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一定要得,否則蘇州過後無船搭?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四月 27, 2015

政改方案出爐,政府説「一定要得」。究竟是夜行人吹哨子,抑或是要不惜代價完成「硬任務」,我們拭目以待。

袋,就袋一世

一起步,林鄭月娥便表明通過了這個政改方案,代表中央已落實了基本法45條有關「最終達至普選」的規定。市民不應因為過往「袋住先」的說法而有懸念,以為這只是改革的起點,繼而要求新的時間表。民建聯新任主席李慧琼則在電台節目中表示錯過這次政改,看不出將來中央有更大的動力給港人普選。但當市民要澄清這是否「袋一世」時,李慧琼和林鄭月娥卻異口同聲説,修改選舉辦法的憲政基礎一直存在,只要持首向中央提出,人大常務會將按實際情況予以考慮。忽然間,未來又好像是開放的。

其實問題在不於法律上能否重啟政改,而是在現實政治上機會有多高的問題。假如接受了這個方案,政改已到了終站,進一步修改的動力自然失去。(黃成智、狄志遠等卻持相反意見,認為接受了才有動力,卻沒提出令人信服的理由。)即使法律上不排除「優化」的可能性,假如中央沒有具體承諾,我們只能把黃、狄視為一廂情願。在這一點上,我反而要讚張志剛。最少他老老實實地說「袋一世」好過「一世都無」。我們不妨以張志剛的說法作為討論的起點: 接受一個有政治篩選的普選作為最終方案是否比否決它好?

袋,巔倒了主僕關係

政改方案有一個清楚的訊息: 中央對港人心存顧忌。基本法已賦予中央政府對特首的任命權。香港人不管怎樣選,中央都可以「守尾門」。但中央卻擔心一旦行使否決權,會引發憲制危機。泛民(包括人民力量)對此的善意回應是採納「兩輪投票制」,規定當選人要取得超過一半投票選民的支持才能勝出,避免偏激份子在一輪投票中因對手陣營分裂而「偷雞」當選。

不過中央並不領情,既要守後門(最近傳說要立法規範化),又要守前門,確保百分百不出意外。既然安全系數要定得如此高,林鄭說泛民在現方案下增加了參選機會,當然是語言偽術。事實是泛民即使入閘,甚至贏得民意支持,沒有北京的祝福,過半數出閘門檻一定跨不過。林鄭說提委會亦要考慮其認受性而不能置民意於不顧,但對民意充耳不聞似乎已成為政府的強項,免費電視發牌事件便是一個例子。連電視都要政治篩選,更不要說特首選候人了!

其實香港選民已經頗為成熟,選立法會議員考慮較多政治因素,選區議員則看地區服務。中大以往的研究發現市民對特首的要求除了一些政治價值觀外,亦非常看重候選人管理經濟、協調社會各種利益和與中央溝通等能力,可見得中央擔心港人會選出一個只懂和中央對抗的特首是過度的恐懼。假如一個泛民候選人當選特首,我們會期望他/她維護港人核心價值:電視台時事節目即使批評中國亦不會失卻牌照、六四燭光可繼續燃點、法輪功可依法傳法和遊行、港獨的主張只要不涉鼓吹暴力革命應容許發表⋯。我們亦相信泛民會知所進退,對涉及中國主權、外交、軍事的問題不能與中央立場有所矛盾,否則便應保持緘默。但假如中央要特區政府在香港積極消滅反對勢力、對外又要主動配合中國的外交和軍事政策,一個泛民特首當然不夠「愛國愛港」了。問題是中央是否理解到,一國兩制是要靠特區和全國保持差距才會成功!

當然,李慧琼、梁美芬等會認為中央並非過慮,是港人反對23條和反國教等事件令中央不得不正視「人心回歸」的問題,所以對港人處處設防。有些人卻像譚惠珠、梁愛詩般板着臉孔說: 中國是一個「單一制」國家,中央授權特區多少權力,特區便有多少權力,沒有所謂「剩餘權力」的問題。港人無法獲中央信任,中央不放權是順利成章。

這些說法最根本的錯誤在於將政府與人民的關係倒置。自古以來,只有統治者要「取信於民」,而不是人民爭取統治者的信任。反對23條是因為政府無法令市民相信他們不會以保護國家之名侵犯人權,反國教是因為政府沒法令市民相信教育當局會在傳授國情知識時容納批判思維。要港人倒過來承認反23條和反國教是一種錯誤,以「正確的言行」取悅北京,這樣乞求回來的仍會是民主?其實不管是單一制或聯邦制,所有權力都是來自人民。人民授權政府多少權力,政府才有多少權力。現在這份政改方案,正是將主僕的位置倒置。為甚麼北京不信任港人,就可以將普選的前門和後門都堵死。為甚我們不去問一問: 沒有得到人民的授權和信任,政府憑甚麼為我們作出篩選?

袋,讓一國壓倒兩制

831決定可以說是違反「程序正義」,對港人毫不尊重。政府在第一階段諮詢中,收到最保守的方案都比831開明,可見中央完全置諮詢程序於不顧。而跟據人大常委有關政改五步曲的決定,中央在第二步曲只需批准或不批准特首提交的政改報告,連下三閘的831決定明顯是越趄代庖,剝奪特區政府制定具體方案的角色,是踐踏一國兩制。

中央對香港事務加強干預,始於2003年七一遊行之後。在「高度關注」、「以我為主」的指導思想下,中央駐港機構人員大幅膨脹,深入各領域進行統戰工作。中聯辦更浮出水面在選舉期間協調動員,甚至參與議會箍票,擅闖一國兩制的邊界。社會人仕對一國兩制的實施亦隨着中央的介入而悲觀。中大的民調顯示2002年有近六成市民認為中央有落實一國兩制,近年此數字已跌到只有三成。這個愈來愈要掌控一切的國家,何以要推動普選?

一個專制政府勸港人袋住一人一票,而民主派寧願維持小圈子選舉,這實在有點荒旦。中央將通過方案視為硬任務,當然不是執着於甚麼民主信念,而是明白到只有通過選票的授權,特首才有足夠的權威應對議會和社會的壓力。「不自由的民主」或者「有篩選的普選」是延續專制統治最高明的方法,中國樂於拿香港來試驗。更重要的,既然一國先於兩制,通過政改是標誌著中央意志在特區的落實,亦是主管港澳事務部門和特區相關官員政績的表現,所以「一定要得」。

但對於港人來說,一個違反程序正義、漠視港人意見、踐踏兩制的政改方案如果獲得通過,得到的既不是真普選,卻會挫折公民社會的意志、失去命運自主的信念。中央說雨傘運動不能撼動831的決定,但否決改改最少做到不讓中央的意志強加在特區身上。這不單是政改問題,這關乎一國與兩制權力的平衡問題。

梁振英說「蘇州過後無船搭」。但我認為否決這個方案,意味着基本法45條有關「最終達至普選」仍未落實,未來特區政府便有憲制責任重新啟動政改。除非船家要失信於天下,否則船總會再來!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