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Unfriend 中國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一月 3, 2015

幾年來在Facebook 上只 Unfriend 過 一兩個人,都是一些不專業的五毛,攻擊我時將臭駡戴耀廷的文字cut and paste 過來,還將「戴」寫成「載」,基本的職業道德都欠奉,怎能不Unfriend?

在Facebook 如此寬容,在佔中的路上,對那些藍色思維或者只懂吃花生的親朋戚友、同事學生,我認真地Unfriend了他們,不覆他們短訊,更別説吃飯聊天。相信我,我這樣做,其實沒甚麼怨恨。

一位反佔中的親戚在我去自首前whatsapp我,叫我放下怨恨,因為她看見我在電視上憤怒的表情。我告訴她有種憤怒叫義怒。人見到不義而不怒,才是有問題。然後就與她談潘霍華、杜圖、曼德拉等如何反對和稀泥式的寬恕與和諧。她卻回應説: 含怒不可到日落。我知道更多的文字都無助溝通,又不想說「依家係良知同暴力打緊仗,勿阻擋理想開花那一天。」 最後唯有拋下一句:有人會心懷怨恨去自首嗎?

和經歷過雨傘運動的人對話,是兩回事。一位佔中義工和我聊了一句鐘,好像已談出人生方向。擁有高薪厚職的她,在我自首的那個下午,困在銀行見客而無法「送行」,萬般難受。兩個多月來,她心繫雨傘廣場,天天在公司獨個兒午飯,不想聽同事談韓劇或埋怨家事。「我要重新prioritise我生命的種種⋯。」走過佔中的路,她意識到必須放下現在的生活才能重建心中的連儂牆。我想,她會參政。

「這場運動讓我選擇做個香港人!」一位來自大陸的記者如是說。那段日子,我經常見她流連在雨傘廣場,眼淚含着淚水。以前支離破碎地看問題的她,說這運動讓她看到問題的根源 — 權力必須制約。「看着香港人冒著催淚煙爭取真普選,我覺得我應該並肩作戰。」然後她大哭一場,感謝這段日子我們默默撒種。醒覺了的她已沒法回到從前,必須認真思考如何留下捍衛稍縱即逝的自由。

經過這場風浪,我深感餘生有限,應該把時間留給最珍愛的人和事。能夠和佔中路上頂着恐懼的家人、共同進退的朋友、仗義代課的同事同學、奮鬥不懈的義工,泡一壺茶、談談香港的出路和人生的方向,是往後日子最想做的事。我已經不能忍受無聊的應酬、乏味的對話,甚至稍失興趣的書本,我都一箱箱送到門外任人索取。現在於書架留下的,都是我會認真閱讀、思考、寫作的課題 — 民主、公民社會、中國專制文化的根源。送走了無關重要的,換來窗明几淨,雲淡風輕,這是決心做選擇的回報。Unfriend,只不過是價值選擇的過程。

但我必須承認,Unfriend 中國讓我五味紛陳。被政府視為對抗中央最大的快感,是無需再出席大大小小的座談會,聽御用學者告訴你「一國先於兩制」、「香港不要為國家添煩添亂」等偉論。2014年9月1日我坐在亞洲博覽會聽李飛宣佈831聖旨,看着建制派鼓掌趕泛民離場,我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的屈辱,自此我要與這政權分道揚鑣,直至民主戰勝歸來!

2013年3月啟動佔中運動以後,我仍聽梁文道建議繼續往返內地,為了證明爭取民主是光明磊落的事。但據說一次研討會後,有關方面想邀請我去「喝茶」,卻給我先行一步回了香港。期後廣東省公安廳便正式下令禁止我公開演講,自此我再沒有踏足故土。事情的發展其實脗合我對中國政治的想像,我毫不猶豫辭退了中大中國研究服務中心主任一職,更囑咐內地多年的合作夥伴盡可能和我劃清界線。

這當然不是輕省的決定。九三年從美國回來我便投身中國研究,亦花大量時間推動中國公民社會的發展,在重重限制下遊走於廣州、北京、雲南、四川等地講公民課、評審NGO、籌建平台,弄到身心疲憊。每次離港北上,因要撇下家人和平靜的書桌,總有一番掙扎;但每次在大陸院校授課後被學生圍着發問、看見知識份子和維權人士愁眉深鎖、聽過山區的農民和城市底層的民工的悲歌,我又不想回來香港。十多年來這種內心的矛盾,就靠中國政府將我拒諸門外而擺平。自此,我必須放下多年來奮鬥的目標,安慰獎是少吸一些污濁的空氣、少吃一點有毒食物。

對於年輕朋友,我必須告訴你們,只要你有好身手,中國會提供你一個巨大的舞台 — 無論是賺錢或是推動內地的文化和社會轉變。但當你將自己嵌鑲在中國這個專制系統內,你必須忍辱負重並不斷警醒自己切勿在妥協中迷失自我。一個在內地做生意的朋友向我表白,説他不能支持佔中是因為給人「揸住春袋」。(你懂的!)我不反對大家北進,但要準備好到了某個「抉擇時刻」,可能因為良知的召喚,你的事業便一鋪清袋。

Unfriend 中國(抑或被中國unfriend),就像unfriend多年朋友,不是一件輕省的事。但為了捍衛一些價值,為了尋回自己,也要按下鍵來。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