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民網站

Kin-man Chan

  • 歡迎瀏覽陳健民網站

    網海茫茫,在這裡與你相遇算是有緣。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任教,平時愛讀書、喝茶、看山與小女兒玩耍。我嘗試以理論政,以心觀照世情,並在這空間與你分享。

    Thanks for visiting Kin-man Chan's website. You may find my cv and some of my publications on civil society in China (in English) here.

  • 文章分類

  • 昔日文章

新生政治力量

Posted by chankinman 於 一月 26, 2016

1月16日晚上,在電視前大家屏息靜氣,等待畫面出現蔡英文取得689萬票的一刻。畫面一,大伙兒尖叫起來圍着我起哄。是的、是的,票數的確高過梁振英1萬倍!這裏聚着的是一群文化工作者:歌手、陶藝家、茶人、建築師等,不一定都是民進黨的「粉絲」,但肯定都討厭國民黨、討厭老人政治、討厭對中共唯唯諾諾。

「郝龍斌亦下了!」另一輪歡呼聲爆發。「我把這個店裝修成台灣老房子,店名改為『?什麼』,是因為郝當台北市長時,只懂保護地產商利益,盲目遷拆,我要向這種發展模式提出質疑。」永康街53號的店主如是說。「我們就是討厭官二代。看看對岸的太子黨把中國帶到什麼境地?我們才不要!」學者朋友如是說。

代表過去和代表未來的政黨
這讓我想起當天下午和一間政治公關公司創辦人聊天,他說國民黨最重要的資產是維持繁榮、安定,讓選民安心。但當連勝文2014年參選台北市長時意識到年輕選民將左右大局,便毅然走上青春路線,結果卻走不出官二代的桎梏,連帶基本盤都流失。

國民黨的基本盤在台北市其實很易找到,在路上截一部計程車便可。「我母親叫我投誰,我便投誰。(當然是國民黨了!)」、「其實政客都是腐敗的,都是利益問題,什麼理念都是假。貪污不重要,最重要是收了錢有沒有為民眾做事!」、「哪個黨做都是一樣,蔡英文亦不會改善我們的生活,她也是腐敗的!」、「我以前投國民黨,但其實我最支持宋楚瑜,他做省長時我們台灣發展得多好。國民黨沒有人了,這次不一定投他們了。」老司機們如是說。

過去10多年來,我看兩黨在台北的選舉動員晚會。國民黨那邊,總是坐滿老人家,戴着一色的帽、穿着一色的風衣,有秩序的來,有秩序的去。民進黨那邊,攙雜各色人等,有老有嫩,在集會外圍,總有人自發舉牌喊口號。就算是陳水扁執政後將民進黨拖進谷底,你仍會感受哪一個黨是代表過去、哪一個是代表未來。這次大選後看數據發覺蔡英文在台北市的得票幾乎沒有增長,但國民黨連在此根據地都在敗退,其他像宜蘭、基隆、南投、苗栗、嘉義等,跌幅更是慘不忍睹。

新生政治力量的抬頭
政黨應該是領風氣之先,不走在時代前面,便被時代淘汰。但近年台灣公民社會和青年政治的興起,不要說國民黨無從招架,就連民進黨都有點手足無措。據說在一些大型群眾集會中,除了蔡英文以外,許多上台發言的民進黨立委都被報以噓聲。台灣從當年野百合學生運動走到近年的太陽花運動,兩代社運人終於合流,在這次台灣立委選舉中形成「第三勢力」,衝擊國民黨,亦牽制民進黨走向右傾保守。

