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後佔領」時代是泛民世代更替的時機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一月 21, 2015

柏堅:

佔領結束了,就想寫一封信給你,感謝你在這段日子守望著我。作為佔中糾察,你們每天處理雨傘廣場的大小事宜已夠吃力,但為了我的人身安全,你總是倍伴我出外開會。晚上我留守金鐘,你仍是不離不棄,在附近蓆地而睡,令我十分感動。

佔中運動開展接近兩年,三子和一些核心義工都經歷過不同程度的威嚇,深深體會到政權暴戾的本質。但我們總覺得有天使守護左右,反而勸你們不要過慮。我們更擔心的,是學生的安危,以至緊接著的秋後算賬。但他們更是無畏無懼,一往無前。

全賴年輕人的生命力,令這場雨傘運動充滿創造和想像。我們除了在催淚煙霧中見證了港人爭取民主的決心、在各種暴力衝擊的關頭驚訝非暴力信念的强大,我們更看到佔領區藝術創作如春花綻放,各色人等在大小論壇中月旦政事,人們在不同角落分享音樂和手工製作,義工修橋搭路、相互扶持。雨傘運動被批評決策混亂、沒有方向,是 「没有大會、只有群眾」 的後遺症。但從另一角度看,每一個物資站、每一道路障都由個別義工自發管理,拒絕一切從上而下的指令,只有商討才能決定進退,亦令運動生機蓬勃。到過「連儂牆」的人會明白,佔領區其實是人們夢想的投射,他們都在尋找平等、分享、環保和充滿美感的生活空間,而這一切是以叛逆各種壓迫、規訓、迷思作為起點。佔領打破了常規,在沒有空氣汚染的晚上,年輕人躺卧在高速馬路上看金鐘的月亮,必定釋放更多對未來的想像。

正是這個原因,後佔領的管治問題,根本無可能靠連串的地區舞會,或者吸納更多泛民和青年進入諮詢平台可以解決。以警棍作為權力基礎的梁振英政府已經向一代人宣戰,打在佔領者身上的瘀傷或隨歲月消散,但深藏的怨憤將以不同的形態反彈。學生領袖一直擔心佔領沒取得實際成果,一旦退場,青年一代將被強烈的失敗感所淹沒。我覺得這種面對高牆的無力感的確在中年和中產中蔓延,但我倒相信年輕人的生命力會戰勝這種犬儒心態。比較令人擔心的,是有部份青年正在認真思考放棄非暴力原則,以更勇武的方式進行抗爭。我不想浪漫化「愛與和平」 的力量,但如果一個和平佔領運動已引發社會劇烈的爭論,暴力抗爭又如何在香港這個處境中贏取民眾的同情?我們是否應思考更多如水流動的抗爭方式,從獅子山上的直幡、到報章上不同中學校友的廣告、甚至鳩鳴革命,讓 「抗命不認命」的精神延續下去,直到政府真正明白現在的政治制度和社會發展模式是不可持續的。

「後佔領」出現的無力感和激進化是預料中事,始料不及的是青年對議會政治的看法。人大831的決定已宣佈特首真普選無望、2016年立法會選舉方法不變,引伸2020年全面普選立法會亦近乎泡影。在此形勢下,我估計主流泛民的「議會路線」 將被 「街頭路線」 全面取替,因為作為 「永遠少數派」乖乖地坐在議會論政是徒勞無功的。但當佔領者思考如何轉化雨傘運動時,不少人都認真考慮參與區議會甚至立法會選舉,要用新生代的選票踢走保皇黨。我感覺這不是一時衝動,而是青年人渴望泛民徹底更新,以更開放的心懷與一個液態的公民社會裏應外合,挑戰被小圈子佔領了的議會和公權力。即使改變不了這個制度,亦要以最辛棘的方式去暴露、嘲笑、鞭撻當權者試圖用語言偽術遮掩的真相。這是泛民世代更替的時機。

隨著日前警方的清場,佔領行動已走向終結。我看著許多學生和市民被拘捕的時候,心裡十分難過,但亦感恩佔領能以和平的方式結束。公民抗命是為了公義的原因,以和平的方式有限度地違反法律,然後主動去承擔法律的責任,迫使當權者和民眾對制度進行反思。我感謝每一位在當天為了香港而作出犧牲的市民。

柏堅,佔中三子自首那天,義工們說你在警署外流下男兒淚,但結果我們卻沒有被警方拘留。現在政府已成功清場,相信三子不久亦會被捕。假如發生,希望你不要傷感。在這時代,被捕漸漸已變成公民責任。我寄望像你這樣有理想的青年,會創造一個平等、分享、環保和充滿美感的世界,在那裡公民無需佔領公路都看到皎潔的月亮。

陳健民
2014年12月13日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