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賠番社區比我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一月 27, 2015

佔中之後,訴訟不斷。繼三子和學生面對40宗由商戶或的士司機提出的索償外,亦有抗爭者因為遭受警方不合理使用暴力而向警務署長曾偉雄提出索償。發動這些錢債官司動機不一,造成損害的原因亦非常複雜,但苦主都覺得身體或金錢損失至為明顯,總要有人負責。但我認為佔中反映出社會一些更深層次的傷害,無以名狀,更不知向誰索償。

我在耶魯的一位老師 Kai Erikson 就幫人打過這樣的一場官司。事緣在1972年美國 Buffalo Creek 一個水霸崩堤,淹沒了附近的村落,造成多人傷亡。政府將災民安置在不同地點重建家園,但重拾新生談何容易?除了家破人亡,集體回憶的消失(如再見不到童年時一起玩耍的大樹)、多年鄰舍各散東西、社區網絡和精神毀於無形,令許多人感到孤立、沮喪和憤怒。

最後他們決定向建造水霸的煤礦公司提出索償,並聘請著名的社會學家 Kai Erikson 為災民的社會和心理創傷撰寫專家報告,終於勝訴。Kai Erikson 將此個案寫成 Everything in its Path 一書,並獲美國社會學學會大獎。此書最後一章提出發人深省的觀察: 現代化其實和崩堤洪水一樣,將社區沖走於無形,人們在城市無根遊走,同様經歷孤立、沮喪和憤怒。

香港在80年代經濟起飛後,同樣經歷這樣一場水災。首先是舊有社區的淪䧟。大型的商場、連銷店擠壓小店生存空間,社區重建局的推土車剷平各式舊區,讓路高樓商廈。香港城市規劃的模式,是先在新發展區畫好車道,然後再在剩下的空間填上房屋或其他社區設施。這種「以車為本」的規劃哲學,或者帶來高效率的交通系統,但社區卻被切割得支離破碎。生活其中,沒有散步的空間,更不要說停下來和鄰里聊天的聚腳處。香港有些社區(如馬鞍山)設計得很是「聰明」,用商場和天橋將房屋與交通系統全天候連接。

但這些始終是市場交易空間,與強調溝通和合作的公共空間不能同日而語。社區的失落,當然亦與現代人被工作全然吞噬了家庭生活有關。當年亞當史密斯寫《原富論》時,以為到了我們這個時代大家都可以「印印腳唔使做」。誰知無窮「製造出來的慾望」卻譲人工作得比資本主義萌芽時期忙碌百倍,許多人回到家裏倒頭便睡,令現代的社區變成「臥房社區」(bedroom community)。特別是過往熱衷於串門子的婦女,因投入職場而日漸失去在社區穿針引線的功能。沒有婦女,就沒有社區!

雨傘運動所以觸動人心,不單是其對真普選的堅持和毋忘愛與和平的初衷,更是其展現抗爭者對美好生活的願景。在雨傘廣場,分享是最大的特色。除了市民捐贈大量的物資外,每天都有市民送飯、湯、水果、糖水等到埸。晚上在廣場走,你看到不同角落有演講、演唱、四鉉琴、摺紙雨傘等學習圈,更有林林種種的吹水站和席地聊天。廣場強調人人平等,誰都可以掛標語橫額、拿個大聲公開壇論政;每道䥠馬防線是否開放,雙學三子、泛民大佬都要坐下來和「村民」商討。環保亦是重要的雨傘價值。年輕人動手撿垃圾、分類,甚至開始在廣場種花。因為大家對佔領區有強烈的歸屬感,藝術工作者在區內竪立雕塑品、裝置藝術、粉筆繪圖去美化這片「連儂空間」。抗爭者將佔領區名之曰「夏慤村」、「添美村」等,是因為通過佔領重拾了失落的社區,重燃他們對平等、分享、環保、美感生活的希望。

因此,後佔領的想像應是締造雨傘運動折射出來的美好生活。而雨傘世代在參與年底的區議選舉,更應以「重奪社區」為目標。要知道香港除了因為現代化的「工具理性」衍生出的功利規劃思維與及工作和家庭的失衝外,短視的「地方行政」亦是禍根。區議會選區之細,令區議員目光只注視在幾幢大樓。作為地區首長的政務專員是公務員,既非民選亦非政治任命,缺乏創新的動力。再加上該位置只有協調而無實權指揮各個部門,專員想創新亦會四面受敵。

因此,要重奪社區,地方行政改革是必由之路。如何創造空間讓公民社會共同塑造平等、分享、環保和美感的社區生活,應是政綱的重心。缺乏「蛇齋餅糭」和社區人脈,雨傘世代的勝算並不樂觀。但不參選,便是百分百輸給建制派,讓社區繼續成為培育「賣港人才」的基地。相反,雨傘世代若在此過程引發市民對社區生活的想像,讓年輕選民首投一票,我們還是會贏得未來!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