暴力,就不能說是文化造成。比較有力的原因應是該社會在該時期是否存在尖銳的矛盾——譬如美國南北部對奴隸制度的爭論、台灣藍綠陣營對民主與統獨問題的分歧等。香港就雙普選問題糾纏經年,立法會內的功能議席和分組點票令民意與議會多數派背道而馳,再加上地產霸權之說,議會暴力無可避免。

議會暴力雖源於社會矛盾,通過暴力是否有助解決社會矛盾則另作別論。Brooks和Sumner大打出手,南北各持己見,最終還是要待1865年以內戰結束這場恩怨。民進黨的肢體衝突可以得到南部民眾支持,與國民黨當年犯下的二二八慘案和對黨外的白色恐怖有關,但有民調顯示35.7%的受訪者不喜歡民進黨「暴力」和「激進」,另9.3%不喜歡他們的「抗爭性政治」,可見議會暴力進一步令台灣內部分化。

香港的議會暴力仍在初階,但已有調查顯示七成多市民反對議會內的粗言、掃枱和擲蕉行為。中大最近的調查發現市民對議會的不滿達到新高,大家爭論這是否與議會暴力有關。看起來,議會暴力或能凝聚一批對建制強烈不滿的市民,但同時又會疏離主流的泛民支持者和激怒一批保守人士。現在警方加強控制示威者、曾鈺成收緊議會規則和家長們開始組織起來譴責暴力,社會有「向右轉」的勢頭。泛民激進派是否要將議會暴力升級,最好冷靜頭腦先想一想。至於尊貴的官員和議員們想看到英國君子政治重臨立法會,還是盡早實行雙普選吧!

明報2011年10月25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