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站台一天 開始相信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七月 15, 2013

那位大叔,撐着手杖蹣跚而來,放下一張鈔票便轉身離開。那是七一遊行「和平佔中」街站收到的第一筆捐款。10元鈔票在籌款箱內飄蕩,但承載的期盼與祝福一直在我心中沉澱。民主不單是年輕人和「離地中產」的願景,不少基層市民同樣渴望普選能為這個下沉的城市帶來希望。

一位小朋友跑過來問我公民抗命和一般犯法有什麼分別。我告訴他:

‧一般犯法是為了個人利益、公民抗命是為了公共利益;

‧一般犯法可能傷害他人,公民抗命必須和平非暴力;

‧一般罪犯會逃避刑責,公民抗命者甘願承受刑責。

小孩聽後點點頭,走回他父親身邊,父親向我微笑。後來那位先生在電台和我對話,說他很支持和平佔中,但覺得應該帶孩子到我們街站,讓他直接向我們提問何謂公義與公民抗命。在電話筒另一邊的我聽後哽咽,佩服這些家長如此開明、如此用心地啟蒙下一代。其後協恩中學校長更頂着各方壓力舉辦佔中論壇,讓我相信在不同角落都有人默默地栽種民主夢。

七一遊行、人潮如水。風雨中,民心的堅定,分外令人動容。到了和平佔中街站,人們或喊「加油」,或豎起拇指說like。有些中年人泛着淚光,穿過人群與戴耀廷熱情握手。2000本《佔領中環》和《民主十問》一掃而空。黃昏未至,朱耀明牧師只能向遊行人士說紙扇、貼紙、書本全部派光,剩下的只有籌款箱。人們仍然熱情地向籌款箱投入信任。

歷史的關口

晚上在遮打行人區的集會,戴耀廷說愛與和平的力量可以穿透坦克車,因為它可喚醒指揮坦克車的領袖的良知。朱牧師說政府欠了人民平等政治權利太久,他老了,希望「埋單計數」。我說我們站在政治懸崖上,在黑暗中呼喚黎明。司儀在結束集會前要求願意參與公民抗命的人直伸雙手,剎那間幾千人擺出這個不懼拘捕的姿勢!我們都是在「安定繁榮」、「奉公守法」論述中成長的一代。人們往往追尋表面的秩序,而不了解真正的和諧必須建基於一個公義的制度。但在我眼前卻是近萬人在雨中高舉雙手。當權者是否醒覺我們已經臨到歷史的關口?

集會完結,我和戴耀廷走在中環路上,看見文華酒店一帶駐紮大量警力。過去幾年,七一遊行後總有年輕人堵路,甚至與警員有肢體衝突。和平佔中在這次遊行前呼籲大家不要「預演佔中」,因為政府仍未提出方案、談判仍未開展,這並非佔中的時機。我們更不想年輕人再次為爭取民主負上刑責,亦擔心當市民仍未了解「和平佔中」的理念時,任何暴力衝突都會摧這個已飽受打壓的運動。但那夜,中環分外平靜。我們感謝年輕人願意忍耐,同心同德,蓄勢待發。但政府在遊行過後並無承諾及早進行政改諮詢,明年七一,中環還能如此平靜嗎?

因為要趕着回家批閱一份博士論文,我沒有與疲憊不堪的戴耀廷一起到教堂點算捐款。閉目躺在床上,想起年輕時推動居民參選區議會和市政局、參加爭取八八直選的高山大會、籌組民主發展網絡爭取2007及08雙普選、走進中聯辦參與政改談判,現在又回到街頭。遊行人士的面孔一張張的在腦海出現,極少失眠的我終於忍不住在半夜起來查看 WhatsApp報告的籌款數字——80萬!這遠遠超過我們的預期!我馬上在facebook上說:籌款的數字讓我相信生命是可以感動生命的。那是凌晨4時,竟有秘書處同寅和義工馬上回應。這群義工有學生、有公務員、有退休商界人士、有醫生律師,整天熱情地歌唱和工作。有網民說他們拉雜成軍卻熱情洋溢。這令我想到黃照達為我們設計和平佔中 logo的意念——佔中是佔領人心。

「良知損失」 應用什麼單位量度?

佔領看似侵略性,但如果以愛與和平佔領又如何?「中環價值」代表的是金錢與效率,和平佔中希望市民在中環停步,想一想我們的心靈被什麼佔領了?在金錢以外,我們希望每一個人有平等的價值和尊嚴嗎?我們應否有平等的權利選擇自己的政府,然後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有學者計算佔領中環一天香港損失16億元。姑勿論這種計算有沒有科學根據,亦不要問今天的管治困局令港人損失多少金錢,我只希望這樣的學者亦計算一下:當假普選說成是真普選,當我們接受指鹿為馬、是非不分,那種「良知損失」應該用什麼單位量度?假如我們的心靈只被金錢和效率佔領,這些問題當然是無關宏旨的。但只要我們像佔中logo的白鴿,在淘空了的圓圈上思考,我們就不會把一個民主制度的價值化約成這種經濟學的ABC了。

評價社會運動的4個方面

但數量的確是說明問題的很好工具。因此,每年七一遊行之後總會環繞遊行人數有一番爭論。今年警察說6萬、學者說10萬、民陣說43萬。著名學者Charles Tilly認為,評價社會運動可以從更廣闊的4個方面入手:WUNC。

‧W 是Worthiness,即價值,指運動是否能展示一種清醒的意識和令人尊敬的姿態。Tilly認為神職人員、母親和子女們的參與能提升運動的價值。

‧U是Unity,即團結,以遊行的橫額、標語、歌聲和口號展現出來。

‧N是Number,即數量,以遊行及簽名運動人數顯示。

‧C是Commitment,即承擔,譬如無懼惡劣天氣上街、以個人犧性引發的悲情、或者老人與殘障人士的參與等都是宣揚承擔精神的方法。

今年七一遊行的主題是爭取真普選,亦是為明年「和平佔中」作動員準備。在遊行人數上,不管以警方、學者或民陣數字作參考,這次都是繼2003、04以來,人數最多的一次。而這次遊行既與佔中難以分割,其展示的價值、團結與承擔,亦令不少人重拾對民主運動的盼望。

七一遊行後,《明報》委託中大的民調顯示,支持和平佔中的被訪者顯著增加至32%,反對的下降至46%。而在18至29歲受訪者,41%支持,反對的只有31%。除了學生外,行政專業人員支持率最高。這個支持率距離我們的理想還遠,但經歷了風雨中的七一,令我相信,只要溫和而堅定走下去,我們會見到黎明。

◆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網頁﹕www.oclp.hk,facebook: OCLPHK

◆延伸閱讀
Tilly, Charles(2004). Social Movements, 1768-2004. Boulder, Colorado, USA: Paradigm Publishers.
作者是學者、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