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給下班後的許Sir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一月 21, 2015

大家都喜歡看《四點鐘許Sir》,包括佔領者,因為你批評堵路是非法行為時仍語帶溫柔;recap in English的時候是我們熟悉的口音。雖然此刻大家立場不同,但始終都是香港人。

前幾天你批評佔領倡議者逃避責任,沒有道德和勇氣公開叫停佔領行動及呼籲學生回家。記者叫我回應時,我卻沉默不語,因為我覺得這些話不應該由你說出來。難道你看不出,要你說這些話的人才是最有能力叫學生撤離的?他(們)偏偏不做,卻再一次將警察當成磨心,我覺得好卑鄙。

一路以來,我們都認為警隊是「政治中立」的,行事都是按專業判斷,但我看不出判斷佔中發起人是否「真正關心學生及真正關心香港的長遠利益」,是警隊專業範圍的工作。我之所以對你的問題特別敏感,不單因為我是佔中發起人之一,而是因為這幾年間看見政府行事禮崩樂壞,已經將往時政府的公信力輸得七七八八。這次雨傘運動的爭議本是政治問題,不應用武力解決。政府當權者卻將警察和抗爭者推到對立面,自己躲在背後,讓民怨升溫、讓衝突爆發,這又算是甚麽道德和勇氣呢?

9月26日學民思潮申請在添馬公園舉行集會,政府卻將場地批給某愛國團體舉辦一個十椅九空的慶祝活動。以千計的集會者被迫聚集在立法會停車場入口外,然後發生「重奪公民廣場」事件,警方武力鎮壓。9月28日更多的市民想進入該範圍支持學生和佔領者的時候,警方忽然封路,無法疏導的人潮引發堵路。最後防暴警察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在天怒人怨下,卻造就了更大規模的雨傘運動。這個過程究竟誰出錯了?

如果你記憶還好,應該知道政府是實行高官問責制的。現在香港陷入如此深重的危機,為甚麼把責任都放在佔領者和前線警員身上,而沒有任何一個高層官員為此負責?如果政府說事情在未弄清楚之前,不能為了消減民怨而要求官員「人頭落地」,為甚麼不找一位有公信力的大法官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責任誰屬?究竟是警方專業判斷錯誤,或是封閉公民廣場不得人心,抑或是政改報告扭曲民意才是主因?但佔領超過一個月了,你在向學生和佔領發起人問責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你的老闆、和你老闆的老闆,才是最應該被問責的人?

我們這代人,看透了政府的官僚作風,已經有點心死。我們看見學生為了理想,無畏無懼,既感動亦難過,怕他們有一天被你們的同僚傷害。我和陳日君樞機一樣,覺得同學不值得為一個麻木不仁的政府而犧性。我樂意見到同學在不久的將來會撤離廣場以別種方式繼續爭取民主。但畢竟未來是屬於他們的,我尊重他們或撤出或堅守廣場的決定。我最不能接受的,是大家不去找出問題的根源、不去向政府施壓,卻把所有責任放在佔領者身上。許Sir,我覺得你對香港是有一份感情的。但可能你下了班,才是更適合談論這問題的時候,是嗎?

蘋果日報. 2014年11月5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