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假如我們認真地推動國民教育 ——讀《陳獨秀全傳》有感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16, 2012

國民教育終於擱淺,最少在梁振英任內不能再次啓航。有些反對者認為政府未在宇宙中將國教科消滅,是埋下計時炸彈。筆者認為政府強推國教,是強權,但不容許愛國學校辦國教,同樣是強權。希望大家對抗強權的同時,不要無意中添加了政府的權力。

我認為國教科毋須撤走,但國教指引卻非撤不可。此指引開宗明義,不是傳授知識,而是要塑造價值觀和態度,孕育情懷,確立身分認同。這背後反映的是北京和香港「愛國力量」長時期對香港的偏見:香港人受殖民地荼毒,人心尚未回歸。他們看不見港人對內地發生災難時的關切和對李旺陽等違反人權事件的痛心,所反映出的情懷和身分認同。更有甚者,指引在世界範疇談民主、平等、人權等價值,而在國家範疇卻只談理性、歸屬感、愛國心等,而不知民族主義必須在普世價值引導下方能避免狹隘的種族主義。

了解國情 了解黨史
中央以至愛國力量想在香港推行國教,應先考慮從認知層面入手,讓香港孩子完整地了解國情,譬如了解黨史。了解黨史,不如先了解中共創始人陳獨秀先生的生平。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唐寶林教授,2011年在中文大學出版社的協助下便出版了《陳獨秀全傳》。此書肯定比早前政府資助出版的《中國模式》有公信力,現在還想辦國民教育的學校應好好參考。

陳獨秀是新文化運動的悍將,1904年他辦起《安徽俗話報》,就在報社牆上寫了一副對聯:推倒一時豪傑擴拓萬古心胸。作為北大文科學長,在五四運動期間,他高舉德先生、賽先生的旗幟,透過《新青年》雜誌鼓吹民主和科學。當年魯迅看到辛亥革命並未帶來社會和文化的徹底更新,曾經懷疑、失望、頹唐,以抄寫古碑來讓生命「暗暗地消去」。若不是得到陳獨秀喚醒,不斷催促他在《新青年》發表文章,魯迅也只能在「昏睡中死滅」。當時年輕人心中,陳獨秀、李大釗是「北李南陳、兩大星辰、漫漫長夜、吾輩仰承」。

中國積弊難返,俄羅斯卻傳來十月革命的炮響,陳獨秀開始轉向共產主義思想。但許多人不知的,是早年共產主義思想多從日本和美國傳入。胡適就曾抱怨新青年走向左傾,「差不多成了Soviet Russia的漢譯本」,而此Soviet Russia其實是美國紐約的蘇俄政府辦事處的機關刊物。不僅如此,在《新青年》其中一期的封面上的圖案竟然是照抄美國社會黨的黨徽。此外,由上海中共發起組創刊的《COMMUNIST——共產黨》與當年英國共產黨黨刊——COMMUNIST不僅在形式上完全一樣,在內容上也是大量譯自該刊。今天在香港,像吳康民先生這些老左派,每見港人爭取民主自由都歸咎於外國勢力插手。如果他們理解到中共開山祖師們都從西方汲取革命精神,或者就不用太過仇外。

1921年,陳獨秀與一群熱血青年創立了中國共產黨,但理論上中國未踏入社會主義革命階段,現實上亦實力不足。在共產國際的主導下,共產黨人其後全面加入國民黨。兩黨在意識形態上分歧甚大,這種國共合作不單同牀異夢,更是各懷鬼胎。但共產黨人應否與國民黨人爭奪領導權,引起黨內和共產國際的爭議。直到1927年大革命的失敗,陳獨秀深感內外受困,他的秘書回憶說陳獨秀白天去開會,晚上在房子裏轉來轉去,直至深夜,不斷對天長嘆說共產國際的政策令他無所適從。

陳獨秀失勢之後,1929年開始推動「無產階級專政」和「黨內民主」相結合的托洛斯基主義,其中一個原因是托洛斯基批評斯大林和共產國際錯誤指揮,造成中國大革命的失敗,讓陳出了一口烏氣。但斯大林絕不容許黨內出現反對聲音,而由陳獨秀領導、以「中共黨內反對派」自居的托派組織自然受到鎮壓,最終這位中共創辦人被中共開除出黨。但陳獨秀並不以此為憾,因為托派與中共的戰略路線已經愈走愈遠。托派對資產階級的革命性持懷疑態度,反對建立聯合戰線,對於「紅軍─農村武裝割據」戰略亦同樣懷疑,陳獨秀還以「土匪」一語侮辱紅軍。托派在鼓吹黨內民主以外,還推動國民會議運動,要求普選國會。今天看來,無論革命理論誰對誰錯,中共否決托派有關黨內、外的民主主張,正是日後中國重重災難的根源。

上好的國民教育素材
不過托派自己亦山頭林立,互相攻訐,爭做正統。結果在內鬥中,陳獨秀精疲力竭,最終被托派排斥。陳獨秀最後一次被國民政府拘補是1932年,包括蔡元培、林語堂等各方才俊聯名向政府求情,但陳獨秀卻視死如歸,在被押解往南京的列車上,「鼾睡達旦,若平居之無事者然」。在法庭上,他雄辯滔滔,認為國家是土地、人民、主權的總和。賣國於外敵,毁壞民權之內政才是叛國。「若認為在野黨反抗不忠於國家或侵害民權的政府黨,而主張推翻其政權,即屬叛國。則古今中外的革命政黨,無不曾經叛國。」今日重聽這段說話,特別是「毁壞民權之內政」亦算叛國,驚覺是上好的國民教育素材!

陳獨秀晚年,寫下不少文章和書信重新肯定他年輕時的民主信念,他認為人類的歷史主要乃是一部民主的發展史,民主是社會進步或倒退的最可信指標。胡適說這是陳獨秀「從苦痛經驗中悟得近代民主政治的基本內容,特別重要的是反對黨派的自由」。但這位中共創始人的大覺大悟並不為中共欣賞,多年來陳獨秀或被攻擊為右傾機會主義者、反黨、反革命,甚至漢奸叛徒,或者是半遮半掩,不願承認他的歷史地位。

還是撤吧!
假如我們認真地推動國民教育,我們應該利用香港自由的環境,還中共黨史的全貌,最少教導我們的孩子,從中共創始人的思想歷程,了解到民主的可貴。

梁振英如果讀到此文,可能他會說:還是撤吧!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