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周本順跌進自己的陷阱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七月 28, 2015

chow

 

河北省委書記、中共中央委員周本順下馬,報導多指他是受周永康牽連,因他是周永康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時的左右手。但對於在中國公民社會奮鬥的人們,記得周本順這個人,是他曾在《求是》發表文章,警告不能落入西方為中國設計的「公民社會」陷阱。

周本順反對「小政府、大社會」的思路、反對社會組織的「第三部門」屬性 (即獨立於政府和市場),主張把社會組織納入黨委和政府主導的社會管理體系。他建議在培育、發展社會組織前先制定好「行為規範」,防止一些「別有用心」的組織繁殖起來;又建議調動網民的積極性,協助「淨化網絡環境」。

周本順雖認為要提防西方的個人主義和權利思想,但對於一些「有效」的社會「管理」經驗,卻應借鑑。譬如利用社會保障卡收集個人就業、收入、誠信、守法等信息;或者採集國民身上不同生物學特徵信息如虹膜、指紋、DNA等等。

「公民社會陷阱論」出台以後,中國政府對民間組織加強鉗制。到了習近平上台,勅令「七不講」。不單禁制公民社會的討論,連「司法獨立」都成忌諱,總之就是要消滅體內外對中共的制衡。

我還記得兩年多前,在中大主辦過一場論壇,邀得著名維權律師滕彪和【南方周未】前主筆笑蜀討論有關中國公民社會內部的分歧。笑蜀是中國公民社會温和派代表,主張漸進改革,在論壇上談到維權問題時,質疑一些律師採取「政治化辯護」 (藉個案挑戰制度問題),雖可引發公眾關注,但未必對被告有利。比較同情激進主張的滕彪,卻認為只有像高志晟這樣敢於挑戰底線的維權律師,才能真正推動中國進步。

但中國近來全面搜捕維權律師,根本不理會他們是否採取「政治化辯護」。而不管採取温和或激進主張,今天笑蜀和滕彪,同樣在海外漂泊。

周本順被指嚴重違反法紀,事實是否如此已不重要。我聽說在中國,如果將官員排成一行,將每個都打成貪官,便會寃枉一些好人。但如果每兩個才打一個,也會放走太多壞人!周本順下馬是因為犯法或是政治鬥爭,他自己最清楚。但主張監控公民社會、消滅獨立監督力量的他,今天要找一位維權律師替他辯護也是難上加難。誰叫他跌進自己設計的專制陷阱?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