時代力量作為這種第三力量的代表,在這次的立委分區選舉中贏得3席,在不分區選舉中得總票數的6.1%(73萬票)而得兩席,成為立法院中第三大黨。時代力量有強烈本土色彩,主張「在台灣的每個人都享有生而為人的基本尊嚴,追求夢想、保護幸福的平等地位,作為一個國民的認同感與歸屬感,參與政治、自主決定的權利」。黨主席黄國昌為學者,曾任職中研院法律研究所,支持太陽花運動佔領國會,其後與林飛帆、陳為廷等組成「島國前進」。但黄國昌早在2012年呼籲「拒絕媒體怪獸大規模併購傳媒」已廣為人知。他先譴責旺旺中時媒體集團蔡衍明「六四天安門事件屠殺的報道不是真的」的說法,繼而反對他併購台灣主要有線電視系統之一的中嘉網路。此舉引致國民黨立委公開批評黃國昌不務正業,威脅要將他所屬的法律所的預算減半,結果引發學者聯署反對侵犯學術自由。黄國昌這回首度參選立委,便擊敗七任立委、前行政院長李煥的次子李慶華,足證民心對親中財團抱有戒心。

我去到時代力量另一候選人林昶佐(即重金屬閃靈樂團的Freddy)的動員晚會,台上有唱歌、有饒舌,氣氛頗為熱烈。但細心數人頭,卻發現年輕人比我想像中少。問台灣的朋友何解,他們說年輕人靠「數碼動員」,出席晚會或許有點「土」了。時代力量的確嘗試借助網絡實行從下而上的政黨運作,它們把不分區立委排名名單開放給全台灣公民透過網絡一人一票選出,而不是由黨決定。但由於民眾推選出來的候選人打算參與分區選舉,最終唯有由時代力量另行提名黨員參選不分區選舉,這個試驗才告一段落。

另一個重要的第三勢力是由社會民主黨和綠黨組成的綠社盟,參選立委時清楚說明要「淘汰國民黨、制衡民進黨」。社民黨的前召集人范雲是當年野百合學運的總指揮,現為台大社會系副教授,是我耶魯大學的同門、Juan Linz的學生。她表明對藍綠政黨都不滿意,主張「跳脫藍綠」,走溫和左派路線,提倡向財團加稅、更公平分配資源,亦支持同性婚姻。聯盟原先希望能包括時代力量,但顯然在意識形態和選舉策略上存在分歧,最後兩股力量不單沒有合流,還出現撞區參選。我和一些年輕人談到社民黨,他們說不少文化工作者都十分支持范雲,但我的中年台灣朋友卻不甚了了。選舉結果是綠社盟大敗,11名分區候選人無一勝出,不分區政黨票亦只取得2.5%,不獲分配議席。

民進黨與新生政治力量的協作
從選舉結果所見,台灣新生政治力量雖然在冒升當中,其影響力仍未足以挑戰主要政黨。不單是綠社盟大敗,就算是時代力量,有些民調機構在最後階段評估其能取得12%的不分區選票,最終亦只有6%。與同期西班牙的新生政治力量Podemos比較,更有一段距離。該新興左翼政黨亦是源於幾年前的佔領運動和之前一批年輕教授發表聯合聲明批判右翼政府的緊縮政策。由束着馬尾的Pablo Iglesias教授帶領的Podemos在最近的國會大選中,取得了69席,佔總議席近20%,比起最大的反對黨(工人社會黨)只差21席。

西班牙新生力量的選舉成績如此亮麗,當然與社會黨老化、腐化,日漸被年輕人、知識分子和公民社會成員離棄有關,而這種情况並未在民進黨身上大量出現。此外,民進黨亦了解到其基本盤難以擴大,希望通過第三勢力去爭取藍綠以外的選民。最少,這種協作的態度亦能減少第三勢力對民進黨的攻擊。早在2014年「九合一」大選中,已見民進黨暗中協助柯文哲等候選人,今次大選亦不例外,特別當民進黨信心不足時,更要借助第三勢力搶佔國會過半。但到了大選最後幾天,民進黨見形勢大好,似有「回收」之意,蔡英文只催促選民在不分區選舉中票投民進黨。現在局勢大定,民進黨已能獨力掌控國會,第三勢力的制衝力量大減。

香港後雨傘世代對泛民的老化有強烈意見,要他們像時代力量般與民主黨派協作頗為困難。但由於佔領期間出現內部分歧,運動中的學者、專業人士和青年人亦未形成如Podemos般的龐大參政力量能夠取代泛民。在此形勢下,香港的新生的政治力量須細心論證為何要參選立法會並如何在議會中發揮關鍵作用。

廣告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