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要民主還是要「包容性霸權」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五月 20, 2014

和平佔中在5 月6 日舉行的商討日選出了3 個包含公民提名(下稱公提)的政改方案交付6 月22 日全民投票,引起外間對整個決策流程的質疑,覺得與篩選沒有分別。

由人民篩選

將佔中運動產生方案的方式和特首選舉類比是不恰當的。政府要代表整個社會,参選特首就不應該排除任何派系的候選人。佔中是一個民主運動,不能要求我們也代表反對普選市民的意見,所以通過國際專家先審核出15 個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方案以供市民選擇應無爭議。

問題是為什麼不將15 個方案全交付全民投票,而要先經過一個商討日來選出3 個方案? 這個決定其實涉及多方面的考慮,譬如不少佔中支持者認為他們既簽署意向書,準備為運動付出代價,應該全權決定佔中方案;工作人員則指出將15 個方案進行全民投票有嚴重技術困難(一般公投都是單一議題)等等。我們的折衷方法是讓佔中支持者在商討日以一人一票(而非3 票的全票制)先選出3 個方案,再在全民投票中讓市民為佔中做最後選擇。因為商討日是全面開放,不管是「公提派」或是「折衷派」的支持者都有平等的機會參與。如果有什麼篩選,都是由市民做篩選,即是民意選取,而非佔中三子主導。

 

堅持公民提名的原因

普選方案中有聚焦在公提的,亦有只集中改革提委會的,佔中三子當然希望在全民投票中提供市民多樣選擇。但選舉如果是公正的,就沒有人能預知結果。現在出來的方案都有公提元素,被批評為沒有給市民真正的選擇,是佔中「被激進勢力騎劫」的結果。但只要細心看看投票的結果,便知道人力和社民連聲稱動員的人數差不多全落在人力方案上,而投給學界方案的卻是大學生和普通市民。他們所以支持公提是因為支持平等的提名權,而對於提委會能否實踐這種平等理念完全沒有信心。這亦難怪,因為中央一直堅持提委會要參照選委會四大界別組成,改革也「八九不離十」。市民認為這種組成是小圈子,但政府卻說這是有「廣泛代表性」。

明明「民主程序」有多種,卻被說成是要用全票制、過半數才能體現「機構提名」和「集體意志」。當市民覺得提委會是吞噬民主的「怪物」,即使公提在法律上詮釋受到質疑,亦覺得要將最真切的訴求表達出來。

有些人將公提看成是少數激進分子的極端思想其實是不恰當的。首先公提與《基本法》規定的普選目標是一致的,而現時區議會與立法會亦是以此作為參選規定,可以說符合「實際情况」。民調發現有六成市民支持公提,與支持普選市民的百分比相當接近。佔中元旦全民投票的6 萬多市民中,有超過九成支持有公民提名元素。

國際專家團亦認為只要得到提委會的確認,公提並不違憲。大律師公會的意見針對的是這個確認程序不能是橡皮圖章,否則便剝奪了提委會的權力。但既然提委會在確認公提候選人以外仍能進行獨立提名,提委會的權力是否因為公提制度就變成橡皮圖章?我相信法律專家仍會就此問題爭論下去。政府需要回應的,是市民支持公提的背後原因,就是擔心即使有一人一票,仍然沒有真正的選擇,不是真普選。

 

普選的國際標準

可惜一些學者和親北京人士仍堅持普選沒有國際標準、沒有真假之分。我當然同意世上有不同的普選模式: 總統制有別於議會制、英國和新西蘭的議會制亦不同歐洲大陸行比例代表制的議會模式。但這些選舉制度都秉承「政治平等」的理念。如果一個自稱普選的制度否定這種平等原則,就是盜用民主之名延續專制。美國耶魯大學Robert Dahl 教授在他的經典著作Polyarchy 中,就指出民主包含兩個基本元素: (1) 以一人一票體現的「參與」(participation); (2) 以多黨政治體現的「公開競爭」(public contestation)。一個沒有真正競爭的選舉,即使一人一票亦不符合民主精神。

他亦指出民主化有三條路徑:(1)先由專制轉變為「寡頭競爭」(competitiveoligarchy),即是先容許選舉中有政黨競爭但不擴大選民基礎,然後逐步開放一人一票完成民主化;(2)先由專制轉變為「包容性霸權」(inclusive hegemony),即容許一人一票卻限制反對派參選,然後再逐步開放競爭;(3)同一時間擴大選民基礎和政黨競爭。Robert Dahl 認為第一條路徑便是西方許多古老而穩定的民主國家的經驗。這些國家在未開放一人一票之前,少數精英間已開始進行黨派競爭,某些(議會)規則、倫理、行事方式甚至個人關係已經成形,令過渡至普選時不會產生太大震盪。相反,第二和第三條路徑風險較大,民主崩潰機率較高。

 

要民主還是要「包容性霸權」

以Robert Dahl 的分析,香港現在是一個「寡頭競爭」體系,因為泛民連續兩屆參與了特首選舉,但選民卻限制在小圈子範圍。如果2017 能夠擴大選民基礎至一人一票,香港便走上了第一條較安全的民主化路徑。人們對不同政黨的人物和政治取態已有相當認識,開放普選亦不太會令選民無所適從。很可惜到目前為止,政府談實現普選,其實是將香港從「寡頭競爭」推向「包容性霸權」,即是說沒有真正競爭的一人一票。這種橫向的改革,不單延續多年來困擾港人的政治爭拗,而且引發政治衝突的可能比原地踏步更大,因為要將原先有權參與競爭的黨派排除外,必然引來反彈。更壞的情况是,通過這種一人一票選舉產生的特首,如果想延續權力,只要懂得操弄民粹,便可挾其威望打壓反對派,出現「普京政治」。

香港已站在十字路口,究竟我們想將香港推向何方?爭取真普選的號角已經響起。民間不要為5日6日商討日的問題而分裂,爭取公民提名的、爭取民主化提委會的,大可各師各法、齊頭並進。而政府如果不能回應市民對平等提名權的訴求,硬要在不同霸權模式中左穿右插,兩條路線一定會在中環匯聚!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