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黑暗中呼喚黎明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十月 7, 2015

2_CcWqE_1200x0

盛夏夜行,免了烈日煎熬,應該是賞心樂事。隊友卻建議加強訓練,在上八仙嶺前,多加九龍坑山一段,晚上八時便要起步。村民在山腳看着這班夜貓上山,皺著眉頭,以為我們不知道晚上勞累會傷脾損腎。但毅行者要走100公里山路,初學者如我等,能在48小時完成已是萬幸。因為屆時有兩個晚上要通宵行走,如果不及早鍛鍊,臨場被睏意擊倒,一覺醒來,活動可能已經結束。

夜裏走在山上,並非如想像般浪漫。空氣污染加上光災,在接近市鎮的路段並無披星帶月之感。與其靠星月指引,夜行者最重要是帶上頭燈。整個晚上,走在山間,看到的就是漆黑中被照亮的幾呎範圍。泥土、石級、雜草,泥土、石級、雜草,重重複復的在眼前略過。唯一令我抖擻精神的,是怕踏到如蟑螂般匆匆過路的昆蟲和撲面而來再急轉彎的蝙蝠。有時是自己衝進蜘蛛網,嚇得整個人清醒過來。

4_cHQ0E_1200x0

走到清晨三、四點時,已經極度疲憊,身體對任何刺激都十分敏感。我從來不知道那粗邊膠框眼鏡是如此沈重,壓得我鼻樑和兩額痛楚難耐。有隊友為了舒解壓力,邊走邊放音樂,我卻覺得厭煩,一個人離群獨行。每個人復原的方式不同,我卻記得聖經説「得力在乎平靜安穩」。學禪的時候,我們亦追求「放空」的狀態,夜行其實是最好的「行禪」體驗。在亂石中顛簸前行,不得不專注當下(否則跌死),無論香港政治如何糟糕,亦要暫時放下。用鼻孔不疾不徐吸入山中清新的空氣,慢慢用口吐出,觀察著吐納的規律,身體和精神自然放鬆。這種寧靜是夜行獨有。不過對大部份人來說,夜行最大快感,是在山脊上目睹破曉一剎那。看着一抹藍色,化入穹蒼;晨光初現,萬物蘇醒,聽得到貝多芬《快樂頌》在山谷迴盪。從黑暗走向光明,是夜行人最大的動力。

ImageServlet_gyGle_1200x0

記得2014年民主毅行推動622民間公投時,我和蔡錦源導演選擇通宵夜行,是想將每日毅行的終點和明天的起點連結起來,象徵爭取民主永不間斷、有始有終。第一次夜行是從美孚走到藍田,中間在深水埗和旺角夜店派單張。炎夏晚上灑下雨來,地面一層霧氣夾雜城市的腥臭。20多人在牛頭角一面被蚊釘著,一面匍匐前行。最舒暢的一次,是從沙田走去大埔,因為路途太短,大家決定從火炭沿大埔道走到中文大學的峰火台聊天,再下山從後門走向科學園旁的海濱走廊。黎智英如舊的在清晨三時背着兒子的龍珠背囊與我們會合,默默地走到黎明。那幾個晚上沒有鏡頭相隨,我們這樣走着,是對自己一種交待,是要和明早接棒的朋友們相互砥礪。

雨傘運動無功而還,港大校委會否決陳文敏任命,奸人當道、小人得志,前路一片漆黑。沮喪中我翻查民主路上的先行者,遇上挫折時如何自處。南非的曼德拉被捕下獄,猛然發現黑人囚犯比起其他有色人種獲得更少食物、更差的囚衣,便將黑人平權運動帶進這個被人遺忘的角落,同時維持自己抗爭的意志。捷克的哈維爾在五年獄中生涯,透過思考和寫作「重塑自我」,誠實地面對自己的弱點,重新上路。長夜漫漫,這些人毅力過人,真不知他們是否在乎見到黎明的曙光。

歌德說:「流水在踫到石頭,才能激發它的活力。」但願李國章、盧寵茂是我們的石頭。易卜生說:「不因幸運而故步自封,不因厄運而一蹶不振。真正的強者,善於從順境中找到陰影,從逆境中找到光亮,時時校準自己前進的目標。」我不知自己有沒有這種能耐,只能緩緩呼吸、沈着前行,在黑暗中呼喚黎明。

1_FcV9h_1200x0

D-Walkers/民主毅行隊(編號0423)是我們的名稱,希望各位能夠同行,走在山上,走在民主路上!

如果你也想支持民主毅行隊,可到樂施毅行者網址 https://goo.gl/8iL3Vh 贊助我們,同時可留下給隊伍鼓勵的說話。

民主毅行隊(D-Walkers)FB:https://www.facebook.com/HK.DWalkers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